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高马二溪 / 高马二溪茶农故事:茶的记忆,毕其一生的珍贵

高马二溪茶农故事:茶的记忆,毕其一生的珍贵

    发表于 高马二溪
高马二溪茶农故事:茶的记忆,毕其一生的珍贵

记忆是珍贵的,儿时的记忆,总是能影响人的一生。高马二溪茶农对茶的记忆,大多自小就有。他们把记忆深深的刻在脑海中,然后毕其一生,用行动去追求心中的那一份珍贵。

1

记忆与灵魂结合,用平凡延续美誉

蒋真清对茶叶的记忆,从十多岁开始。祖辈的辛勤劳动,给他父亲留下了大片的茶山。茶树多,面积广,每到采茶季节,全家上阵都忙不过来。此时,父亲便会请来街坊领居帮忙采茶。

那是一个忙碌的季节,也是一个热闹的季节。或许正是这份忙碌和热闹,在蒋真清的脑海中,留下了一份,虽几经岁月洗涤,却始终难忘的记忆。

蒋真清已经无法记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种茶的了。种茶和采茶对于他来讲,不过是平平凡凡的生活。不管行情如何,他每年都会在房前屋后、山林之中的空地上,种上几株茶树。

也不管鲜叶价格的高低,每到采茶季节,他总是会带上采茶工具上山采茶,或是卖掉,或是自己制一点自家喝的茶。

童年的记忆,早已嵌入蒋真清的灵魂。他用自己平凡的生活,延续着千年来不平凡的美誉。

这是高马二溪茶农的优良品性,任时间冲刷,我只坚守自己那微小的平凡,终会在点滴之中,积累成不平凡的光环。

2

记忆与责任结合,用专注再现辉煌

种茶制茶,是蒋太平的生活,也是传统。他从小就跟着父亲种茶制茶,不仅是手艺得到了父亲的真传,就是对茶的那一份痴爱,也完完全全的继承了父亲的秉性。

蒋太平至今仍然记得,父亲口中描绘的,那一幅盛世之景。那是一个茶商云集,在高马二溪扎根创业的时代;那是一幅茶客往来,只为一品贡茶滋味的景象。每当入夜,更声便会按时响起,从村头到村尾。大山之中的高马二溪,是当时名震天下的茶行都市。

每当谈起此事,他就会露出自豪的表情。他说:“以前,是外面的茶商走进来;现在,是高马二溪茶叶走出去。我在为高马二溪茶叶,千年美誉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了,种好茶,必须要认真仔细,一点都马虎不得。”

如今的蒋太平已经五十多岁了,种了一辈子茶的他,在高马二溪昔日的辉煌中,看到了自己的责任。他把这种责任,融入到生活之中,心无旁骛的做好种茶的每一件事。

这是高马二溪茶农的优良品性,不管之前有多大的荣耀,我自专注于自己的责任,终会在细节之中,再现昔日辉煌。

3

记忆与情感结合,用精心培育好茶

樊应初的祖祖辈辈都是茶农,但父亲并不想子承父业。自18岁起,樊应初就开始做木匠了。那时候的匠人,都是行走于江湖之上的。

樊应初挑着担子,走南闯北。担子的一头装着工具,另一头装着衣服等生活用品。而生活用品里,总有妈妈放的两块陈年千两茶饼。磕了碰了,划个口子,就用千两茶泡水洗洗,消消炎;小病小痛,水土不服,就喝喝千两茶。

樊应初说:“高马二溪的茶好,这是业内公认的,也是由来已久的。作为高马二溪人,我为我的家乡能产出这么好的茶,感到骄傲。同时,我对千两茶有着很深的情感,不只是我在病痛之时,能够用上。而是,里面饱含着妈妈对我的爱。”

樊应初做了几年的木匠,最终还是选择了茶。在他对妈妈深厚的情感中,也蕴含着对高马二溪和茶,那种矢志不渝的情怀。

这种情感和情怀,在樊应初始的行动上有着很好的诠释,他的足迹遍布了高马二溪的每一座山头,每逢遇到野生茶树,就会小心翼翼的移植到自己的茶园,精心培育。如今,移植而来野生茶树,数量已经非常可观了。

这是高马二溪茶农的优良品性,把深厚情感注入每一片茶叶,精心培育,用好茶回馈我爱的和爱我的人。

时光荏苒,人事交替。高马二溪茶农的自豪与骄傲,来自千年的美誉。但深刻于他们灵魂之中的平凡,自豪之中的责任,骄傲之中的情感,是先辈用行动对心中那一份珍贵的诠释。

今天的他们,亦是同样用自己的行动,对下一辈诠释着那一份珍贵。这才有高马二溪千年美誉传承至今,也必将继续传承下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