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界前辈于观亭:我的梦

茶界前辈于观亭:我的梦

  我虽然从事茶业工作四十多年,曾经是这方面的领导(现在大家都称我为“专家”),可我不是科班出身,从小也没有想过干茶这一行。上小学和中学时一直梦想着将来当科学家和作家。高中毕业时想报考清华或北大,却事与愿违,高考前夕学校突然通知将保送我去军事院校。那个时期,我别无选择,只好不情愿地服从分配到军校学习。入校后经过几个月的政治和国防教育后,我想通了,开始做起了将军梦。有位伟人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何况军校就是培养将军的摇篮,既然穿上了军装就梦想着当将军吧。

  

1961年高中毕后保送去军校的照片

  

1961年7月到军校的照片

  

  在军校学习的四年期间(包括下连实习当兵),我刻苦努力,政治上入党,业务上优良,各方面也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心里只想着当个将军(我的同班同学后来当上了空军中将)。可是在1965年毕业前夕突然接到学校通知,中央机关调我去北京,又得服从分配,于是脱了军装来到北京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联络部报到。从脱军装的那一刻起,将军梦就破灭了。

  

  1965年2月,来到北京上班后首先进行的是外事教育。那时的全国总工会主席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联络部部长刘宁一兼任。他召集我们从军事院校选调来的同志给我们作外事教育的报告。他说:现在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建交,在封锁我们,与西方国家的交往要靠群众团体,如工会等,将来你们就是这方面的骨干,熟悉一段情况后还要送你们到外交学院学外语和外交,将来要做一个出色的社会主义的红色外交官。经过学习教育,我的思想稳定了,又做起了外交家的梦想。

  


接待日本外宾

  

  可天不随人愿,1965年5月16日,毛主席他老人家一挥手,向全国人民发起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斗资批修,一搞就是10年,外交官的梦想又破灭了。

  

  中央机关在文革时,不办公,不出差,整天是斗资批修,组织红卫兵、战斗队。在劳动文化宫广场斗过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斗过陈毅。在批斗当权派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保皇派和造反派,对立越来越厉害,致使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向各单位派出了军代表维持秩序和深化文化大革命。

  

 

  全国的中小学生拥进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受毛主席接见,在团中央大院批斗胡耀邦。

  

毛主席接见红卫兵

  

  文革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央各部委在农村办五七干校,都是为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我这个农村出身的红五类,经过军校锤练的小青年也要去插秧、种稻、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时一切心灰意冷,我什么梦都没有了。

  


1969年5月在河南信阳五七干校合影

  

  1969年5月,我和全国总工会机关的800多名同志被送到河南信阳五七干校劳动(信阳罗山原有一个劳改农场,文革开始后劳改犯释放了,给几个中央单位做了干校)。

  

  干校劳动是很艰苦的,天不亮就要下地干活,特别是插秧时,秧田里还带着冰渣,光着脚捲起裤子就得下,只觉得有一股刺骨的冷。有人穿防水靴,被批了3个晚上,批他是修了,“贫下中农插秧有水靴穿吗?!”

  

  五七五七,遥遥无期,谁也不知道何时能改造好回到工作岗位。

  

  6年后,文革即将结束,不少同志政治问题已审查清楚,劳动改造也基本完成,开始陆续调离干校重新分配工作。我这个历史清白、劳动积极的年轻人,也于1975年5月调回北京,人事部门征求我的去向,我说不想留在全国总工会国际部,想调一个离家近的地方,干什么都行。那时我有两个很小的儿女,家里无人照顾。这时想的都是家庭、生活,什么梦都没有了,35岁的人了还有什么梦?

  

  几天后人事部门通知我调去全国供销总社,问我有何意见,我什么都没想,只问了一句,全国供销总社在什么地方?“就在西单,很近,两站地。”“我去”。就这样,我到了供销社。在我的记忆中供销社是卖油盐酱醋的,去当个卖油郎吧。

  

  1975年5月15日,我到供销总社政治部报到,政治部把我分到了茶叶畜产局,局里又把我分到茶叶处。处长是个1945年就参加工作的老同志,他说:听说你学过军工,就在茶叶处跟张大为副处长他们搞茶叶加工吧,随后,把我引见给那位从部长秘书下来的张副处长。从此就开始了我的茶业生涯,张处长就成了我的第一个良师益友,也是我进入茶业的入门人。

  

  这时的全国供销总社主任是陈国栋(之前是粮食部部长,后调上海市委书记),他认为农副产品不能只卖原料,要通过加工才能增值。于是,决定总社每个专业司局成立加工处,研究领导全国农副产品加工。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各专业司局先后成立了加工处。茶畜局于1979年底成立加工处,把茶叶处分管加工的五位同志都划归加工处,张大为任处长,我任工程师和副处长,后来又进了几个机械制茶专业的大学生。

 

  我进入茶行业以后接触的都是茶叶方面的专家教授或者是老业务人员,他们都很包容朴实,专业水平高。人与人的关系和谐平等。不像我以前学习工作过的军队和外事部门那样严肃刻板,讲级别和身份。我感到非常温馨,因此爱上了这个行业。开始梦想着像专家教授那样讲茶、喝茶,一看一闻一品就知道是什么茶。

  


陪老部长到茶区调研

 


考察信阳毛尖和蒙顶皇茶

  

 

  梦想着像老业务人员那样走遍名山大川,品尝天下茶叶;梦想着当处长当局长,谋划全国茶业。为了实现这个茶业梦我得加倍努力,把文革期间浪费的十年青春找回来。我用两年时间自学了大学本科的茶学课程,五年跑遍全国的茶区,考察了几百家茶叶初精制厂,向专家教授学习、向基层的制茶大师学习。5年时间,我由技术员晋升为工程师,10年晋升为高级工程师。5年当上加工处副处长,10当上处长,15年当上副局长、董事长。

  


第一次在武夷山品尝大红袍

  


向潘部长汇报全国茶叶形势

  

  一路走来离不开坚苦奋斗,退休后仍在学习,主攻茶文化,取得文化部颁发的茶文化研究员资格证书。历尽艰辛终于实现了我的茶业梦,成了茶界少有的集领导与专业于一身,集茶叶科学与文化于一身的专家。

  


到杭州考察龙井

 


带着徒弟上茶山

 

这是计划经济时期全国茶业高级职称评定、名茶评比委员会专家委员合影

 

  回顾这一生,我做了三个梦。前两个政治味太浓,有点大公无私,没有个人空间。时代弄人,前两个梦没做成,我不但不后悔,反而庆幸。我的第三个梦做的好,也实现了我的愿望。现在又轻松又自在——我可以喝好茶,交八方朋友;游名山品名水,天马行空任我翱翔。我不想从这个茗人梦里醒来,我要坚持到米寿、白寿、茶寿,做一个圆满的茗人梦。回顾五千年茶业历史,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中国真正成为全球茶业强国。

  

2017年1月

中茗

 

   

 

  于观亭,山东潍坊昌乐人,高级工程师,伴夏茶网顾问。曾在中华全国供销总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国内贸易部等部委工作,先后出任过茶叶加工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茶叶加工处副处长、处长、商业部农副产品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茶叶产销企业集团董事长、中国农副土特产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商业部技术进步奖评委会农副产品加工组组长、全国茶叶加工检验高级职称评委会评委、全国商业机械标准化委员会委员兼茶叶机械分会主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职。

  

  长期在高层从事茶叶科研、茶叶加工、茶叶贸易、茶业管理等工作,跑遍了全国各大茶区,走访了世界主要产茶国和消费国,对于国内外的茶叶产销情况十分了解。他集茶叶加工工艺和茶叶机械于一身,对茶叶加工领域的科技创新有独到见解,在茶叶加工工艺改革和茶叶标准化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先后就茶叶加工、茶叶科研、茶叶贸易、茶叶管理等方面发表了上百篇论文、上百首茶诗和书法题词。多次在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台、中国人民广播电台和北京电视台播讲中国茶文化。还先后出版了个人专著《茶叶加工技术手册》、《中华茶人手册》、《茶文化漫谈》、《中国茶膳》、《认识中国茶文化的第一本书》(台湾出版,台湾命名,该书2004年得台湾行政院国民健康局“健康好书”奖)。并主编了《中国茶文化丛书》,该“丛书”分10册,160多万字,同时在大陆和台湾出版,影响较大。2008年5月主编出版了世界上第4部《茶经》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