评论:价值4000000一公斤的普洱茶膏,到底是什么人为它背书

评论:价值4000000一公斤的普洱茶膏,到底是什么人为它背书

 

 

▲“班章贺岁”黄中偏绿,外形为“皮夹镶”

1.由鲁迅茶膏说开去

鲁迅(1881-1936)先生嗜茶,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日常生活中,他经常送别人茶叶,也会收到茶叶。1935年的一天,有人赠送他10枚普洱茶膏(其日记中并未统计一生所收茶膏数量)。据说,鲁迅收藏的普洱茶膏中,有的是清宫贡品。2004年,鲁迅先生收藏的普洱茶膏被拍卖了3克,价格为1.2万元,余者被博物馆收藏了。

 


▲鲁迅先生大笑照片,引自《民国茶范》

 

据当年公开的新闻所云,张宏达教授就品饮过这批普洱茶膏,他认为:茶味非常清,很难得!张教授被誉为“普洱茶之父”,早年曾提出过华夏植物区系学说,并在植物分类系统上有新的创见,他发现并命名了“可可茶”,订正了“普洱茶”,一向为学界所共仰。

 

普洱茶膏是清代有名的茶品之一,文献资料多有记载,当时的医药学家赵学敏((1719-1805))对它备加推崇,等同于药品看待:“普洱茶膏能治百病,如肚胀受寒,用姜汤发散,出汗即愈;口破喉颡,受热疼痛,用五分噙皮血者,研敷立愈。”赵氏又断言:“普洱茶膏黑如漆,醒酒第一。绿色者更佳,消食化痰,清胃生津,功力尤大也。”

 


▲中国茶膏博物馆藏金瓜茶膏

 

这两段文献涉及的是普洱茶膏的形态和功效。赵氏描述的普洱茶膏有黑、绿两色,他是从中医的角度来论断功效的,如醒酒、消食等,但热症、寒症及其治法在中医中颇有讲究,此处不展开论述,所谓“能治百病”当然并非实指数量,意在说明普洱茶膏的有用性。

 


▲班章贺岁(小袋颗粒装)

 

黑色茶膏比较常见,有文物佐证,今人制作出来的普洱茶膏,也多为黑色,绿色茶膏却相当罕见。几年前,长期从事普洱茶生物实验的学者陈杰从理论上解释了绿色茶膏,指出绿色茶膏的焦点是叶绿素,在制作过程中,如何保留叶绿素成为关键,并成功研制出了“班章贺岁”,这款产品外观上黄中偏绿(传统颜色称为黄绿色,波长约在570-560nm),独有的外形为“皮夹镶”。同时,基于学者的严谨,陈杰指出,还需在实验和工艺上取得进步,才能更好地论证赵学敏提到的绿色茶膏。

 

2.乾隆普洱茶膏是啥

普洱茶膏作为贡品,是雍正年间之事,当时进贡的普洱茶膏是用大锅熬制的,这种方法极有可能从中药熬膏演变而来,至今一直流传于云南民间。雍正驾崩后,宝亲王弘历顺利登上皇位,是为乾隆帝。他综合考虑之后,建立了专门机构,网络了人才,改进了茶膏制作工艺,最后以“压榨制膏”工艺登上了古代茶膏制作的巅峰。

 

赵学敏比乾隆晚生约8年,活了86岁。从时代特征来看,他的意见很值得重视。现在,谈到普洱茶膏,赵氏在《本草纲目拾拾周。雍正驾崩后,宝亲王弘历顺利登上皇位,是为乾隆帝。他综合考量遗》中的这两段“意见”已经成了经典,经常被人提及和引用。

 


▲今存放于故宫的普洱茶膏(清代光绪年间制作)

 

当然,“压榨制膏”工艺成为主流之后,并不意味着,云南熬制的茶膏就不存在了。

 

据著名学者张宗祥(1882-1965)的说法,他曾经在故宫博物院购买过“乾隆普洱茶膏”,这些茶膏是一些薄片,像画家们常用的赭石。用水溶化之后,颜色也近似,味酽无香,非常有助于消化。张氏亦说,“此盖当时云南熬取普洱茶汁制成之贡品也”。

 

▲熬制茶膏,属于高温制膏

 

张宗祥对普洱茶膏的描述,在功效上也呼应了赵学敏的部分说法。在民国年间,谙熟云南掌故的罗养儒也说过,云南普洱茶膏品质最佳,行销外省,大受欢迎,而他对普洱茶膏功效的描述(“如遇一切喉症,噙半块于口中,不到三小时,病即消除”),同样印证了赵学敏的论断。

 


▲蒙顿独创“低温萃取、低温干燥”技术

 

压榨制膏属于低温制膏的范畴,熬制茶膏属于高温制膏。高温制膏和低温制膏是当今茶膏制作的两种主流模式。也是判断一款茶膏品质的前提条件。于普洱茶膏而言,首选当然是低温制膏,比如“低温萃取、低温干燥”技术。但低温制膏有技术门槛,需要投入的成本也更高。

 

“乾隆普洱茶膏”,如果是指“压榨制膏”工艺制作出来的普洱茶膏,又为何说是云南熬取的贡品呢?如果是指年代,结合后一句话来分析,则意味着在乾隆年间,云南仍然向清王室进贡熬制的普洱茶膏。也有可能,是张先生把云南进贡和皇室自制两个事实混合了。由于张先生没有留下购买这批普洱茶膏的详细经过,真相如何,已经不得而知了。

 


▲故宫工作人员清点馆藏清代普洱茶膏

 

可靠的事实是,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曾经清点过清代光绪年间制作的普洱茶膏,从图片来看,确实是一些黑色的四方形薄片。今中国茶膏博物馆收藏有复刻的清代宫廷普洱茶膏,即以此为原型。

 

另一则资料显示,张宗祥入川之初,尚随身携带有“乾隆普洱茶膏”两匣,但后来多有遗失,留下来的就被他送给了宗镜法师。佛家与茶多有因缘,此举倒也圆满。

 

3.不断进步的茶膏行业

尽管普洱茶膏在历史文献中多有现身,但一直以来,其没有明确的定义,直到2009年,才有学者给出了定义:“普洱茶膏是将云南特有的乔木大叶种茶叶经过加工与发酵后,通过特殊的方式将茶叶的纤维物质与茶汁分离,将获得的茶汁进行再加工,还原成更高一级的固态速溶茶。”


▲陈杰著《普洱茶膏》为茶膏行业开山之作

 

实际上,普洱茶膏在当代被定义,与茶膏行业的兴起有莫大关系。2005年,蒙顿茶膏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茶膏行业的兴起。十余年间,技术不断革新,产品不断面世,当代茶膏制作技术所能达到的高度,已非古代所能比拟。2016年,茶膏甚至被送上了外太空。

 

这一年,张宏达教授功德圆满,驾鹤西去,高风永存;鲁迅先生离开我们已经80年,他收藏的普洱茶膏已然成了珍藏级“古董”;赵学敏对普洱茶膏的断言,200多年来依旧在耳,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茶膏行业的进步。当年赵氏从中医体系得出的对普洱茶膏的认知,我们今天可以简洁地概括为:安全、营养和便捷。这才是今人对普洱茶膏认知的不隔膜,以及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生活的温度。

 


▲中国茶膏博物馆,了解茶膏的首选之地

 

|李明,《民国茶范》作者,微信号:Lust2013

|中国茶膏博物馆提供

 

参考资料:

 

1、鲁迅:《鲁迅全集》

2、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

3、曹锦炎 编:《张宗祥文集》

4、陈杰:《普洱茶膏:一种被遗忘的养生文化》,

5、罗养儒:《云南掌故全本》

 

附文:

 

普洱茶膏黑如漆,醒酒第一。绿色者更佳,消食化痰,清胃生津,功力尤大也。

 

普洱茶膏能治百病,如肚胀受寒,用姜汤发散,出汗即愈;口破喉颡,受热疼痛,用五分噙皮血者,研敷立愈。

 

——清·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

 

本来云南茶膏,较他省熬煎者为佳,如遇一切喉症,噙半块于口中,不到三小时,病即消除,所以在北京的人,对于云南茶膏,十分宝贵。

 

——民国·罗养儒《云南掌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