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5月,重返茶山,我还是愿意陪它们从豆蔻到芳华

这个5月,重返茶山,我还是愿意陪它们从豆蔻到芳华

生在5月的我,对这个月份有天生的好感,

我喜欢用MAY好的一切来形容这个月。

每年5月又正好是最热闹的茶季

好多生日都是在各个茶区里度过的。

我和茶的缘分好像真的不是说断就断,

它总能在我特别丧的时候给我最大的抚慰和鼓励。


 

武夷山所有茶区里我时常可以说走就走的地方,

那些山头和坑涧,我从十年前走到现在,

不管来了多少朝圣者,不管插了多少牌子,

唯一不变的是那些摇曳在石壁上的野百合,

完全应景了那首歌,

在寂寞的山谷里,那么努力的盛放着。


它们开得那么骄傲


福安,范坑乡,八斗村,大只坪,

海拔900多米,是坦洋茶种质资源保护区。

进山的路刚开始是一条古时出闽的石板古道

走着走着就被杂草野花覆盖了。

再往里走约莫半小时,开始出现很多菜茶,

它们被淹没在环境里,和其他物种共生共存,

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来。


3-4米高的菜茶随处可见


丛生的主干,是不是很像老丛水仙


几十棵被种质资源保护的菜茶相互依存在深山密林里


我看到了迄今见过最高,主干最粗,冠幅最大的菜茶,

编号0001的这棵有近5米高,枝干斜出,冠幅直径也有近5米,

按编号算,有几十棵,

你很难想象它们是如何来到这里,

又经历了怎样的地理气候变化,

相互陪伴依存在这深山密林里。


编号0001,近5米高,碗口粗的主干,枝干斜出,冠幅直径也近5


5月下旬的茶山没有了忙碌的采茶人、挑茶工,

青叶已经在师傅们的匠心巧手间完成了第一次华丽的转身。

上一次喝独步的古井老丛,如历经沧桑的耄耋老人,衰而不老,

心里不禁会猜测它年轻时该是何等模样?

2018年的古井老丛毛茶,独步自己都不无感慨地说,

同一款茶年年做,都像期待与它的再一次相遇。


我们一道道喝,一句话没有,

我心里却已经是十万个为什么。

直到第二壶水快喝完,我终于忍不住问,这哪里像老人了,分明是一个精壮的青年啊!

顶级山场才会具备的清幽花香和细软的茶汤,从盖香到水香,从头汤到尾水,丝毫不减,

只有最后几水里能有丝丝粽叶的气息,

最后深嗅叶底,嗯,是老丛。

 

这就是岩茶焙火的魅力,

从毛茶到精茶,可能发生的改变超乎你的想象,

甚至截然相反,

但绝对值得你耐心陪伴它们从豆蔻到芳华。


在5月走过的山,喝过的茶,

让上半年疲惫的我恢复了满满的元气。

昨天,我辞职了,

今天,我生日。

又要开始一段重生的旅程,

有茶,不怕。




“不止”只做两件事:

1、 诚实简单地分享我们的观点,和茶有关或无关。 

2、 好茶我们慢慢淘,慢慢分享,不急,不急。


--END--


本文系 「不止(微信号:teachannel)」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署名注明出处都不行


看看我们以前都写过什么


那些十万的“网红”茶,到底卖给谁?

你为什么喝茶?我习惯了

梅占百花魁

不要被别人的经验“牵着鼻子走”

我没喝过82年的拉菲,却遇见了82年的大红袍

多看好东西和多喝好茶一个道理

一杯不随波逐流的茶


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