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考察:小叶种茶树对云南大叶种茶树的影响

考察:小叶种茶树对云南大叶种茶树的影响

    发表于 普洱杂志
考察:小叶种茶树对云南大叶种茶树的影响

 普洱市资深茶人李琨先生,多年前就对“二无量”这条被忽视的山脉进行深入考察,他认为从北到南该山脉的东西两麓分布有一系列的著名茶山,从景东无量山主脉的金鼎古茶山开始,往下就进入了二无量山的北部,在镇沅分布有老乌山、老海棠、茶山箐,在景谷分布有苦竹山、凤山、南板、黄草坝;而到了二无量的南部,在宁洱有困鹿山、板山,在勐腊有著名的六大茶山。而且其还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相对于澜沧江东岸的哀牢山、大无量山,澜沧江西岸的临沧大雪山、邦马大雪山,二无量山系的小叶形茶特别多。

 

关于这种叶子如细长柳叶的小叶茶,云南茶界的主流说法是,其是云南大叶种的变异,还有一种观点是,倚邦的小叶种来自四川。李琨通过多年的实地观察认为,小叶形茶分为两种,一种是叶片椭圆形的小叶茶,其是云南大叶种的自然变异;而柳叶形小叶茶,叶片细长,其经过人工选育,已进化为小叶种。

 

这些小叶种茶树来自哪里?李琨认为,可能跟南迁民族有关,这些不断南迁的种茶民族,数百年间将小叶种茶沿着二无量山的山脉走势不断南下,从景东带到镇沅,然后是景谷、宁洱,最后是种在六大茶山的倚邦。

 

 

这当然只是一种假说,但也与我们设想的云南茶叶种植文明源自四川一致,也就是小叶种茶从巴蜀大地传播到云南,先是在银生茶时代一路向南传播,然后在普洱茶时代再向北传播,由西双版纳地区反哺到澜沧江中游两岸地区。

 

困鹿山与黄草坝,茶叶种植历史久远,在困鹿山留下的数百年大单株很多,而在黄草坝则是规模化连片种植茶园的典范。就现存茶树树围推测,困鹿山小叶种茶树种植年限可能会早于倚邦小叶种,小叶种存在经镇沅、景谷、宁洱传到倚邦的可能。

 

包括黄草坝在内整个二无量山脉的系列古茶山,其实都是茶种混杂区。几种,甚至十多种茶叶混生共长的情况,其实反映的是濮人种茶时期(含孔明兴茶)、银生茶时期、普洱茶时期不同茶叶种植文明沉积下来的结果。

 

 

因此,这些地区大叶种与小叶种并存。而大叶种也非常复杂,有野生茶,栽培的野生茶(虽移栽,但形状跟野生茶相差无几),过渡型茶树(形状介于野生与栽培型之间),栽培型原生大叶种(已驯化,但选育代数不够,茶性较野),栽培型大叶良种(勐库大叶种、勐海大叶种、凤庆大叶种等,经过了足够的人工选育代数)。

 

由此可见,小叶种茶树的传入,大幅提升了云南茶叶选育水平,大叶种茶树的种植水平迅速提升,从而通过不断选育最终诞生了勐库大叶种、勐海大叶种、凤庆大叶种三大国家级良种。清末民国,云南茶产业大规模商品化时期,引种最广的就是勐库茶这个大叶良种。

 

总之,银生茶传播区域,是从南涧、景东一直到镇沅、景谷与宁洱。其影响时期是唐宋元三朝,主要受巴蜀文化的影响。而其后的普洱茶传播区域,最开始是西双版纳的古六大茶山,其的崛起应该是银生茶文化与江南汉族茶叶种植文化相碰撞交汇的结果,这个交汇的起点应该在明代中后期,到了清代中叶以后古六大茶山璀璨的普洱茶文化开始向西,向北传播。向西催生了江南六大茶山——勐海茶区大崛起,向北催生了澜沧江中游两岸茶区的崛起,西岸是双江、临翔、凤庆等茶区,东岸是景景镇茶区(景东、景谷、镇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