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叶生产中的生态整体主义倾向。

茶叶生产中的生态整体主义倾向。

今日头条

中国茶文化生态主义蕴涵及其现实意义



生态危机刻不容缓的全球背景下,中国茶文化反观自身内在的生态价值取向是必然的而且是可行的,这也适应了学科自身发展的需要。一些地区茶叶生产中明显地带有生态整体主义倾向;中国茶道中蕴含着尊重自然、诗意栖居及简单生活等重要的生态理念。中国茶文化丰富的生态主义蕴涵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通过在本国及海外推广饮茶可倡导绿色生存,借助现代茶艺馆和茶文化旅游两个平台可渗透生态理念,从而为生态构建作出应有的贡献。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  王俊暐





当此之时,“生态”一词早已为许多学科和领域广泛应用,“生态主义”作为一种方法也已经成为众多学者进行学术研究的新的突破口。茶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最保守地计算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尽管目前茶文化作为一个学科,体系尚不完善,很多问题尚待解决,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中,茶书琳琅满目,茶著不胜枚举,尤其到了当代,专门从事茶文化研究的学者越来越多。在生态危机刻不容缓的大背景下,出于地球公民的良知和责任感,也出于学科发展的需要,中国茶文化反观其自身内在的生态价值取向是必然的,同时也是可行的。那么,这是不是在赶时髦、生搬外来新名词呢?中国茶文化是否真的有生态主义的蕴涵?我们能不能发挥它作为一种“中介文化”对现实的积极影响作用?这正是以下要试图探讨的问题。

 

 


中华文明发端于长期的农耕社会,民族思维深深地植根于各种生产方式中。在漫长的生产实践中,茶叶生产者总结出了一套独特的劳作模式,其中包括茶叶生产所应共同遵循的规律,也有独具特色的经验。它的独特之处是什么呢?我们以为,是其中体现的生态意识。在江西婺源上晓起茶文化第一村,我们看到该村生态茶园里的茶树形同野生植物,参差不齐,甚至有时杂草丛生,当地茶农将他们种的茶称为野茶树,具体的解释是:不施农药化肥,靠天吃饭,上苍赐多少就收多少,这种茶可以放心饮用,无害健康。如果说这种放任自流的农作方式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浮梁茶园茶农的做法就不能不说是在践行自觉的生态原则。

在那里,我们看到,每垅茶树中间都稀疏地种着一些高大的乔木型植物(不是茶树),而茶树周边沿路都有一排排的枯叶枯枝堆积物。据当地人介绍,那些高大树木是专门用来给茶树“遮荫”的,因为如果阳光过于强烈,会影响茶树的生长、产出和茶叶的质量。同时,这些大树也可以为茶农采茶时提供乘凉的地方,一举两得。这无疑是他们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凝结的非凡智慧。更令人感叹的是那一排排的堆积物,它们不是一般的枯物,乃是茶园这个小生境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它既是专门留给昆虫的天敌——青蛙和蟾蜍的栖居所,腐烂之后又是茶场土壤的肥料。

这让人想起西方生态运动先驱卡森在那本举世闻名的《寂静的春天》中描绘的一种理想的农作方式——生物控制,即“力求将一种昆虫的力量转用来与昆虫自己作对——利用昆虫生命力的趋向去消灭它们自己”。“捕食性昆虫和被捕食昆虫都不会单独存在,它们只能作为巨大生命之网的一部分存在”,“人类的介入最少,干扰最小,大自然可以按本来的面目发展,建立起美妙而又复杂的抑制和平衡系统,这种系统保护”茶园“免遭昆虫过分危害”。的确,“我们必须与其他生物共同分享我们的地球”,“我们是在与生命——活的群体、他们经受的所有压力和反压力、他们的兴盛与衰败——打交道,只有认真地对待生命的这种力量,并小心翼翼地设法将这种力量引导到对人类有益的轨道上来,我们才能希望在昆虫群落和我们本身之间形成一种合理的协调”。当然,这里的茶农们应该是没有读过上个世纪初那个陌生的国度里一个陌生女人的惊世之论,但他们却不经意间践行了她的理想,避免了当今农业生产中因大量使用杀虫剂而付出的惨重代价。

生态整体主义认为,人类作为生态系统的一分子,其一切活动、需求和发展都应该尊重生态过程,遵循生态系统内在的规律。作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人类当然有权利生存和发展,但必须是在自然承载的范围之内。同时,身为生态系统最精致的作品”和“具有最高内在价值的生命”,人类更应自觉地、主动地适应生态规则,当两者利益相冲突的时候,人类的利益当让位于生态利益。实际上,以人类的智慧,很多时候两者的利益是可以和谐共存的。这在茶叶生产过程中已经得到证实。如果茶农们为了使茶树生长繁茂而依赖于大量的杀虫剂和化肥,的确可以在短期内实现更高效的产出。但是,这无形中也提高了茶叶的生产成本,杀虫剂和化肥需要购买,其便利无法与天然的昆虫杀手和肥料相比。更可怕的是,这使视茶叶为绿色食品的人们丧失了消费的信心,从而大大降低了产品的销路。因此,从长远来看,人类的命运与地球的命运息息相关,尤其在当前生态危机刻不容缓的情况下,人类更应自觉地反思、改进自身的种种行为方式,尊重生态规律,适应生态规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茶叶种植是完全遵循生态规律的,恰恰相反,以上所述的生产经验只是应用于少数地区的生产基地,即便是在这些地方,也存在着反生态的做法。目前,我们迫切需要的是不断完善现有的农作方式,并加以有效地普及推广





END


余悦教授,著名茶文化专家、民俗研究专家,“中国茶文化学”首倡者与理论奠基人,“悦读茶书会”倡导者与推动者。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中国茶文化重点学科带头人,《茶艺师国家职业标准》总主笔、全国《茶艺师》培训鉴定教材主编,中国民俗学会茶艺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万里茶道(中国)协作体副主席,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会长,硕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曾任《文艺理论家》、《内部论坛》、《鄱阳湖学刊》主编,《江西社会科学》杂志社社长、主编,江西省期刊协会副会长,获得首届江西省“十佳出版工作者”、首届江西省“十佳期刊编辑”等荣誉称号;兼任江西农业大学南昌商学院茶艺导师、南昌女子职业学校高级茶艺顾问、江西广播电视大学茶文化专业建设委员会主任等。

主持全国和省级课题16项,发表论文200多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转载多篇;撰写书籍60多本。多次到美国、法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香港、澳门、台湾等地,进行讲学与交流。

王俊暐女,1983年6月生,研究实习员,江西省社科院中国茶文化重点学科组成员,现研究方向为:当代话语背景下的中国茶文化,西方世界对中国茶文化的接受与传播


悦读茶书



悦读茶书,悦读好书,悦读社会,悦读世界。欢迎关注!







欢迎使用新茶网App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