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孤】之莲池大师《竹窗随笔》(338)

【道不孤】之莲池大师《竹窗随笔》(338)

佛  性

经言蠢动含灵皆有佛性。孟子之辟告子也,曰:“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牛之性犹人之性欤?”有执经言而非孟子,予以为不然。皆有佛性者,出世尽理之言。人畜不同者,世间见在之论,两不相碍。是故极本穷源,则蝼蚁蠛蠓,直下与三世诸佛平等不二。据今见在,则人通万变,畜惟一知,何容并视。岂惟人与畜殊,彼犬以司夜,有警则吠。若夫牛,即发扃钻穴,踰墙斩关,且安然如不闻见矣。犬牛之性果不齐也,而况于人乎?万材同一木也,而梧槚枳棘自殊。百川同一水也,而江湖沟渠各别。同而未尝不异,异而未尝不同者也。如执而不通,则世尊成正觉时,普见一切众生成正觉,今日何以尚有众生?

【注释】

①蠛蠓:微细飞虫。将雨时,群飞塞路。


【译文】

佛经说“蠢动含灵皆有佛性”。孟子在驳斥告子关于本性的问题时,说道:“难道可以说狗的禀性如同牛的禀性,牛的禀性如同人的禀性吗?”其后有人依据佛经上的话批评孟子,我以为不应该。佛言“蠢动含灵皆有佛性”,这是出世尽理的话。孟子认为人畜的禀性不同,是就世间现实情况而言,两种说法不相妨碍。以极本穷源的眼光看,则蝼蚁蠛蠓当下与三世诸佛平等不二;据现实世界所观察,则人的智慧能够通达万变,而畜类只有极少的感性认识,怎么可以视为同等看待。岂止是人与畜智力不同,比如以狗司夜,发现警讯即会吠叫;如果换做牛司夜,即使有人推开门户、爬窗跳墙、砍断门闩,它也只是安然如不闻不见。可见狗与牛的禀性不相同,更何况于人呢?万材同样是木,而梧、槚、枳、棘自有区别;百川同样是水,可是江、湖、沟、渠所蓄存的水质各别。可见相同中未尝没有差异之处,差异中也未尝没有相同的地方。如果固执而不知变通,则世尊成正觉时已普见一切众生成正觉,为什么今日还有这许多众生呢?

  ---END---

了解更多佛法资讯

请持续关注印心禅茶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精舍微店。

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