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芳村茶史 | 芳村40年:荣辱兴衰,砥砺前行——访陈国昌

芳村茶史 | 芳村40年:荣辱兴衰,砥砺前行——访陈国昌

    发表于 亚太茶业
芳村茶史 | 芳村40年:荣辱兴衰,砥砺前行——访陈国昌

芳村40年:荣辱兴衰,砥砺前行

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至今已近40年。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作为广东的省会城市——广州在改革开放中先行一步,在诸多领域为全国探路、领全国之先。而茶,是广州的代表性元素,尤其是芳村,中国较大的茶叶批发市场所在地,她的故事又是怎样,我们来为大家慢慢解读。

其实,芳村茶源,历史悠久。

据芳村《东漖镇志》记载:“南宋朱开禧元年(1215年)黎氏、严氏从南雄珠玑巷南迁广州,后有定居芳村花棣(地)之南者,寻根溯源其祖籍在江浙,以种茶为业,历经百年,人口逐渐繁衍、兴旺,便建新村,命名为‘茶滘村’”。南迁广州的黎氏与严氏不仅在这里种茶,还种花。茶园与花园相融,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花地,人称“岭南第一花乡”。花,是芳村传统产业。其实芳村的茶,与花有关,可谓“先有花,后有茶”,是鲜花产业带动了茶叶产业的蓬勃发展。芳村因花市兴盛,终日车水马龙,附近茶楼、茶园兴起如雨后春笋。

清朝,珠江南岸芳村出产茶叶,当时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北岸十三行出口茶叶,一“产”一“出”相得益彰。我国早年闻名世界的茶叶、丝绸、瓷器等,都是经过这里飘洋过海、源源不断地出口异国他乡,这让芳村人引以为傲!

清末民初,广州社会动荡,物价飞涨,通货膨胀严重,粮食紧缺。村民们被迫毁茶种粮,以求温饱,所以,芳村地区从此不再种茶。

而后,改革春风,再续茶缘。

陈国昌:“茶”纳百川,有容乃大

“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排在最末一位,说明人们是先解决温饱问题,才会延续其它享受。改革开放的春风,也是一个机遇,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茶,才越来越被重视。”今年已71岁的老广州人——陈国昌先生说道。陈国昌,是原广州南方茶叶商会会长、原广州市南方茶叶市场董事长、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2007茶业年度经济人物。芳村由一个单纯茶叶批发市场转型升级为中国茶产业的历程,他则是核心的见证者之一。

在20世纪70年代左右,芳村和山村主要种植蔬菜、稻谷、茉莉花等,计划经济时,采摘的茉莉花要按任务量上交国家。后来,多余的茉莉花,人们则开拓思维,用来加工成茉莉花茶。著名的百花香料厂就在芳村,最高峰时,芳村花厂达到100多家。

80年代时,所谓的芳村茶叶市场,其实是洞企石路、山村、石围塘等,零散有一些人在做茶和卖茶,路两边是临时建筑,初期只有三四十家,到了80年代末期,大概一百多家经营户,主营茶类包括花茶、绿茶、乌龙茶、红茶等。

众人齐力,茶飘香

而对于广宁人,据陈国昌介绍,70年代,就有广宁人过来芳村建厂;80-90年代,陆续也有一些湖南人、云南人、福建人、浙江人、广西人等来此做茶叶生意。其中,80年代时广宁人数量占的比例较大。

“茶讲究‘和’,具有包容性,任何茶都是好朋友。而一个茶业市场的发展和强大,也需要各个地方的人们,一起来奋斗!”

确实,那些为茶付出大半辈子乃至一生的老茶人,是让人敬佩的!在采访过程中,他时不时会提起一些老茶人的名字,比如:七八十年代即到芳村从事茶业的先锋(曾大成、谭其文、吴奕镕,刘洪波,黄朝财、江绍楼、陈林生等)、茶学教授专家(袁学培、王登良、曹藩荣等)、力推茶文化的老领导(邬梦兆)、专注茶艺者(陈国璋、范增平等),以及已故的“茶界泰斗”张天福、陈国本等,说起这些名字时,他的眼里闪烁着光,充满了回忆……他说,茶业的发展,要好好感谢这一类老茶人的辛勤付出。

90年代,是信息化时代,也是知识经济时代,伴随着互联网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人们的生活方式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和改善。而芳村茶业市场经营面积不断扩大,基本形成茶文化产业市场。越来越多的人涌进芳村创业,期待在这挖第一桶金。1995年,南方茶叶总汇挂牌成立。1997年,南方茶叶商会成立,市场的经营环境得到进一步规范。

“1998年至2004年,是福建乌龙茶很兴盛的时期,很多人的第一桶金来自销售乌龙茶类。”

2001年,第二届广州国际茶文化节的“中国茶王拍卖”中,100克铁观音“茶王”拍出了12万元的高价。

2002年11月25日,芳村茶博会拍卖再掀高潮,20克母树“大红袍”茶叶被一商家以18万元的天价拍走,再次创下广东茶叶拍卖史上的惊人纪录。

2004年10月14日,第五届广州国际茶文化博览会举行茶王拍卖,在“安溪茗茶铁观音茶王评比大赛”中评出的100克铁观音茶王,最终以20.4万元的拍卖价成交。(还有往年的拍卖高价,在此暂不一一列举。)

致富热潮,疯狂普洱

对于普洱茶“热”,是缘于何时?答案是21世纪。

陈国昌说:“这有一个过程。”接着,他拿出珍藏已久的两款茶,神秘地告诉笔者,“我今天带来两款特别的普洱茶,估计在市场比较少能见到!”

原来,第一款是2002年广州市芳村春光茶叶厂生产的“茗缘”牌茶叶,荣获2002年广州博览交易会普洱金奖,据说后来拍卖出2.6万元/斤的高价。

第二款是2005年中国广州(国际)博览交易会上,第四届全国名优茶质量评比大赛中,荣获散茶茶王的番禺德利茶业(陈家华侨)旧普洱。6月17日由博晟拍卖行承拍,50克旧普洱茶以13万元拍出,被誉为“王中王”旧普洱散茶。

可见,普洱茶在21世纪初已逐渐受到人们的关注。

据悉,曾任广州市委副书记、第八届广州市政协主席的邬梦兆退居二线后,一心一意推进广州茶文化。2000年创办了“广州国际茶文化节” 、“广州国际茶博会”,并连续成功举办十多年,首届茶文化节的成功举办,有效促进茶贸易,推动茶经济的发展。当时芳村区政府强烈要求在芳村举办第二届茶文化节,促进芳村茶叶的发展。以前芳村的交通都是泥泞的小路,后来市政府拨款3000多万元,加上区里拿出一笔钱来完善道路建设。南方茶叶市场在2001年落成,并举办第二届、第三届茶文化博览会。

此外,从2003年起,邬梦兆在全国率先组织策划如“普洱陈茶一条龙展”、“听千年琴声,品百载普洱”等各种类型的普洱茶普及活动。

2004年,自大益改制以来,切入的市场点便是珠三角等地,尤其是“两广地区”的东莞芳村等地,有效促进普洱市场的发展。

2004年起,芳村普洱茶市场越来越“热”,催生了全国普洱茶“热”,尤其是在2006年和2007年初期,普洱茶非常“大热”,供大于求,产能过剩,当市场达到非常饱和后,四月份某一天,普洱茶市场似乎“停滞”了。陈国昌说:“之前价格的过度上升,是市场不健康的表现,高达一定程度后,市场会让其回归‘正常’”。

笔者想说:确实如此,当社会供需关系处于宏观不平衡,市场价格达到一定峰值后,市场则会进行自发性的“市场调节”, 即由价值规律自发地调节经济的运行。

回归理性,稳步发展

2008年—2017年,无论是茶商、茶人,都开始逐渐回归理性。也有不少品牌更加追求品质,认真做茶。

各地举办许多与茶相关的活动,大力宣扬茶文化,倡导“茶为国饮”,比如:全民饮茶日、马帮贡茶万里行等。

除了上文提及的南方茶叶市场,后来,各大茶叶市场相继落成,如:广东芳村茶业城、启秀茶城、山村茶叶城、芳村茶叶批发市场、承鸿茶世界、锦桂茶叶市场、正好茶叶市场、江南茶博园、万象茶叶城、大笨象茶叶城、明阳茶业市场……

芳村,逐渐成为全国世界范围内规模较大、辐射面较广、商户较集中的大型茶叶集散中心。

“广州不产茶,为何却有这么大的交易市场?”对此,陈国昌说主要有四大原因。第一,广州人常说:“得闲(有空)过来饮茶啦!”而不是说“饮酒”等,“饮茶”文化深入民心,已成为一种表示友善、亲切的代名词。第二,广州是一个包容的城市,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外地人也进入广州从事茶生意。第三,得到政府、协会等的支持。第四,茶是一种健康的饮品,至于哪款茶好,那就是适合你自己的就好。

目前,普洱茶仍然是芳村茶叶市场的主体茶类,陈国昌表示:“未来,普洱茶应该会平稳发展,但其它茶类也会百花齐放。”

最后,他说,无论大小型茶品牌,都是在为茶业市场发展作付出,他对茶企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