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从数字看我国茶产业:产能和库存大量过剩

从数字看我国茶产业:产能和库存大量过剩

    发表于 茶叶江湖
从数字看我国茶产业:产能和库存大量过剩

 

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大产茶国和最大消费国,“六茶共舞”是政府促进茶产业发展的重要技术途径。一带一路下的茶外销是中华文明走向世界的一个部分。“一片叶子富了一方百姓”是我国扶贫的重要政策支撑。茶在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中的地位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茶,世界香”正随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的舞台向世界展示,并被认可。在这茶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试图从现有的数据中分析茶产业的一些潜在风险。数据分析表明,我国茶消费正处于一个瓶颈期。

一、茶园面积扩张,抛荒面积同样可观

 

 

 

这几年中国快速发展茶产业,面积产量急剧增加。目前茶叶面积产量都居于世界第一。面积产量的急增起始于 2003 年前后,产量面积都是同步急增的,这个直线增加的势头一直延续到现在才有所缓和,即 2017 年全国新增面积开始回落。但也可能是回调,2018 年仍可能恢复。

同时从图中可注意到:一方面是茶园总面积在大量增加,另一方面抛荒的面积也在大量增加。

抛荒面积=总面积 生产茶园面积  近三四年新增面积

其中:正常管理的茶园一般认为在第四年可开采,故在这里笔者按二个数据换算,一个是按第四年投产(弃采 3年),一个是按第五年投产(弃采 4年)。

从图中可发现:无论按哪种方法计算,2005 年前,茶园的抛荒面积一直大于新增面积。2006 年开始,全国茶园面积开始快速增加,抛荒面积有所改善。如果按新开茶园第五年投产计算,2005 年后的抛荒面积全国范围内相对较小,但从 2016 年又开始回升。如果按第四年投产算,则全国范围内抛荒的面积一直很大,在 2015 年就超过新增面积。大家知道,正常茶园管理水平,第四年开始投产,如果要在第五年投产,只能说明大量新发展茶园管理不善,或者新栽幼龄茶园遭灾严重,无论何种原因,"重种不重管”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二、全国茶叶库存量大,未来库存压力更大

 

茶叶产量的大幅度增加导致了茶叶的严重过剩。统计近年来茶叶产销数据如下表。

从表中官方数据可知:茶叶产量从 2011 年 162 万 t 增加到 2017 年的 258 万 t,接近增加100万 t。内销增加约 70 万 t,外销基本持平,所以 2017 年茶叶的库存约 30 万 t 。同样分析可知 2011 年到 2017 年累积的茶叶库存已经达到约 138 万 t 。这些库存茶叶应该是留在茶叶生产企业手中的茶,而不包括经销商手中的茶叶(红茶、黑茶、白茶)。按目前的生产水平,现有的茶园在未来3年全部投产,届时茶叶产量将达到 300 万 t 以上。而由于内销增长的迟缓,外销的困境,每年的库存会以更高的比例增加,至少会以不低于30万 t 的速度增长,因此 2020年,茶叶库存突破 200 万 t 是可预期的。如果没有找到新的茶叶出路,如茶叶的外销,茶叶的另类用途等,茶叶产大于销的局面会越来越严重。最后茶园将会以更快速度抛荒。

 


三、六大茶类库存程度不同

 

由于只有 2017 年能查到相关的分类内销数据,所以下表是结合内销数据的2017 年库存茶分析结果。

按表中数据分析:2017 年的茶叶最新库存主要是绿茶 22 万 t,占到年绿茶产量的 13.66%,这部分茶叶具体是哪些无法判断。 这部分绿茶中高档一部分可能弃,有一大部分可能进入第二年销售。中低档归于出口或者饮料行业销售。无论如何,这部分的多数会进入下一年底的再销售。

红茶库存 10 万 t,占年红茶产量的 32.15%,这可能归功于近来红茶市场的火爆(这里不讨论火爆的原因)。加上前几年的累积,按2006 年的数据推算红茶库存也将超过 20 万 t,相当于是 2017 年的一年销售量,红茶出口基本上处于相对平稳状态,这样的红茶火爆行情也是非常值得担忧的。白茶 1 万 t 库存,占到2017 年销量的一半多。按流通协会的估计,2016 年约 0.9 万 t,外销 0.2 万 t左右(没有专门口径统计,也许在红茶口径中)。所以估计白茶的库存已经超过 3 万 t,远超当年白茶生产量。未来白茶的生产销售前景主要取决于“接手的下家”。黑茶 5 万 t,黑茶原来以普洱茶为主,这几年安化黑茶产量急剧增加。前几年黑茶一直打越陈越“好喝”的口号,民间黑茶的存量其实已经很高,但消费群体一直没有明显增加。


四、人均茶叶消费并不低

 

 

 

根据 2017 年的人口数据及茶叶内销数据,可以看出,按总人口来算人均茶叶消费量到了 1.36 kg,按就业人口来算人均已经达到 2.45 kg,按户均计算则高达 4.2 kg。所以说目前的茶叶内销已经到了很高的一个水平,再要继续高增长似乎存在一定困难。

按统计局口径,中高收入人群按 40%计,这一群体占有的社会财富超过全社会的 90%以上,所以茶叶消费也类推占国内名优茶消费量的 80%计,则这一部分人的茶叶消费量达到人均 2.7 kg。 如果按户均数(户均 3 人计),户均消费茶叶达 8.4 kg。而中低收入人群则消费余下名优茶与 80%大宗茶, 则其人均消费与户均消费茶叶为1.59 kg 和 4.88 kg。余下 20%大宗茶假设为低收入人群消费(这部分群体以城市失业者、低保者及农村人口为主)。

另外,从人均可支配收入及人均食品类支出更可反映出茶叶作为非生活必需品的困境。2017 年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年食品类支出水平分别为 10130 元和3266 元,这样的消费水平有多少能负担得起茶叶的持续大量消费呢?

最近拼多多 3 亿多用户也从侧面反映出全国居民的消费水平并不很强,还有一大波人处于贫困或者温饱阶段。这一部分人不是茶叶消费的主体,尤其不是高价茶的消费主体。这 3 亿多人口基本上也应该是就业人口,如果从就业人口中再考虑剔除这一部分群体,则购茶主体为 47640 万人,按这部分人消费茶叶 80%计,则人均茶叶消费达到 3.19 kg,因此这一结果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茶叶的内销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增长潜力已无。

 

因此,从目前的市场消费主体来看,茶叶继续大规模内销似乎已经后续无力。结合前面的内外销分析,已经基本上处于饱和状态,所以可能将迎来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大量过剩。2018 年我国经济处于下行状态,茶叶消费可能趋向于萎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自中国茶叶(ID:chinatea197905)授权发布,作者王校常,仅供学习使用。「茶叶江湖」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