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数着日子

我们~数着日子

        第十八天

        凌晨,护垫上第四个线头脱落被发现,只知道缝合我严重的撕裂用了两个半钟头,只知道医生跟我说缝了三层又很多处,很多针,只知道有三个主任医生联手为我缝合,其中一个是被急救电话从被窝里拉起来到医院的,只知道被麻醉了三个钟头,只知道现在屁股的麻醉处还紫着,却不知道,还有多少线头等待着被发现


        第二十七

        大儿子开始和我们一起睡,两兄弟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相安无事,睡得很香甜,听不见大儿子半夜里哭泣着找妈妈陪着的声音,我也睡得心安,尽管已经会在小儿子饿了醒来之前几分钟神奇的自动醒来,中间睡下的这大约两三个钟头里,最起码,睡眠是踏实的,这应该就是听老人们说的“沉实”吧。


        第三十天 过了两个钟头 零四十分钟

        陪伴着睡不着的干巴巴的枕头时光的月子里,听完了郭德纲于谦的经典相声段子191段,其实有很多包袱都是重复的,却能让我觉得睡得着,睡得着就能有充足的奶,有充足的奶就能让小儿子吃的更充实,吃得更充实就能让我睡得更饱满,循环下来,相声似乎功不可没呢。

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