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皇上都想不到,曼松这次真的出名了

皇上都想不到,曼松这次真的出名了

    发表于 茶业复兴
皇上都想不到,曼松这次真的出名了

 

“曼松事件”一言以蔽之,商家想挣钱,石一龙想出名,自媒体想挣流量,喝茶群众纯粹就看个热闹。

 

所以,则道高调维权,石一龙亲赴现场,自媒体早早截屏了留言,这杯叫“曼松”的茶却离生活越来越远。

 

曼松嫩芽

 

曼松,弹丸之地,历史上名不经传,仅仅靠一个起源很近的贡茶传说就扯开大旗。《茶业复兴》就曼松与“贡茶”关系请教云南茶史两位大专家杨海潮与杨凯,他们都说没有看过相关典籍有明确记载。詹英佩在《古六大茶山》、高发倡在《古六大茶山史考》里都根据当地人的说法,提到过曼松作为贡茶的历史。从《清代贡茶研究》来看,游牧民族出身的满清皇帝对粗枝大叶的大叶种似乎更有兴趣。

 

 

民间对曼松成为贡茶的想象只基于一个事实:曼松是小叶种,茶尖在茶杯中能够倒立。在故宫留存于世的人头贡茶,没有开汤品鉴就被肉眼识别为小叶种。但我们要严正指出的是,一天喝三四两普洱茶的满清皇帝根本欣赏不来精致的绿茶,奶茶才是他们的最爱。

 

曼松砍头古茶树

 

到过曼松的茶客,无不失望而归,尤其是那些去寻找古树茶的人更是伤心欲绝,这里哪里有古茶树?市场又在哪里?所以,则道的“曼松”再造计划一开始就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即便是树龄不满十年的小小树,也同样备受关注。其他商家在今天的曼松区域相继推进的茶树栽种地盘,村民自栽树也日益增多,市场口碑形成,利益凸显,矛盾也一触即发。石一龙想在普洱茶界成名,自话自说自疯癫,最后自掏腰包请律师给老百姓打“曼松”商标官司。

 

曼松生态茶

 

则道依“商标法”维权有错么?没有

 

村民委托石一龙维权,那是他们的权利

 

自媒体发出各种声音,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很正常

 

《茶业复兴》要介入,是因为这件事,让我们想起伟大导师马克思很霸道的一句话:“他们不能再现自己,一定要别人来再现他们”。

 

培根时代,知识意味着力量。福柯时代,知识就不仅仅只是力量,还会带来霸权。而萨义徳应用了福柯的理论和研究方法,演示了学术和语言如何转化成世俗权力,西方如何用话语霸占东方。

 
曼松村,很小

 

在《茶叶战争》一书中,周重林用“他们不能再现自己,一定要别人来再现他们”这句话来注解印度阿萨姆与云南茶叶的一场话语权之争。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当持续了三个多月的“曼松”事件持续发酵,我们再次想到这句话。先不要问为什么?先来看看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一切。

 

曼松事件发展回顾:

 

2018年5月 16日 则道官方旗舰店发布公告:

“2013年则道注册‘曼松’品牌保护商标,任何单位和个人均不得在其产品、包装、宣传中使用。擅自使用曼松注册商标的,应当立即停止生产并收回侵权产品。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则道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将启动行政、民事法律程序,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2018年6月9日,公众号读茶记发布文章《茶界风波不停:曼松贡茶早被某家签约拿下,其他商家一律售假!全网通缉》

 

2018年6月14,则道茶业公众号发布文章《曼松商标已被注册?难道品牌又被代表了?明天来跟网红主播茶小罐一探究竟》

 

2018年6月22日,老茶鬼公众号发布文章《澎湖湾可以是姥姥的,曼松又是谁家的?》

 

2018年7月2日 则道茶业公众号发布文章《“曼松”商标背后十年的“奢侈”|延续贡茶传奇,更需要坚守的是品质与品牌》

 

2018年7月4日,则道茶业发布《则道茶业关于“曼松”商标的维权公告》

 

2018年7月4日,石一龙微信公众号发布《喝了曼松不论茶》

 

2018年7月5日,茶语网发布《曼松“李鬼”何其多?则道发声打响“曼松”品牌保卫战》

 

2018年7月7日,老茶鬼公众号发布《土生土长的曼松茶农因何成了“李鬼”?》

 

2018年7月6日,茶业复兴转发石一龙微信公众号文章《叫你一声曼松,你真的敢答应吗?》

 

2018年7月13日,云南则道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文件《关于则道茶业“曼松合法维权行动》

 

7月19日,茶语网发布《重磅:则道茶业创始人李伟,首度正面回应“曼松”商标维权事件相关细节》

 

2018年8月8日,茶语网发布《继2007年普洱茶崩盘后,下一次信任危机是否始于山头信任危机》

 

2018年8月20日,老茶鬼微刊发布《小罐茶的“专利”,曼松的“商标”,堂吉诃德的长矛及其它》

 

2018年8月22日,则道茶业发布《则道茶业关于“曼松”商标的维权公告二》

 

8月23日,石一龙在曼松村与村民座谈,曼松村民联名签署声明,声明中称“’曼松’被云南则道茶业股份有限公司抢注商标,侵犯了曼松村民的合法权益,我们将依法申请撤销此商标”。

 

2018年8月24日,石一龙微信公众号发布《则道意图将曼松据为己有——老百姓不答应》,

 

2018年8月25日,则道茶业发布《答:则道意图将曼松据为己有——老百姓不答应》

 

2018年8月27日,则道茶业发布《不畏中伤,坚守初心;苦干实干,坚持到底》

 

2018年8月27日,茶语网发布《则道茶业维权事件再发酵,有关部门责令两家茶企下架整改》

 

2018年8月28日,石一龙微信公众号发布《捍卫曼松村民合法权益,我们义不容辞》

 

看完了事件的回顾,我们可以提炼出“曼松”事件中争论的几个核心问题:

 

“曼松”属不属于公共资源?2013年则道注册‘曼松’品牌保护商标是否是抢注商标?

 

曼松村民有没有权利使用“曼松”商标?

 

除了则道公司的“曼松”,其他个人和公司的曼松都是假的么?

 

曼松维权,究竟是商标之争还是资源之战

 

曼松茶的区域到底该如何划分?

 

让你们失望了,我们在这里并不打算回答这些问题,大家可以自行思考。

 


这一点点曼松古树,价值千元

 

当我们谈论此次的“曼松”维权,有不少人会联想到曾经的“金骏眉”一案。“金骏眉”创造了中国茶叶高端品牌的一个“神话”,但是“金骏眉”到底是红茶通用名还是商标名?经过6年的争论,20131224日,北京市高院最终认定“金骏眉”是红茶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不应作为商标注册。

 

金骏眉商标案报道

 

说到了产区和品牌,我们也联想到了波尔多。提起法国红酒产地,相信大多数人的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波尔多,但市场中并没有一家红酒庄叫波尔多,也没有一款产品叫波尔多,因为葡萄酒品牌与产业链相对成熟。在这个10万公顷的产区,坐落着世界六大名庄、以及大大小小几千个酒庄,你很难去判断,是酒庄成就了波尔多,还是波尔多成就了酒庄。

 

波尔多红酒

 

“曼松”事件的发酵,数天时间,从商家的维权之争变成了农民的维权之争

 

则道的商业文本精致有效,石一龙带来的法律文本逻辑缜密,茶语网等等自媒体的报道言之凿凿,这就是所处时代最现实之处,法律文本、精密逻辑和激情话语无所不在。在这些精细与压力之下,喝一杯茶,说不上轻松。更像一位出生的婴儿面对拳王一样,软弱无力、不堪一击。

 

本尼·迪克特用“想象的共同体”来解释了现代民族的诞生,在这个共同体中,见证的是共识的力量。冰岛、班章、99绿大树、88青,再到今天的曼松贡茶,又何尝不是想象的共同体。

 

在地理和历史上,曼松无疑是一个非虚构的存在,但它同时也是一群人想象的共同体。地域上曼松几经变迁,滋味神秘莫测,茶树忽大忽小,却难以琢磨。但人们都相信有一个曼松存在,在这个想象的共同体中,隐含着人们对曼松历史、滋味和地位等要素的无限想象,在这个共同体中,想象的曼松比真实的曼松更具存在感。

 

镇越县全图中所示漫松置和今所在位置不同,写法和今曼松的也不同

 

虽然我们无法找到“曼松贡茶”在典籍里的具体出处,更无法划清曼松茶园的具体范围,但这并未对曼松茶“想象的共同体”造成太大的影响。或许正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所提出的:人类社会不断的创造并修正着“新的故事”,“故事”赋予了许多有形或无形事物灵魂,从而导致成千上万的人类份子“前赴后继、生生不息”。

 

就像我们写这篇文章一样,我们参与,是因为我们是其中的一份子。

 

END

 

 

茶业复兴

出品人:周重林

主编:杨静茜

编辑:杨春 赵娟 陈朦 洪漠如 罗安然

美编:王天华 熊雄 周凯

运营:猫猫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