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新茶号 / 无墨记古茶 / 普洱茶口粮茶要怎么选?其实很多人都太没品!

普洱茶口粮茶要怎么选?其实很多人都太没品!

    无墨记古茶
说实话,关于口粮茶的挑选,很多人都差着那么一点品味……

一说起“口粮茶”,很多人的潜意识里都觉得,这不就是些日常喝着解渴的廉价茶嘛……当你头脑冒出“廉价”、“普通”这样的字眼时,其实喝茶这件美事就只剩下“喝”这一个动作了。

timg (14).jpg

口粮茶顾名思义,它就像主食一样是日常离不开的茶叶,但在纯粹的茶人心里,它在品质上可绝对不是只有追求性价比这一个选项。试想,谁家的米面粮油会只挑次的买?所以,口粮茶的挑选,恰恰体现了一个茶人在喝茶这件事情的追求与品位。那么回到问题本身,普洱茶的口粮茶到底要怎么选呢?

一、好喝还要有特色

_U6A9901.JPG

第一原则当然是口感。普洱茶口粮茶中,建议挑选有特色而不中庸的特定山头。有特色可以分为很多种,具体的感受要自己体会,它的茶气和茶性必须有立体感,这种立体感是由口腔的真实感受来告诉你的,从上颚、舌面、两颊、舌底、牙缝到喉头,好的茶总会在某些方面给人带来积极的享受,而那些有特色的茶叶则会在某几个口感维度中有拔尖的表现,这种不中庸的茶叶品饮起来才会带给一个茶人最真实的愉悦感。

二、选择名山名寨附近的“兄弟”山头

选择几千一片班章冰岛当然是种人生理想,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一个月要是喝掉万把块的口粮茶,若不是土豪大款,家里另一位怕是得闹情绪了。有时候天天惦念某个名山名寨的好味道又喝不起,倒不如寻觅几款名山附近的“兄弟”山头。喝不起老班章,你可别忘了它附近就是布朗山和南糯山;喝不起冰岛老寨,周边倒是有无数小寨等你来挑;喝不起昔归,旁边就是娜罕……太多这样的选择题了,你真要比较起来,其实还是能喝出一整个片区的相似味道的,或许你还会发现某些让人惊喜的口感。趁着这些“兄弟”山头的价格还比较稳定,囤一些做口粮茶以后肯定是赚的。

三、茶要精,种类自然也越多越好

微信图片_20181008162800.jpg

口粮茶其实可以多备上几款,这样以避免天天品饮同一款茶导致的厌倦。而且,喝茶从来不应该是件孤独的事,偶尔邀请朋友来喝茶是必不可少的。那么,你挑选的口粮茶它的口感最好是大众都能接受的类型。比如易武、勐库或者布朗山这种山头的茶叶受众面就比较广泛,很明显,易武的甜柔绵长会更受女性茶客欢迎,勐库的茶气醇厚则相对容易被长者所青睐,布朗山的汤质饱满更是老少皆宜。手里有“货”很重要,口粮茶泡给对的人喝,收到别人的盛赞,自己也会很有成就感吧。

最后,要想让自己的“茶生活”看起来更加有品,自己的口粮茶在储藏方面也要下一些血本,比如撬过的茶可以选择放置到紫砂罐这样的容器之中,又能防潮,又能很好的醒茶,还不容易串味……什么,你说太麻烦了?可是口粮茶没点追求,那么请问,喝一杯滋味平平的苦水和喝一杯凉白开,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


0 条评论

相关推荐

浑浊的普洱茶汤是否和品质有关?

    浑浊的普洱茶汤是否和品质有关?

  • 品饮普洱茶的时候,汤色的好坏常常也是茶人们评价一款普洱茶的重要指标。此时,茶汤的亮丽通透程度,极大的影响着人们的品饮心情。那么,浑浊的茶汤是否就是普洱茶品...
  • 无墨记古茶 Zheng
老茶难觅:细数收藏普洱茶的学问

    老茶难觅:细数收藏普洱茶的学问

  • 一个资深的普洱茶人拿到一款茶,品饮之余心里会有个小算盘,想的是这款茶是否拥有不错的收藏价值。“喝老茶,存新茶”,这几乎成为流传在茶人们中间的一个约定俗成的...
  • 无墨记古茶 Zheng
新手和老手的泡茶差距究竟在哪里?看完你就明白!
竹筒茶的魅力: 喝一泡竹甜与茶香

    竹筒茶的魅力: 喝一泡竹甜与茶香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呗~说到竹与茶,人们首先想到的常常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君子气节与隐士般的情怀。苏轼有诗咏竹曰,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他也曾这样写茶,休对...
  • 无墨记古茶 Zheng
竹筒茶的魅力: 喝一泡竹甜与茶香

    竹筒茶的魅力: 喝一泡竹甜与茶香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呗~说到竹与茶,人们首先想到的常常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君子气节与隐士般的情怀。苏轼有诗咏竹曰,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他也曾这样写茶,休对...
  • 无墨记古茶 Zheng
为什么普洱茶偏偏是云南独有的呢?
为什么你的好茶卖不出去?答: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
【名寨好茶】品邦东茶区二当家之娜罕古树
为何每年的广州茶博会这么热闹?

    为何每年的广州茶博会这么热闹?

  • 关于广州广州真的是一个爱茶的城市,每一次来到这里,总以为来看展会的应该都是些事业有成的中年老板,或是茶龄几十年的老茶客。没想到的是,愿意走进展位,坐下来细...
  • 无墨记古茶 Zheng
老黄片告诉你: 你所热爱的一芽两叶, 居然甜不过普洱茶的“粗枝大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