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一壶清香煮白茶

一壶清香煮白茶

    发表于 福鼎白茶
一壶清香煮白茶

 

     那年,刚刚装修完房子,按照闽南的习俗,要在新家睡满四天才能出门走动。可是教育局下了通知:全市108名第一学历非本科专业不对口的老师需到漳州师范学院(现已更名为闽南师大)进行“转专业”培训,为期一年。我在名单之内。之前,我所在的学校已给我们承诺,工资照领,学院安排住宿,伙食费和往返车费自理。但是成人教育学院的点名制度会很严格,请大家务必做好克服困难的思想准备。我一百个不愿意,三十大好几了,还学习,这老公、孩子怎么办?记忆力严重退化怎么记得住老师说的内容?这么没意思的事情,我怎么就摊上了呢?

     我也顾不上老人家的交代,打包好行李,拖到最后一分钟才出门。抵达学院时,接待处正准备收摊了,教育局负责联络的老师正准备给我打电话。我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宿舍里,一看舍友的名字,我乐了。玲儿是我念师范时候的舍友兼好朋友!真是“天公惜憨仔”,傻人有傻福,其他学员都是6个人住一屋。

      把行李搬到宿舍时,没看见玲儿的影子,给她打电话,她说和好朋友正在街上吃手抓面。玲儿问我吃过了没,我说吃过了。她在电话里说,烧好开水,等她回来泡茶。回想当年念书的时候,我们其实挺小资,虽然20世纪90年代末物质还没有那么丰富,可是十七八岁花一样的年纪,我们除了对付老师派发给我们的种种任务外,偶尔也寻点乐子。当时的室友有10个,满满当当挤了一屋子,母校的住宿条件又十分有限,每天洗脸、刷牙,都要乒乒乓乓,时不时还会屁股顶着屁股。倘若集体讨论什么问题,为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谁谁谁要发表什么高见时,睡在上铺的同学明显占有优势,呼啦一下从上铺下来,站在桌子上振臂一呼,谁都不能不把自己的目光对准她。玲儿就是最典型的分子之一。她的父亲是某建筑公司的老总,属于宿舍里家境最好的一个。有时候我们周末不回家,玲儿会从她的箱子里取出茶具,有模有样地给我们泡上一壶好茶。

     “笃笃”的敲门声把我从往事里拉了回来,玲儿和她的闺蜜阿萍回来了。我们热情地拥抱在一起。玲儿叽叽咕咕地问我宝贝长高了没有,新家装修好了心情好多了吧。我把随手泡的开水拿来,准备泡茶。玲儿婀娜多姿地翻飞着兰花指,说且慢且慢。她从那个金光闪闪的推拉箱里取出了一堆茶具。

     我静静坐着一旁看着玲儿摆弄她的那些茶具,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我说你不去茶学院当老师,真是太可惜了。玲儿又笑了,声音依然铃声一样清脆。

     她取少量茶叶投入大肚紫砂壶,我发现玲儿这次泡的茶叶有点奇特,问是什么茶。玲儿说,这福鼎白茶最主要的特点是毫色银白,加工工艺自然而特异,不炒不揉,保留了丰富的活性物质,具有出色的药理功能和保健功效。玲儿又说,此时水温差不多90度,先洗茶、闻香、冲泡,就可饮用。她刚泡好,我和阿萍就迫不及待各自端了一杯,美美地品着。

     玲儿告诉我们:福鼎白茶具有地域唯一、工艺天然和功效独特等特性,是最原始、最自然、最健康的茶类珍品。《太姥山全志》记载:“(白茶)性寒凉,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据考证,此论断出于《本草纲目》。在福鼎民间,自古就流传白茶水退烧,治牙疼、瘟疫等。玲儿见我的嘴渐渐成了“O”型,知道我显然是因为她的口若悬河而吃惊。她的白马王子老家在福鼎,他每天种茶树,他说要为玲儿种出一片绿色的茶森林,然后在茶园里盖几间屋子,生一堆孩子。玲儿说到这里,脸上飘着丝丝红晕。

     接下来没课的日子里,我们总在宿舍里,品福鼎白茶。我发现玲儿变了,变得安静了,变得深沉了,也变得只喜欢一种茶。

     后来,在喝茶的过程中,玲儿还是发现了我的秘密,她几次把餐卡塞在我的书里,每个周末我回家之前,她都让我给宝贝带一堆好吃的。那段捉襟见肘的日子里,玲儿只是默默地为我做着一切,并极尽全力地安静着,我们俩就像两张紧连着的书页,留在一本大书里。

     “转专业”的学习很快结束了,玲儿的婚期在即。我和女儿花了几天时间,折了一罐子星星邮寄给玲儿。过了几天,我们收到了玲儿寄来的一个大包裹。包裹里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

“我们会像两枚连体的树叶,

待在一棵繁茂的巨树中。

生活并不能总是旺盛和鲜美,

但只要你执著寻找,

总有一块心一样的钻石或珍宝,

让你怦然心动。”

和卡片一起寄来的,是几大包包装简约的福鼎白茶。

作者:苏水梅  福建省龙海市龙海四中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