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七彩云南 / 关于“极光”,我用嘴品过

关于“极光”,我用嘴品过

    发表于 七彩云南
关于“极光”,我用嘴品过

我是从文字开始,感受了冰岛这个国度的纯净和神秘的。

  这是一个“以诗治国”的国度,每一个看似普通的外表下,都可能藏着诗人的灵魂,诗歌变成了全民消遣的运动,一言不合就作诗,真的很冰岛。因为兴趣所向,我私下了解了这个位于北欧的岛国,翡翠色的蓝湖温泉,斑斓的哈帕音乐厅,银白广袤的冰原…….书里的这寸土地,美得不像话。

  我想去探寻这寸土地的美景,想与每位幸福的冰岛人相遇,想去辽阔的冰原上探险拍照,但我最想的,是去寻找冰岛绚丽的北极光。

  一谈及冰岛,周遭的朋友都会对极光产生遐想,我也一样。这种傲娇漂亮的自然景观,一点状况惹它不满意,就无影无踪了,稀缺宝贵,可遇不可求,很多人终其一生,只闻其名,未见其影,传说它是“黎明”的化身,希冀和幸福的代表。我因此常幻想自己躺在雪地里,周遭静谧,听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天空中极光舞动,形状不一,可以是彩带,可以是火,可以是巨大的银幕,可以是欧若拉女神的裙摆,苍穹下展现的绚丽,让我感受到自己多么渺小。但或许走到它面前,我会变得语竭词穷,美丽、壮观、奇妙等字眼可能显得异常苍白无力。

  由于我对冰岛极光的执念,导致朋友今年去云南,无意中听到有个地方也叫冰岛,就立马打电话给我提起这件事情。我对此上了心,带着好奇,去往了临沧冰岛这个地方。

  一路转山转水,行程艰难,临近村寨的时候,远远望去,山上的房屋与红壤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云雾、高山、绿林、村寨交错互存。我是有些许失望的,没有纯净的冰原,没有无边的大海,更别说能看到心心念念的极光了。好在没有工业污染和喧嚣嘈杂,呼吸和内心感受到丝丝清甜顺畅。

  热情的云南友人带我去了家里,他和我说这片土地上最出名的就是冰岛茶,有近500年的悠久历史,是非常珍稀名贵的普洱茶,很多人想喝都喝不到。边说边拿出珍藏的冰岛茶非让我尝尝。

  茶刚出汤,就散发出柔和舒服的香,香气飘逸,香味很正,与金黄透亮的汤色相伴,杯底留香持久但却不张扬,迷人却不媚人。

  我开始相信朋友所说,带着期待端起了茶杯。茶汤入口,刚开始有一点淡,但绝不单薄,茶味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铺陈,沁人心脾且饱满的清甜,是别的普洱茶所做不到的。喉咙部位的一丝凉气,转化为舌头中后部的两颊生津,像两条溪渠,由喉部流淌至整个口腔。最让我惊讶的是,冰岛茶带着我从没有品尝过的冰糖甜香,余味悠长。耐泡程度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连泡数开后,依旧滋味醇厚,没有衰败迹象,一口下去,冰糖韵蜜香相伴相随,幸福感,我想大抵如此吧。

  我的失望消失的一丝不剩,内心百感交集,或许是惊喜,或许是感慨,或许是悠远……无法言说。我多么幸运啊!可以亲口品到这份稀有和独特。冰岛茶,在我心里成了当之无愧的“普洱极光”。

  在一饼普洱茶上,我喝到了一种艺术,珍稀和幸福。我一直固执的追求视觉上的极光盛宴,但在归家后,我变的随性平静,不再执着于亲眼所见。因为关于“极光”,我已经用嘴品尝过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