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T三 / T三有机茶创始人:简简单单,做好一杯茶

T三有机茶创始人:简简单单,做好一杯茶

    发表于 T三
T三有机茶创始人:简简单单,做好一杯茶

  这个故事的开始,是2500个日夜,是一个人带着一群人奔向理想。

  2010年,我们来到生态纯净、经济落后的英德-黄花,找一块干净的土地,垦荒。

  35名茶专业研究生从校园奔赴荒山,在“连信号都没有还谈什么女朋友”的山里一干就是7年。

  103户农民从将信将疑到加入我们,1130位农民不再背井离乡,镇上从此少了留守儿童,小镇发展也得到了改善。

  1300座英西山峰见证我们茶人坚持有机的耕作,在2500个岁月里,蜘蛛、变色龙等生物出现,完整的生态链逐步形成,土地与人渐渐有了良好的关系。

  2017年,我们的心血走进广州白云机场,走上蓝海豚珠江游船…好的品质会被认可。

  再到今天,历史见证了我们如何成为一个“有机好茶品牌”。

  创业做茶7年,最大的感触是:简单

  十年前,我也想不到自己会变成一个茶痴,扑在简简单单的一杯茶上一干好多年。在我看来,创业这个词和人生一样,有的热火朝天,也有的山长水远,放眼望去千奇百怪;有热闹非凡的时候,也有反复重构的挣扎,细细品来却是信念二字,纵贯每一个瞬间。我想,走在这条路上的每个人其实都一样,骨子里只想简简单单的,把一件事做到极致。

  从0到1,创业是无数个百分比的机缘巧合

  缘起,一份真心实意的想念。

  寄托在一杯茶中的纯净心思,是T三有机茶与众不同的灵魂基因。

  说起来我想讲讲当年留学的一个场景:我从华南理工大毕业后去的新西兰,主修国际经济学,在那个号称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的地方,人们喝的大都是调配茶。要知道中国人在国外喝外国茶,是真的会想家,就像一个四川人吃粤菜,会想花椒的味道。那时候我特别想念小时候,坐在大树下一起喝茶的亲人和田野间吹来的风,特别想念那种纯净又美好的香味。

  初心,做点好的茶给朋友们喝。

  想改变点什么的时候,就该去做。因为你身上很可能背负着一个时代的希望。

  回到国内,却很难喝到记忆里的香味,不单是我,许多和我一样小有家业的同龄人,也陷入了茶消费0选择的一个微妙状态。好茶难求,放心的好茶更难求,更别提身在他乡想念的那一缕纯净香味了。当时我一个地产板块的商业伙伴跟我说“你们英德的英红九号,在历史上还是特供英国女王的,就是后来发展没落了……不如你回家做点好茶?我们以后桌上的这杯茶就再也不用操心了。”看了看携手前行的好友,也为了寻回儿时熟悉的茶香,我动了拓展有机农业板块的念头,开始想要做一杯简简单单的好茶。

  纯粹,整个行业泰斗都来相帮。

  我常说,我们T三有机茶的起点就很高,除了高标准,最重要的是创造它的那些老教授,出手都是大半个中国的茶业精髓。

  2009年,我找了好多位华南数一数二的茶学专家、有机农业专家一起深入英德各地考察。更因为“做有机茶,重现英红九号纯净茶香”的愿望,得到了袁学培教授,王登良教授,李新家院长以及束文圣 、操君喜等国家科技特派员等业界泰斗的支持。

  看着老茶人不老的赤子之心,我毅然回乡投入到自己完全不懂、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的有机茶事业,当起了一名普通“茶夫”。

  2010年末,也就是7年前的冬天,我身边站着2代茶行业的精英,从茶叶育苗、茶种植、茶叶加工工艺到茶叶科学研究,还有注重生态发展的清远政府领导,大家一起启动了正宗英德红茶的有机种植。

  大环境,有机标准高于生态好几倍。许多人炒古树茶,会强调那些古树生长的环境,殊不知,T三有机茶的选址有多么严格,环境有多优异。为了找一座土壤、水源、空气、大环境都符合有机种植标准的山,我们收集了英德大大小小的山林标本做检测,整整花了1年零7个月的时间,才确定选址在英德黄花镇。

  这个位于素有“南天第一峰林风光”之称的英西峰林胜景腹地的小镇,经济落后发展缓慢,方圆30公里没有任何污染源,从根本上保证了茶叶大环境的纯净与健康。此外,那里的土质还是陆羽在《茶经》中称为“中者生砾壤”的喀斯特地貌,种茶树能种出更好的品质。

  天时地利人和,一概不沾边——我像个满怀信心的先知被现实吊起来打脸!

  天生好环境的代价就是,落后。刚开始垦荒我们就惊呆了:租不到挖掘机和推土机。我们的老员工,住在山下村民搭的土房里,白天上山挖石头挖地,半人高的石头,撸起袖子搬走。傍晚用铲子借着山上挖出来的石土修路,整整2年,我们才整出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巴路。

  春天爆发虫害,方圆几公里的虫子全来我们山上避难,老乡被咬的都不愿上山。头年夏天就遇上大旱,几个月不下雨,茶苗很新,我们是磨了一脚的水泡挑水浇山。2013年,遇上了百年一遇的洪水和暴雨,茶园很多地方都塌方了,也淹没了许多茶苗,造成极大的损失。暴雨结束后,我们及时做土地开沟和修复,排出雨水,清理洪水遗留的杂物,修复茶园梯地……

  搭建水电设施的时候,我们的电缆时不时又被剪了偷走;一把农具丢在哪,第二天准不见。那时候我们的同事气得跺脚,我看着深感农村建设的不易,也有了一丝忧虑:这样的状况,我们企业能坚持到理想落地的时候吗?

  知行合一,时光在专注里飞逝

  常有人问:有机是什么,不打农药吗?

  严格选址,细心培育,选择强壮、生命力强的茶苗种植,保证足够优秀的原始基因。严格按照有机标准,种植全程不使用任何化学合成农药和化肥,使用牛粪、花生麸等天然肥料堆沤有机肥,取材自然,回馈自然。建自动化喷灌设施,修建蓄水池,引山泉水灌溉,保证充足水源,保持茶芽持嫩性。在病虫害防治上,使用物理防治、人工干预及培养天敌等方法消除病虫害,还专门饲养茶园鸡来吃茶叶上的小虫子,在茶园边上种植豆科植物,兼顾生态平衡……

  这么多年来,T三坚持着全园有机种植,确保每一片T三茶叶都是同样纯净标准的有机茶,用最大努力践行着一个企业对生态的社会责任。通过7年的光阴,我的茶园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链,变色龙、瓢虫、蜘蛛出现在茶园,1300座山峰的花虫鸟兽与T三的茶树们同生共荣。我记忆里的那一缕茶香,飘在清新的晚风里,喝它的时候能听见万物生长的声音。

  可可茶,我在茶园里种的植物黄金

  可可茶,是我2012年忐忑之中拍下的中国植物新品种,这种植物富含有益健康的成分,1981年由中国植物学泰斗张宏达教授发现于南昆山,辗转交由叶创兴教授研究,是T三有机茶的当家至宝,年产仅100斤左右,非常珍贵。

  然而,研究中的植物在商业转化上总是令人担忧。2016年,茶行业、有机圈的混乱,科研和全园有机的巨大投入,让我对T三未来的商业模式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于是就像陈老师请教。陈老师专门组织花粉们为T三辅导,老师的点拨、同学的帮助,让我对这事业的意义重新充满了信心。

  特别是陈老师对咖啡碱敏感,喝了茶几天都无法入睡,我知道后给陈老师推荐了可可茶,陈老师试过后说,睡得很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让我深感为客户解决问题所带来的喜悦,更坚定了我做好产品为客户带来价值的信念。

  作为一个优质的原生茶叶品种,可可茶不含咖啡碱,解决了部分饮茶爱好者因担心影响睡眠而不敢喝茶的困扰,饮用后不会兴奋神经,适宜对咖啡碱过敏的人群,甚至连孕妇和小孩也可以饮用。其优势嘌呤生物碱—可可碱,远远高于传统茶树品种,因而在生理和药理作用方面表现出特殊的效果,在国内外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目前,不断有海外生物研究机构来访来电采购。陈老师和花粉的鼓励,我和我的员工们的坚持,终于让这个有益于世人的植物开始散发光芒。

  打造全产业链,用极致的科研态度做品牌

  许多吃力不讨好的事,和全园有机一样,在茶企中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干。2012年,T三牵头成立广东岭南茶叶经济研究院,还联合广东省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中医中药研究所、中山大学等7大权威机构不断做茶衍生品、茶成分的创新和研发。

  从茶园到杯中,一缕纯净的茶香必须用全产业链的方式去做才放心。我带领着团队建立起从种植、加工到品牌推广的全产业链完整体系,拥有3000亩庄园级全有机茶园、HACCP体系认证加工厂、多元化零售渠道。秉持着安全、健康、优质、可溯源的品质标准,结合做纯净放心好茶的初心,不断在领域内做着科研和创新。

  截止到2017年,T三拿下了全球30国有机认证、美国FDA认证等国内外权威七大认证,拥有12项知识产权专利,并且走进广州白云机场,走上蓝海豚珠江游船,与40余家企事业单位共同推进南中国特色小镇的建设。荣誉的背后,既是辛勤付出完美收获的终点,也将是另一个全新的起点。

  时代不断的进步,我所畅享的行业未来是市场两端的人们有对等的信息,有一系列颇具远见能量的产品、去引导现代主流消费者不断提高品鉴水平。当然,还有一杯看起来简简单单的100%好茶,回报当年给我无数个百分比支持的人。

  版权声明:源于网络,贵在分享,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留言,我们将尽快处理!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