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湖心岛 / 寻诗问联湖心岛 品茗岳阳湖心事

寻诗问联湖心岛 品茗岳阳湖心事

    发表于 湖心岛
寻诗问联湖心岛  品茗岳阳湖心事

 

  不知是岳阳湖心岛茶厂对传统文化的钟情,还是文人墨客对湖心岛茶的热爱,我们一走进湖心岛,就仿佛来到了诗联天地。

  “品茗湖心岛,吟诗天下楼。银针传雅韵,香溢润歌喉”。这是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欧阳勋先生赞颂湖心岛茶的诗作,先有佳茗后有美景再有好诗,银针传递雅韵,茶汁滋涧歌喉。大凡来岳阳的客人,有两个地方不可不去,一为岳阳楼,一为君山岛。到岳阳楼吟哦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到君山岛沏一杯香茗,聆听湖天风雨中传送来的二妃幽怨、柳毅高风、吕祖豪情,足以悟道,足以激发诗意。黄去非的《咏湖心岛茶》诗,将名茶名楼相提并论。“茶香飘逸湖心岛,杰构玲珑天下楼。欲问巴陵奇绝处,楼奇茶绝誉神州。”(原载《君山茶文化》)

  岳阳是名茶之乡,岳阳楼是天下名楼,名茶名楼成为天下双绝,享誉中华。黄去非另一首诗,点出湖心岛茶既是历史文化名茶,又为现代茶叶品牌,诗曰:“黄翎白鹤香千里,凤羽龙鳞醉万家。风景今朝称独好,湖心岛上品新茶”。诗中黄翎、白鹤、香千里、凤羽、龙鳞均是历代岳阳茶名。任国瑞的《洞庭山庄偕理德、建良兄饮湖心岛茶》一诗,提出银针茶冲泡后为什么会三起三落?要求教湖心岛上人,似写疑惑,实为赞美。诗云:“玉盏烟浮谷雨春,君山翠黛出银针。千年起落机何在?问道湖心岛上人”。(原载《中华诗人大辞典》)艾茗的现代诗,给湖心岛茶以一杯值千金的高度评价,诗人有幸品尝到湖心岛茶,激起了诗人的许多感慨。“走遍南北西东,今日方识君;雾里看花几度寻,今日睹芳容;有缘相会,一见倾心;与你同行,焕发精神。湖心岛茶,一杯值千金”。(原载《君山茶文化》)作者采用拟人手法,将湖心岛茶比喻为人生旅途上的好伙伴。要理解写作背景,宜先读作家阎肃的歌词《雾里看花》,诗人艾茗借来了一双慧眼,找到了理想中的伴侣,留下了一首闪烁着智慧之光的抒情诗

  任国瑞《题湖心岛茶》联,将人的审美视点推到了遥远的年代,作者站在时空的高度欣赏湖心岛茶之美,符合美学中的审美距离理论,把人们带入审美新境界,与华之的散文《君山问茶》有异曲同工之妙。联云:“湖心岛上韵如何,神水银针,君山雀舌;柳相杯中情犹见,卢仝雅兴,陆羽遗风”。李杨《赞湖心岛茶楼》联云:“茶中有道,四海蜚声,饮之惬意开怀,细啜襟灵爽;座上无欺,三江享誉,来者摩肩接踵,微吟齿颊香”。陆游《北岩采新茶》诗:“细啜襟灵爽,微吟齿颊香;归时更清绝,竹影踏斜阳”。李杨在联中巧妙地嵌入陆游诗句,将品茶感受描绘得淋漓尽致。李杨的另一副《题湖心岛茶》联,将“湖心岛”商标整体嵌入联语中。“湖心岛龙鳞滴翠,采晨露芽尖,巧制银针,可谓茶中一绝;洞庭庄雀舌凝香,沏山泉沸水,立呈玉液,堪称世上奇珍。”此联称湖心岛茶为“茶中一绝”、“世上奇珍”,它与下面陈奇志的同名联表现手法不一样,各有千秋,可以参看“岛外艇如梭,忙织湖心锦绣;杯中形似笔,倒书天上文章。”上联写银针贡茶的原产地,艇如梭,织锦绣,好一派洞庭湖的美丽风光;下联从银针茶特色入手,加以联想。银针茶冲泡以后出现杯中八景,其中一景为“万笔书天”,竖立于水中的茶芽,以蓝天为纸书写文章。联语气势奔放,读后仿佛置身于画图之中。与李杨联不同,“湖心岛”三字以“碎锦格”形式嵌于上联中,“湖心”与“岛”从右至左反嵌入联。

  湖心岛茶身价不凡,品饮者自然也多高人韵士。请看黄去非《题湖心岛茶楼》联:“湖外碧螺千古秀,总雨润风和,育成雀舌龙团,一样嘉名同北苑;门前紫气四时多,更茶香座雅,唤取高人韵士,十分潇洒上斯楼”。“碧螺”引自刘禹锡诗中“白银盘里一青螺”,即君山,雀舌、龙团、北苑均为古茶名。“嘉名”见《离骚》“皇览揆予初度兮,肇锡予以嘉名”,义略同“佳名”。“紫气”为祥瑞之气。上联写茶楼周边景色,叙述湖心岛风和雨润、林木茂盛的宜茶环境,道出岳阳名茶与历史上北苑茶齐名的生态原因;下联将镜头由远拉近,门前雾气首先映入眼帘,进入楼内,名茶飘香,布置典雅,高人韵士,常来此品茗吟诗。黄去非此联在《中华茶人》杂志刊载后,海内外好评如潮。优美的意境,深刻的内涵,精炼的语言,它堪称联海佳作,被人们广为传诵。

  湖心岛上寻诗问联,我们不仅得到文学艺术的陶冶,还能悟出中华茶道的真谛,受到品牌策划的启迪。茶厂负责人告诉我们:“小岛有限,追求无限”,这是湖心岛茶厂的企业理念,我们相信湖心岛茶业发展永无止境。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