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百科 / 巫山泉

巫山泉

此词条暂未通过审核。
    · 阅读 3 · 2 次编辑 · 2 条待审

“巫山泉”的水源地巫山,以巫名县、是巫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早在唐尧时期就建立了巫咸国,形成了巫文化在三峡地区(大巫山地区)之滥觞。采集灵药、把神祈福,有“古之巫书”之称的《山海经》中,关于巫山巫文化的描述,有巫咸国、灵山十巫。

巫文化是人类文化中最古老的文化,“巫”是人类与神的媒介,是人类早年智者的化身。先祖在这里留下了区别于黄河流域儒文化的长江流域巫文化,他们“逐水而居”,泉水从高山倾泻而下,饮食炊饭,沐浴更衣,巫咸采“百药”熬制药汤治病,种植水稻,集天地之灵气,山泉不只是水,而是非常珍貴,具备特別风土、独特营养价值与感受特质的天然产物。

深藏大山腹地的巫山,如何得到人类聚居发展的青睐?只因为这里有孕育巫文化的天时条件。巫山地处亚热带暖湿季气候区,四季分明,日照充足,气候湿润,岚雾缭绕,年平均气温18度左右,年平均降水量大于1300毫米,低山河谷地带年均霜日仅11天。这样的立体气候,可谓温湿两宜,居之无忧。但山高林密、封闭内向的环境,以及瘟疫疾病难以抗拒的威胁,又迫使原始人在自然崇拜、图腾崇拜中寻求灾难的根源和解决的办法。于是巫和巫术的出现就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

其次,这里有孕育巫文化的地利条件。巫溪素有“峡郡桃源”之美誉,是大三峡腹地最原始最神奇的一方净土,盐、药资源亘古不绝,神秘气氛驱之不散。宝源山境层峦叠嶂,大宁河岸翠林密布;登高四顾,幽谷纵横,芝草繁生;山腰盐泉破壁喷瀑,浪溅似雪,昼夜不停。若非亲眼所见,对巫文化、盐文化、药文化源出此山,着实难以置信。毕生致力于巫文化研究的学者汤绪泽认为,“没有大自然造就宝山(《山海经》称‘登葆山’、‘灵山’――汤注)的自流盐泉,以及宝山四周连绵起伏的药山,……就不可能发生古代以巫成为首的十巫活动中心的人文历史,也就不可能产生‘巫山’、‘灵山’的称谓。”这个逻辑是站得住脚的。目睹寿齐日月的盐泉,吟咏古人“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利分秦楚域,泽沛汉唐年”的诗句,让人对巫溪的神奇魅力和往日繁荣生出无限的遐想。

再次,这里有孕育巫文化的人和条件。在人类发展史|上,“逐草而居”、“逐水而居”、“逐耕而居”代表着不同的地域文化。巫溪地区不仅具有以上逐居条件,还有“逐盐而居”、“逐药而居”的优越之处。草、水、耕、盐、药这些极为重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必然会使巫溪地区先民的智力发育、生产能力和生活方式高于周围地区。不难想象,和谐的氛围、充裕的食物、安逸的生活应当是当时族群文明的主旋律。迄今为止,遗址和史籍亦未见此地发生战争的记载和兵燹之灾的痕迹。在这个前提下,巫文化在这里蓬勃发展也就不难理解了。

自然的神奇造化了巫山的幽深清峻,天赋好水。如今,“巫文化”中对于神话图腾崇拜依然留有痕迹,如“玉虬”(白龙),巫山以龙蛇命名的地名,就有如青龙、白龙、大龙、石龙、长龙、双龙等行政村名,岁月的沉积,赋予了巫山厚重的人文色彩,“巫山泉”的水源地,坐标位于巫山县福田镇白龙村,这股从石刻龙头里吐出的泉水,从绵延几千公里的深层地下河在该地质断裂处喷涌而出,千百年流淌不息,它是一个流动的可观可讲故事可诉说历史的遗址点,在今天的巫文化史|上保存至今极其珍贵。

当地以龙命名的寺庙有青龙观、白龙寺、九龙观等。上述遗存正是巫巴文化的佐证,大巫山之所以能成为亚洲和中国原始人类的摇篮,不仅有类似风土使然,集天地之灵气,孕育出巴人崇拜的生命之源-----“巫山泉”滋养下的一方百姓,而且在绵长的长江流域文化中浸透的底蕴与文明,继续影响着华夏民族。

茶行业百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