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红茶复兴,将由晒红引领?

下一波红茶复兴,将由晒红引领?

每周一至周日 更新原创文章

点击标题下方蓝字关注 茶业复兴

无论是普洱茶年代,还是红茶年代,勐库大叶种总是被历史选择201771日下午,茶业复兴84沙龙,共同探讨晒红和勐库大叶种,多一个认知的维度,多一分对勐库的惊叹,看勐库大叶如何给晒红更多可能性


 

李扬:今天来了很多朋友,看来对津乔新品非常期待。今天沙龙主题和上期有延续性——喝晒红,喝津乔的晒红。晒红我们不陌生,今天我们谈谈晒红的工艺谈谈不一样的地方。津乔作为大企业,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这次的新品晒红,相信会起到更新我们的观念认知的作用

 

杨绍巍:首先感谢茶业复兴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这样的沙龙茶会里很少有、也很难得,茶业复兴茶香书香氛围都非常好,上次在这里品生肖饼,所以回到这里,非常有感觉。今天的主题是晒红,大家都知道津乔是做普洱出身,所以晒红对于津乔来说不单是新品更是新品类。市面上晒红产品也有,我们的品质和工艺如何希望大家品了之后一起交流。



我先讲讲这款晒红背后的故事。津乔茶厂的前身是华侨国营茶厂。过去和老厂长交流的时候,会听到很多发生在勐库这片土地上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归国华侨在这里开始做茶叶生产,到 70年代才开始有正儿八经的茶厂和初制所。计划经济下基本上都是由国家投资来建设,按照国家的分配做红茶。老厂长说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18岁进入厂里就是做红茶,也是最早推广茶叶技术的,一直到现在54岁了,做了36年的茶。今天在我来的路上,厂里还给我发了60年代红茶茶样的照片,我也没喝过,下次可以一起品一品。



早期用勐库大叶种做红茶的优势不大,做的人也很少,光评外观都可以筛选出十几个级别,比普洱熟茶还多,直到普洱茶勐库大叶种的优势发挥出来。近几年对茶叶的评判不再停留在芽叶的多少,而更多地关注茶叶内质的时候,勐库大叶种的优势得以体现,除了普洱茶之外出现了更多细分的尝试。

 

津乔推出晒红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对茶厂过去的认识,到现在对茶叶重新有了审美角度;另一方面是勐库大叶种晒红可以稳定呈现的时候到了。我们的晒红分别由两位来自双江茶厂和凤庆茶厂的老厂长把关制作,他们很认真地做,我们已经觉得非常不错的产品他们说还可以做的更好。现在这款产品出来喝了之后自己也非常满意。

 

李扬:杨总从这款晒红的背后做了一些探讨分享。下面请津乔的企划部经理李娟女士向大家再介绍下这款晒红。


 

李娟:杨总和大家介绍了我们做红茶的初衷和津乔历史。我就简单介绍下我们的设计理念和概念的初衷。

 

最开始设计的时候我们就取名为“曦之”,和“王羲之”不一样,“曦”字代表的意义更深刻,代表了东方的太阳。这款产品是晒红,采用太阳自然晒干工艺,用曦之这个名字非常贴切。“曦之”代表东方的太阳把叶片晒干呈现出阳光的味道,品尝的时候有太阳的味道在里面。这是这款产品名字的由来。

 

大家一想到太阳会想到金黄色和橙色。我们设计的色调就是金黄和橙色,呈现阳光的感觉,上面有排列非常整齐的抽象叶片,我们从色块设计到颜色的使用再到抽象形象的设计都是体现这款晒红的制作工艺和我们赋予她的寓意,传达一种太阳、阳光的感觉。


 

李扬:大家喝了这款茶,有什么感受,有什么想分享的随时可以打断我。杨总说,勐库大叶种在曾经做茶的评级当中优势不大,因为当时做茶看外形,勐库大叶种的芽太大,每公斤的芽就少,没有芽小的评级高。即便如此还能保留下来值得我们探讨内在的原因。普洱茶对市场主要的影响是改变喝茶人对茶叶的审美。我们现在去对一个茶叶的评级,还会以芽头的多少来评级吗?更多在意茶叶本质,这是普洱茶发展这二十年最大的贡献,重塑了我们对茶叶的理解,这一套普洱茶的审美同样可以用来看其它的茶。


 

从去年我第一次接触津乔到现在,是杨总在接手管理,虽然不是很久,但是我发现津乔的变化尤其品质上的进步令人惊叹。津乔能做成这样的红茶,比凤庆最传统最好的制茶师傅做的茶也已经不差了,而且还是晒红。晒红没有标准工艺的,不是我一个老师傅就能做出标准品。这需要对天气有十足的把握和长期的实验,偶然性很大。晒红已经不是我们刚开始讨论的觉得比较新奇的东西,而是已经有标准在形成,有品质可落地可控的。

 

我们第一次推晒红的时候,有专家反对,怎么能推这样的东西呢?现在来看,我们能说它没有意义吗?这已经是很成熟的产品,而且品质如此可控。我们在经历剧烈变动的时代,因为普洱茶的崛起重新塑造了大家的审美,在全新的语境下所有东西都被重塑。



李衍:我是津乔的经销商。我想说说心中的疑问,在大家日常喝茶的过程中,有没有喝到放了两三年的红茶?口感是什么样的?转换是怎样的?我喝到最多的是一年的,想请教下晒红区别传统滇红,不知道经过三年以上的晒红比刚做出来的晒红,转换上有什么区别?

 

茶友:我喝过三年的晒红,口感更醇厚,和才做出来的清香味不一样,香味更厚重,和普洱茶一样有越陈越香的效果。我打个比方,假设新茶是白水,那陈年的晒红就是鸡汤。


 

李扬:李掌柜实际上担心红茶后期转换的问题。其中有一些概念混淆,确实值得讲。受到普洱茶“越陈越香”概念的影响,很多茶怎么都可以存了,老铁老白茶都出来了。不同茶的审美路径不一样,存下来的变化是不一样的。普洱茶是用活性替换醇厚度的过程,存放几十年后仍然是有强度的。这是很独特的,其它茶无法取代。但凡经过发酵的茶,后期陈化的路径不同,如果都用普洱的审美去衡量的话,那就是典型的无味之味。

 

红茶存到后期也是这样,非常甜柔,这与普洱是两套审美的方式,所以你要建立适合老红茶的审美。我喝过最早的红茶1958年的凤庆茶厂做的样品,虽然是烘干的,但是非常好喝,刺激度降低,甜柔度醇厚度上升。红茶的仓储曾经在滇红国营厂里已经验证过,适度仓储可以提高品质,所以李掌柜不必担心,红茶都可以存。晒红工艺没有经过高温烘干的过程,或许保留了更多的活性物质,后期陈化的也许会有更丰富的内容。


 

杨绍巍:过去喝的红茶,在品种上跟今天的大叶种相比,在醇厚度上有更好的体现吗?

 

李扬:我敢肯定我喝的是勐库种或以勐库为基底的凤庆大叶种。凤庆做茶的历史很悠久,工艺很成熟,很清晰地知道一种好茶怎么做。在当地你问凤庆最好的品种是什么,会告诉你是勐库种。勐库种的味道很足,用来做发酵茶很好,茶的强度很够滋味很足。这个优点在当时马帮商圈中都知道,于是茶籽外流,流到凤庆开始大规模种,凤庆人就叫勐库种,和当地的杂交出来的种子,叫客子,当地人眼中原生种最好,客子较差。大多数凤庆茶农都觉得勐库种的好,所以整个凤庆的勐库种的纯度就在商圈流动中不断提高。不单是勐库,整个茶马古道相关的区域,勐库种的纯度一律在提高。

 

这是历史选择的品种。


 

韩丽北:我是津乔长春经销商。我知道津乔普洱做得很好,红茶不知道做得怎么样,我带着疑问来到这里。津乔红茶是传承的,我们的做茶师傅就是做红茶出身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茶做得地道的原因。茶是一种农作物,一款茶最好的状态是把最自然的味道呈现出来,,喝这款茶感受出了阳光的味道、自然的气息和纯天然的状态。

 

我也关注红茶,身边女性朋友都问我有没有红茶,所以我觉得我有责任找到一款好的红茶。我前后试了三十几款,可是每款茶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直到喝到曦之,我觉得我找到我心目中的那款红茶了。首先是汤色的剔透,折射光的感觉很舒服,从口感上,红茶甜爽度,香气厚重感都被挥发出来。喝完之后很开心,分享我的感受给别人,都有一致的感受。不是因为我做津乔才说津乔的好话,我只是想把大家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喝茶要喝自然的味道,纯天然的味道。津乔这款红茶活性十足,如果能放上十年八年,肯定能给我们更多的惊喜期待。


 

周重林:几年前连晒红的概念都没有。我们曾经宣传过晒红,很多专家不认可,他们认为红茶早被英国人搞清楚了,照着做就行了,专家比较保守看不到变革,老专家接受不了知识体系被革新。我最近看了一本书麦克法兰的《写给四月的信》,凯文·凯利重启了这本书,谈的是世界没有确信之事,当你是这个方面的专家的时候,马上会出现相反方面的专家。晒红也好普洱也好,我们不知道未来的变化如何,年轻人在创造,今天赋予新的概念,洗刷原有的概念。我们支持做云南白茶、做晒红,我们发声的时候很多人骂。我今年收到很多云南的白茶,很多朋友实践,效果非常好,茶业复兴微店单品卖的最多的也是晒红。我有朋友从卖普洱茶到只卖白茶和红茶,很多人奇怪这是为什么?云南需要新的增长点,原来的还在,回到原产地,回到源头才能形成规模。我希望有第三场晒红,只有很多人举起来才能把产业做成规模,只有很多人贡献话语才能形成产业链,未来还会有很多的空间。


 

鲁保铸:听了李杨和杨总的发言,感觉特别专业,我来自信茂茶业集团。今天是津乔的主场,接到通知我就研究了下晒红,先去津乔喝了,又在茶城找了两款晒红先喝一下,第一款是古树做的,滋味醇厚但香气出不来,第二款香气但水味比较重。喝了曦之之后,红茶的香甜润柔都具备,特别好。我是红茶新人,研究普洱熟茶多一些,但是我对津乔特别关注,对津乔很认可,可能和杨总是同龄人,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津乔遵循传统工艺制茶,又有新的思路,不随波逐流,我相信未来会很好。现场编首打油诗,送给津乔

 

津乔曦之七月红,煮进芳香情更浓,匠心十年磨一剑,茶业复兴论英雄。


 

诗云:我来自广东,喝红茶多。当时在红旗茶厂实习,喝到英德的罐装红茶,作为学生来品尝非常难得,虽然样子丑丑的也没有什么香气,但是滋味和口感被惊艳到。2015年来云南,不同的人开始来做晒红。我对晒红以后会怎么样有很多疑问,所以我很早就到了,以前来沙龙总是喝不够,所以想亲手泡来喝。我很有诚意来喝这个茶,这款茶给我的感觉非常棒,新出来的红茶会很燥,自己买来会放半年才喝。但是曦之不会,刚做的也很好喝,没有任何不适感,我不是托,是真心觉得这个茶很好喝。

 

李扬:英德红茶,确实有云南大叶种的基因,这是有据可查的。勐库大叶种的传播范围很大,斯里兰卡的茶都有勐库的基因。传播的范围远远超出勐库的范围,受到全世界的认可。


 

周洪海:我来自南涧茶厂。在朋友圈看曦之看了好几天了,很期待,所以这次特意过来。我们也做红茶,南涧和凤庆在一起,我们也一直在对比,传统的和晒红的区别在哪里。晒红的香气会弱一点,和工艺有关系,传统红茶有烘焙提香的过程,高温逼出香气,但是高温之后就没有后期的转换空间了。津乔这个曦之香甜度很好,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得益于津乔匠心的追求,今天来学习学习期待我也能做一款这样好的红茶

 

李扬:周总强调了工艺,我觉得更多是原料好,杨总,这是什么原料?

 

杨绍巍:大雪山的原料。


 

李扬:茶的很多东西不是工艺能够做出来的,工艺只能尽量还原体现出茶特点,比如通过工艺可以减少茶的酸味苦涩度,但是不可能把小树茶做成大树茶的味道。茶保存越多的活性物质,后期存放的转换越大,活性物质会因为高温发酵影响。红茶牺牲活性换取甘醇,由于没有经历高温干燥,所以保留了更多的活性物质,变化更为丰富一点。

 

李衍:我们在喝茶的时候对一款茶会有一些预期,晒红的香气弱一些,对红茶固有的记忆和晒红的新特点是不匹配的,说的简单点,这个茶怎么卖?

 

李扬:为什么晒红能做起来,是因为市场给了晒红机会。传统滇红是世界红茶水平最高的茶,如果这个产业做得好其它根本没机会,其实是本身没有做到位,要找到一个好喝的滇红都已经越来越困难了,于是我们不能依靠原有的,才出现晒红,这说明市场是有需求的。


 

李衍:对于晒红,我抱有很大希望,但是我担心会不会发展成为小众品类,把它夹在滇红和普洱中间,别走到喝的人少又需要背景知识的茶类。

 

李杨:晒红是滇红门类下,是云南红茶的代表,在传统滇红式微的情况下能扛大旗,实际上本身也说明了些问题。是否会越走越小,我们相信它不会越走越小,因为有津乔这样的企业来做,这绝对不会做成一个小门类,需要杨总有决心。

 

杨绍巍:周老师提到现在和过去传统的对抗,李扬提到的普洱茶的审美角度都是市场的选择。为什么晒红会出来?是大家审美理念发生了变化,更多的体现其内质。勐库大叶种的高度是完全可以承载普洱茶、晒红的,甚至更好的大叶种的古树绿茶等。以普洱茶的审美为导向,不管是红茶白茶绿茶,更注重内在内质和底蕴厚重。这是未来品鉴的方向。


 

李扬:杨总的意思是,未来你也不管是不是红茶,它就是勐库大叶种茶。

 

杨绍巍:红茶不能取代普洱茶,喜欢普洱还是普洱,喜欢红茶还是红茶红茶会丰富对勐库大叶种的诠释,普洱生茶是勐库大叶种比较好的呈现方式。

 

李扬:晒红对于充分理解一个茶树品种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对茶叶理解的完整性上,好的品种能发挥到哪种程度,必须通过各种工艺的检验,才能验证一个好的品种。无论是普洱茶的年代还是红茶的年代,勐库大叶种总被历史选择


 

前段时间,我们去做勐库调查的时候,和一个做茶的老人聊天,我们问,当年我们做红茶不是用芽头数量来评等级呢,为什么你们藤条茶养了几十年没变过,为什么做红茶的时候不改造,或者种其它芽头数更多的品种?老人和我说,其它做红茶芽头会变多,但是做出来芽头是黑色的,不像勐库大叶种显毫,很多时候评级不如勐库种,而且勐库种做红茶滋味更好,哪怕不是卖是自己喝也会选择这样的品种。

 

今天来喝的晒红,更多地是来刷新三观的,正确重新认识晒红,也讨论勐库种的意义,多一个纬度对这个品种会多一个惊叹。以后津乔会不会有白茶,还有待考证。


 

杨绍巍:今天提出的问题,一些专业方面的见解,和我们想要做的非常契合。茶品的发展不是一个企业左右的,是市场审美发生的变化。这些年普洱茶快速发展起来,已经开始影响其它茶类,往一个很好很良心的方向发展,我们很愿意看到的。新的茶类的制作,白茶也在做,现在还在试验阶段,白茶还是要更多了解和研究,还不是成品。

 

李衍:很少有茶品的名字来自于工艺,第一次接触晒红的时候,有疑问是来自哪个地方还是制作方?后来知道原来是晒出来的。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但是不好的地方就是消费者对新品上市多了一个认知的环节。咱们在做晒红的时候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周重林:晒红的表达是最直接的,晒出来的红茶。大众对茶的认知,消费升级的过程中,更侧重的是小众,只偏好自己喜欢的口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农业部重新评定十大名茶,白茶是工艺,为什么会形成福鼎白茶呢?宣传导致的,福鼎的才是白茶,云南也有白茶,我们都很惊讶,没有理解白茶是个工艺而已。白茶也是工艺,所有地方都可以生产白茶都可以生产普洱茶,所以白茶是个工艺,晒红是个工艺来命名的也可以理解的。

 

津乔很了不起,有这个茶友培养计划,培养一批消费者培养一批跟随者,津乔还没有十年,十年间出现太多大企业了,大家都在说标准,世界上所有的标准都是大公司建立的,微软系统,苹果定义手机,不是大公司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以后我们进入小众细分市场,掌握住这个小众就了不起。估计以后晒红还会细分,只有不断细分才会满足市场的需求。茶是个非常有想象力的事情,云南做了很多让人吃惊的东西,未来还有更多令人吃惊的地方。


 

李扬:我们回过头来讲关于品牌建设的问题。什么是一个品牌,开个茶店,说这个品牌难建设,我说难在哪呢?他说包装啊,我说你还没到品牌,你只是投了多少钱,你只是很简单地做小生意的时候不能谈品牌。什么是品牌?从二级市场和消费者整体环境中塑造出来的。津乔给经销商所有的方便,帮经销商树立所有的概念,这才是一个品牌着力在塑造的过程。我们今天把勐库大叶种提出,通过晒红这种方式,通过普洱茶晒青,多个维度把这个东西讲透,帮经销商和消费者统一思想,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品牌。



文字由茶业复兴编辑部根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嘉宾审校,解释权归嘉宾所有。


END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