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蒋昭义(春江):漫谈雅安黄茶的“黄”

蒋昭义(春江):漫谈雅安黄茶的“黄”

    发表于 四川省茶艺术研究会
蒋昭义(春江):漫谈雅安黄茶的“黄”

(一)

       名山的五种贡茶依出现先后应是石花、黄芽、万春银叶、玉叶长春、甘露。这里黄茶类中的黄芽居第二位。据李家光、李庭松、杨天烔等专家考证,它是在石花制作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个铭品。自唐至清位列贡茶之首,可说是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它是一款古老的饼茶,延续现代,虽然已成为散茶,也有了黄小茶、黄大茶的出现,但传统的黄变工艺没变,一个黄字,决定了它的品味与特质。

       黄茶——黄芽,就是在“只识弯弓射大雕”的元人当道的年代,也极受追捧。“玉杵和云舂素月,金刀带雨剪黄芽”。这是辽国皇族蒙古开国功臣耶律楚材的诗句。写的是在军帐外明朗的月光下,他用佩刀从黄茶饼上挑下些许小块,置入舂中捣碎研细的情况。历代皇宫贵族爱黄芽,寻其究竟,却有它的道理。

       有今人写到“黄茶甜香无穷韵,鸿渐无缘那相知”。黄茶——黄芽的甜的香,不是蔗糖、木糖、甜菜糖和甜叶菊的那种甜能代替和比拟的。黄茶的茶汤入口就甜:茶汤缓缓入口,舌尖、胃蕾、舌根、喉头,一律的津津甜味。由强而韵而弱,甚至可能在一个钟头后仍有丝丝津甜的余韵。这里我记起川农何春雷教授为好茶所下的定语:“香茶,好喝的茶,喝了能使你产生长久记忆的茶。”黄茶的淡淡甜香,就能使很多人,产生长久记忆。它好喝,耐喝。正是“皓叟留恋当年味,仍是雅州老黄芽。”

 

(二)

        黄茶——黄芽,象征着吉祥,为帝王将相所仰慕。黄茶称谓,没有直接用皇帝的皇,是有考究的。在古代黄色是浩然大气,帝王之色,如天安门、故宫等所盖琉璃瓦均为黄色。黄色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代表色。也是汉族崇尚的颜色之一,是身世显赫荣华富贵的象征!中国人认为黄色是尊贵,大概与我们的黄土地、黄皮肤有关,与黄帝、黄金有联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黄色为历代封建帝王所专用,乃帝王之色。中国历代帝王多穿黄袍,而禁止庶民百姓穿黄色衣服。

        黄榜是天子的诏书;黄钺是天子的仪杖;黄马褂是皇帝钦赐文武重臣的官服。在中国戏剧脸谱中,黄色代表勇猛或干练的性格,如中国戏中的黄盖、典韦等人物的脸谱都以黄色为主。黄还象征吉祥与繁荣。如宜于办事的日子称黄道吉日;黄金时代则指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最繁荣的年代,或人生中最宝贵的时期。

        在亚洲、黄色是代表“幸福极乐”的色彩。象征荣耀、智慧、和谐、高等文化。因为我们的中国,是中心之帝国的意思。皇帝居住的地方,是世界的中心,而黄色也就是代表皇家之尊的色彩。中国传说中有一位与上帝同等的皇帝,他谱写着人类文化的起源,人们尊称他为“黄帝”。我们是他的子孙,故称炎黄子孙。中国哲学用相互补充的阴阳两极理论来解释世界命运和人类命运,阴阳符号中,黄色为黑色的对极,黄象征阳,代表男性的力量,代表积极、有创造力的元素。黄色是最中心的颜色,象征方位元素的土;天体太阳,象征性的动物就是人,人与土地结合,促万物生长。黄色的龙是吉祥的标志,黄色代表正面形象。中华文化中传统众多亮点都集中在一款茶色里,黄茶——黄芽的至尊可仰、可慕、可亲、可爱的饮用形象,已经是前无二至的了。

 

(三)

       黄茶——黄芽的与经典神圣,还远不止这些记述。古代道士砌炉炼丹,日夜添柴拨火,炼七七四十九天,凝结出炉底的铅华丹砂,就是道家梦魅求之的“黄芽”。铅华即精华,精华之称,道家谓之“黄芽”。这不是巧合,是黄芽命名之初有意选定的名字。这款茶除了“黄芽”这个尊显的名字,古人似乎选不出更为适合她的称谓。

       话说回来,黄芽的那个“芽”,黄茶的那片叶,实在乘载得起这份珍贵。就说黄芽的采制过程吧。川农大教授李家光先生有这样一段叙述:“原料单芽,清明前采摘,色黄绿,芽肥,鲜芽每市斤8000个左右。成茶芽条壮硕,芽尖毕露,色泽黄亮,油润有光。开汤后淡黄明亮,叶底芽嫩黄。滋味醇浓、爽嫩,香甘似熟板栗,余味萦绕口腔。可多次冲泡,是黄茶类名茶珍品。”工艺一炒一烘,后发酵再烘焙。

        在这两段引用文字中,也不难可看出其珍贵之处。五斤鲜芽制作一斤黄芽成茶,即需四万个单芽。早春采芽,是在老川茶树林中,有10-15%芽尖破磷片露头时开采,所谓“苍条寻暗粒”,“淡淡鹅黄掇嫩枝”,都是采芽的嫩度与寻芽粒过程。而寻粒采芽,还有必须遵守几个不采:不采空心芽,不采紫色芽,不采病虫芽,不采带雨带露芽,不采瘦弱芽。在制作中,从杀青开始,促使其茶叶黄变过程,那精细程度,比护理产妇还要精细周到。在初包、复包、复炒过程中,环环入扣,温度、时间要恰如其分,一个环节出差池,都会影响品质,甚至报废。黄芽价格昂贵,贵在制作工艺纷繁,贵在它是一款文化工艺品。黄芽制作仅有24小时黄变,是不会有正宗产品的。名山几大集团公司的黄芽,当然各有所长,就臻于尽善尽美,还是“同志仍须努力”为好。

         近些年来,名山、雨城区,都有一批致力于黄茶——黄芽研发的老中青群体。他们在探索、坚持、奋斗中年年有长进。其中,探索成果显著一些的,好象要数徐家沟村的“月辉谷茶厂”的柏月辉,他坚守传统,“三炒四包”的黄变工艺,做到了精准。他做黄芽甜香的韵味,引得北京、山东、成都、重庆及台胞等一批爱恋者、不远百里、千里奔波,聚集徐家峡白果树下,欣赏、品味“月辉黄芽”。北方来客,小住三五天,六七天,为的是候新汤、等新货者。今春消息传来,有个民间茶协,将为他拍摄“微电影”;10名天全妇女,也将来此“见学”,意在努力脱贫。

漫谈黄茶的“黄”写到这里,就引用耶律楚材的韵诗作结束语:

西域从王君玉乞茶其韵之四

酒仙飘逸不知茶,可笑流涎见麴车。

玉杵和云舂素月,金刀带雨剪黄芽。

试将绮语求茶饮,特胜茶衫把酒赊。

啜置神清淡无味,尘嚣身世便云霞。

小编按语:《素问雅安黄茶》是四川省茶艺术研究会联合四川农业大学教授、雅安市茶办、雅安市茶叶学会、四川蒙顶山茶业、蒙顶皇茶茶业、川黄茶业集团、雅安春雷茶业、跃华茶业集团、味独珍茶业、月辉谷茶业、茶旅世界、中华名茶网、临风文创共同发起,追溯雅安黄茶之源、探寻雅安黄茶传统工艺、弘扬雅安黄茶品格,大力推广雅安蒙顶山茶和茶文化。

 

文:蒋昭义 图:李依凡 茶人老五 网络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