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闻 / 太古集团带着1.2亿元来了,外资能做好中国茶吗?

太古集团带着1.2亿元来了,外资能做好中国茶吗?

    发表于 茶叶集市
太古集团带着1.2亿元来了,外资能做好中国茶吗?


传统而复杂的茶产业,引来了外资的加码。

10月17日,太古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詹姆斯芬利(JamesFinlay)投资1.2亿元的精制茶加工厂正式开业投产,该茶厂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距离贵阳机场五个多小时车程,芬利选择这里,是因为贵州茶发展的广阔前景。


芬利的到来改变了当地茶农的生产经营方式。10月18日,在一个呈现山谷形状的两万亩茶园里,农户在农药和肥料的使用上形成了规范的习惯,贫困户通过给芬利茶叶供货收入得到提高,原本茶园只是在3月-5月采一次春茶,通过芬利的项目对茶园改造,这部分茶园在5-10月也可以进行大规模的茶叶集采,延长了加工周期。


中国茶产业随着消费升级、人们健康生活要求提高而变得活跃起来。芬利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茶在2018年产量跃居世界第一,占全球产量的45%,中国有1/4的人口喝茶,人均消费茶叶1.2公斤。2019年,中国茶叶产量产值不断上涨,出口量出口额不断增加,内销量与内销额也不断提高,茶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具有巨大的潜力。


然而,茶产业长期存在诸多挑战。一茶业人士对记者称,中国茶不仅面对外来竞争,茶叶产业技术水平与先进产茶国相比,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中国的茶叶加工行业仍然存在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率低、产品品质参差不齐等弊端。其次,中国茶泡茶工序过于繁琐,只有简单方便喝好茶,才能满足不同场景和人群的需要。再次,中国茶叶到现在仍然处在有品类无品牌时代。消费者可能都知道铁观音,龙井茶,佛手茶等品类,却不知道这些品类中有哪个比较知名的品牌。所以如何使品牌文化价值深入人心是一项长期的任务。另外,中国茶叶价格往往受市场影响波动很大,市场乱像丛生,没有一个标准和规范,价格战影响到整个茶叶市场健康发展。


在这样的茶市场里,外资的芬利是否会水土不服?还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他们如何做?


外资带着1.2亿来了

芬利集团成立于1750年,是一家为全球饮料品牌提供茶、咖啡和植物提取物的国际供应商,现属于太古集团,总部位于英国伦敦。



太古集团标志


太古核心业务分属五个营业部门:地产、航空、饮料、海洋服务和贸易及实业。太古的母公司英国太古集团总部设于伦敦,除持有太古公司34%股权外,亦是一系列全资拥有业务的控股公司,这些业务包括深海船务、冷藏、道路运输及农业活动,主要营业地为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非、斯里兰卡、美国及英国。英国太古集团担当太古政策的统筹人,并根据不同的协议在集团内提供管理及咨询服务。


最早芬利是一家独立的英国上市公司,后来太古公司英国的母公司开始投资,2000年,太古把芬利买下来进行私有化,目前芬利的股东只有一个为英国太古集团。


芬利茶厂的经营方式是B2B模式,芬利没有自己的品牌,而是在品牌公司的后台,为品牌公司提供茶叶、茶粉、茶包等,芬利更多的是做供应链和价值链工作,把本属于农产品(5.520,-0.02,-0.36%)的茶以可追溯的方式提供给品牌方。


芬利与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联系。早在1817年,芬利就首次与中国进行直接交易,很早就开始从中国采购茶叶。2012年以来,芬利集团增加了在中国的直接投资,贵州项目是芬利集团近几年在中国最大的直接投资。


本次开业的詹姆斯芬利思南县精制茶加工厂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双龙大道,总投资人民币1.2亿,于2018年开工建设,占地23,535平方米(35.3亩),初期设计产能2万吨,主要加工生产各种精制茶叶。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生产国,占全球产量的40%。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茶叶种类最多的国家,高达几千种。芬利认为,中国茶业正在进行一场快速变革,芬利希望和中国一起参与并见证这场变革。


而贵州是中国最大的茶叶种植省份,在可以预见的几年内,贵州的茶叶产量将超过世界第三大产茶国肯尼亚,发展潜力巨大。不仅如此,经过5年的跟踪调研,芬利发现贵州政府部门在农药控制方面做了巨大的努力,也取得了很好的市场效果。


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茶叶协会会长任廷禄对记者称,茶产业是成为思南县促推的主要产业之一,其采取了很多方式,龙头企业+基地+农户,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民,还有龙头公司+村级集体组织,这些带动模式让土地农户以村为单位,通过农户流转费,前三年农民实现了保底分红,第四年土地流转费作为基础的分红,农户的收入又提升了10%。利润还会进行二次分红,当村集体组织发展茶叶产生利润后,可对参与茶农、管后和采摘的农户,根据工作量从这个利润上提一些比例进行奖励分红。芬利也是看中了思南县对茶业的管理规范选择了投资。


在国际上,芬利有多种经验。詹姆斯芬利有限公司集团总裁钦博凯介绍,阿根廷的红茶主要是出口到美国,美国人喝的红茶70%左右是在阿根廷种的。芬利在2014年收购了阿根廷最大的茶园CasaFuentes,阿根廷的茶叶运送到智利加工厂进行加工做成茶粉,茶粉可以用于软饮料、瓶装饮料,该茶粉主要出口美国,美国的一些做瓶装茶饮料的大品牌,大部分都是芬利的客户。


詹姆斯芬利思南县精制茶加工厂也同样主要用于出口。


思南白鹭茶叶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姜巍世代做茶,是芬利在思南县的主要合作方之一,他对记者称,在与芬利合作之前,他们公司只做名优茶。春茶做一季,采一芽一叶的茶销售,夏季茶不能销售,也需要花钱去管理和修剪,修剪下来的茶没办法处理,还得花钱把它扔掉。没和芬利合作之前,其实就处于一个很难受的状态,如果说下决心不管理,春茶就没有量;如果去管理,这个投入又收不回来。现在采摘后供芬利加工厂的精加工车间,最后变成合格的产品,出口到欧盟和美国。


复杂的茶产业

茶从微观来看是一个普通的饮料,但从宏观的角度看,茶跟文化交流有关。


1700年左右,中国茶就慢慢开始出口到国外,一直到现在变成全世界消费者习惯的一个产品。大概1840年之前全球的茶都是在中国种的,从1840年之后,几个公司就开始在印度、非洲、南美种茶,之后反而中国的出口茶变得不如后起的国家。全球40%的产量是在中国,出口只有一小部分,这是为什么呢?詹姆斯芬利(贵州)茶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PatrickWatene对记者称,一部分的原因是跟农产品的品质有关。


PatrickWatene对记者表示,为了让产品可追溯,芬利贵州茶厂用到一项智能科技,可以把农户跟消费者连接起来。他向记者演示,用手机扫码小茶包上的二维码,然后显示相关信息,包括这一批茶是哪个地方种植的、由谁去采摘、加工流程等,PatrickWatene称,这不单单是一个营销的工具,对农户来说他们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去管理茶园,对出口溯源也很有帮助。


在系统里,在茶园里的每一个农事活动,包括锄草、修棚、施肥,任何可能的农事活动全部都要进行记录,然后再归档。在茶园,农户会划分区块来监管不同区块的状态,最终形成一个可追溯的数据。这意味着,从农场、原料、进到工厂,最终又到了芬利的精制厂,都有数据可以追溯。


目前,由于发展初期,贵州工厂占芬利的体量并不大。钦博凯也对记者表示,前几年贵州的茶厂肯定不会迅速盈利,“没有那么容易的,未来会有一定的投资回报”。


来源:经济观察报,如有不妥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132?1551528393
知足常乐 15 天前

茶从微观来看是一个普通的饮料,但从宏观的角度看,茶跟文化交流有关。

7b4395ecc4e15a51dcd73ce4b3f...

没有那么容易的,熬下去 未来会有一定的投资回报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