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大益 / 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NO7·金针白莲

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NO7·金针白莲

    发表于 大益
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NO7·金针白莲
  原文标题: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NO7·金针白莲
 爱莲

  喉润浮灵岫,齿香韵无穷”

  “金针显毫光,白莲生清风;

  从“爱莲说”到“金针白莲”

  莲花,又叫荷花、芙蕖、水芝、水芸、水目、泽芝、水华、菡萏、芙蓉、玉环、六月春、中国莲、六月花神、玉芝、凌波仙子、水宫仙子、君子花等。单看名字就知道古人对荷花有多推崇了。

  历代大文豪们和文人墨客,都不吝纸墨借荷抒情,以荷明志。

  南北朝的《西洲曲》写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李商隐写下“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红菡萏”是未开荷花,也就是荷花花苞。
  宋代杨万里更是对荷花情有独钟,写下耳熟能详的名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明朝徐渭写有“镜湖八百里何长,中有荷花分外香;蝴蝶正愁飞不过,鸳鸯拍水自双双。”

  荷花,在诗歌中的出场,总是充满诗情画意的。

  文中经典:《爱莲说》

  茶道君很喜欢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爱莲说》。这篇代表性的文章通过对莲的形象描写,歌颂了莲花坚贞的品格,也表现了作者对高尚情操的追求,对正直人格的仰慕。

  文章言简意赅,文采斐然,兹录如下: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莲花实为百花丛中的贤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是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濯清涟而不妖”代表着纯真自然,不显妖媚;“中通外直”则体现为内心通达,行为正直;“不蔓不枝”,即不攀附权贵;“香远益清”,乃美名远扬;“亭亭净植”,为高洁独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自尊自爱,令人敬佩。

  茶中经典:金针白莲

  大益有一款茶,不仅名字独特,用料讲究,而且香气、韵味、意境都很接近莲花之品格,那就是金针白莲。

  金针白莲(原名“白针金莲”)为勐海茶厂首创,属普洱熟茶之经典。其配方源自云南历史名茶“女儿茶”,采用高级别的茶青,配以大益数十年精湛发酵技术制成。
  因该茶芽头显露,金毫突出,且其芽紧细似针,是为“金针”;色泽栗色泛灰白,透荷香之气,独具“莲韵”,是为“白莲”。故名之为“金针白莲”。
  这款茶,其内质汤色红艳;滋味甘醇、顺滑、细腻;香气绵绵,陈香之中,带有荷香。
  茶道君钟爱莲花,自然也十分爱金针白莲。

  金针白莲的美,是一种洁净的美。干干净净的茶,干干净净的人,如素色的荷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见过世间黑暗,内心依然澄澈;遍历风雨坎坷,也依旧保持初心与善意。
  金针白莲的美,是一种素雅的美。有时如温柔大度的贤淑女子,有时又如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素雅,是淡到极致的美,没有瑰丽的色彩与渲染,却自有气质藏于其间,坦荡、真诚、自然,“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美"(庄子语)。

  有的茶人说,我怎么喝不出荷香?

  其实此茶重意而不重形。东方艺术的美,是朦胧的,空灵的,意境的。这种味外之味的美感,在于若有若无之间所建构的一种韵致。
  正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描述淡淡月色之下,脉脉流水之上的荷叶的美,朦胧之中,美不可言。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素雅、洁净的金针白莲的幽幽陈韵,与那美丽动人的荷花一样,已经超越了具象,超越了滋味;

  茶与荷花,仿佛都有了生命力,变成了富有诗情画意的艺术形象,变成美的化身。

  茶道君不禁想:如果在云白风清、叶翠花红的荷塘边,用素雅的碗碟,素净的茶具,用清澈的泉水,来泡一壶金针白莲,在莲香阵阵中,宁静从容,澄澈心灵,该是人生多大的享受与幸福啊!

  @大益茶道院

  End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