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现状与传承

福鼎是一个地处闽浙边界、具有历史沿革久远、海西东北翼滨海旅游工业城市,拥有众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重要特征和价值的是福鼎人民长期为生活生存而奋斗创制的传统工艺,显得弥足珍贵。尤其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具有自然、科学、优质、且传承久远,又处于革新创制的过程,独具科学艺术魅力。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发端于福鼎太姥山,主要分布在国家风景名胜区太姥山山脉周围的点头、磻溪、白琳、管阳、叠石、贯岭、前岐、佳阳、店下、秦屿和硖门等17个乡镇,各个乡镇的企业、民间的手工作坊,都留存有白茶制作的独特技术。但长期以来人们只看到白茶的优秀,对福鼎白茶制作技艺整个过程的文化性资源认识不足,缺乏形成文化品牌的意识。难怪有学者说,没有文化的茶叶,还不如树叶。没有发现到的文化内涵,并不等于没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有形的物质媒介基础上,挖掘其内在深层的东西,包括它的历史渊源关系,调查其存在的状态,挖掘人们意识形态还未触及到但已根本性存在的现象,确认其重要价值和意义,有利于进一步传承发扬使之得到静态的保护。本文以福鼎白茶制作技艺为论说点,根据上述的观点,作一表述如下:
一、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实际状况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传承与白茶史息息相关,拥有独特的制作方法,也经历了从民间走向都市,从作坊走向工厂,从传说走向科学的路程。关于白茶制作的历史可以上溯于神农尝百草时期,上古时代人们运用的自然晾青的茶叶萎凋工序,这是一种古老的制草药方法。福鼎利用茶叶已四千多年的历史,最初作药用,由于茶树萌发新芽有季节性,为了随时能喝到茶叶,便将采集的幼嫩茶叶晒干收藏起来,这就是茶叶加工的开端。据有关史料说明,在东晋时期,闽东就有产、饮茶的历史。至唐代,陆羽《茶经》记载:“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有学者指出即是福鼎的太姥山,可见唐代就已有“白茶”品种。自宋以来从民间至宫庭,均有白茶的记载。白茶名称也出现在宋代《东溪试茶录》:“茶之名有七,一曰白叶茶,民间大重,……民间以为茶瑞。”据《福建地方志》和现代著名茶专家张天福教授《福建白茶的调查研究》中记载,白茶早先由福鼎创制于清嘉庆初年。当时以“福鼎菜茶”的壮芽为原料,制成银针;约在咸丰六年(1857年),福鼎选育出大白茶茶树良种后,于光绪十二年(1885年)开始以大白茶芽制银针,称白毫银针,白茶制造历史在福鼎掀开第一页。后来又制作白牡丹茶贡眉、寿眉和新工艺白茶,大大丰富了白茶制作技艺的理论与实践。
福鼎白茶传承古老制法,据民间传说和福鼎乡土文献记载有个3派系:

1.福鼎白琳翠郊吴氏,白琳翠郊吴氏系春秋时期吴国夫差的后裔,在清乾隆年间经营白茶而发迹,至今留存清代的规格宏大的吴氏古民居和相关的制茶工具。

2.点头柏柳,在清代(约1857年),福鼎点头柏柳陈焕、张吓钦等人发现“绿雪芽”茶树后,并移植家中繁殖。光绪三年(1875年),有黄岗周开陈也移植、培育了白茶树。目前为止,吴、陈、张、周等第一代传承人因年代久远,难以理出他们的传承脉络,其传承情况有待于进一步调查考究。

3.梅山派,梅山发衍始于梅氏。梅氏始祖可能由浙江省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管辖下的大漈乡迁徙而来,有待查证。但梅伯珍是第一代传承人,第二代是梅伯珍的四个孩子,分别是梅毓芳、梅毓厚、梅毓淮、梅毓银,但家谱没有明显记载他们的制茶经历。第三代为第二代“毓”字辈繁衍,为“相”字辈,人员众多,有的子承父业,在柏柳种植、制作、经营白茶,较有成就的有生于民国十七年的梅相菁等人。第四代人数也是众多,现在主要是梅传彬、梅传勇、梅传浩、梅传志、梅先春等人。

二、福鼎白茶制作技艺濒危调查分析

种植技术是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关联部分,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形成白茶优秀品质的决定性因素。在发现、传承、创制白茶过程中,因历史因素影响,古老移植技术缺乏更加详尽的记载,以至影响对白茶制作的进一步研究。太姥山鸿雪洞“绿雪芽”茶树是福鼎白茶品种的原始“母株”,是研制白茶的重要母本,现在的福鼎白茶所采用的品种福鼎大白、福鼎大毫和菜茶都是由此繁殖而来,福鼎区域目前还尚未发现其它原始“绿雪芽”。因此“绿雪芽”是源头所在,显得举足轻重、弥足珍贵。但这株天然优质的茶种仅存1株,并曾经遭受过砍伐,现在这株是“母株”发芽后才生长起来的。独存一株,且生长于游览区中,其生存环境面临新问题。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传承情况存在缺失或断层现象,福鼎白茶自创制开始,是地方的支柱产业,农村广泛种茶,并会制茶,但主要传承人脉络沿习产生分化,所记载的传承白茶者其后代难以完全掌握先祖遗传。后百多年来,福鼎白茶起起落落,白茶制作技艺传承也断断续续。当时福鼎乡村民间拥有广泛的制茶手工作坊,白茶制作大众化。随社会发展,在新的历史时期,制茶技艺走向科研,集中于工厂、企业,民间传统的古老制茶技艺方法在传承和流失中并存。怎样完全掌握民间古老的制茶技艺,又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将是个全新的问题。时代变更、工业发展、社会进步,白茶拥有的自然生态环境有所变化,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茶叶的发展,对于白茶制作提出挑战。制止有害物质进入茶区,培育无公害生产基地,是面临的新问题,也是技艺传承发展的所要解决的相关问题。

三、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品质特征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第一个特征是其采用独特的茶树良种。太姥山的绿雪芽茶树是福鼎白茶的母株,它生长于山中岩壑幽谷,浸濡于氤氲云雾,汲天地之精华,成一己之独秀,铸就福鼎白茶优秀品质。现福鼎白茶制作原料品种主要采用福鼎大白、福鼎大毫和菜茶,其共同特点是叶色黄绿具光泽,嫩芽精尚肥壮,叶厚而质地柔软,茸毛多而长。福鼎白茶以上述三种良种制作,制品毫显、色白、口感鲜醇,爽快,毫香显露,伴有花香,汤色黄亮,滋味醇厚回甘。其次是它传承悠远的古老工艺,上古先民最早采用制茶法与一般制草药方法相同,运用晒干或自然晾干,把鲜嫩的茶叶保存下来,这其实是现在的“萎凋”技术。福鼎白茶生长的摇篮在太姥山区域,民间口头相传或相关乡土文献记载,尧时,太姥娘娘在太姥山鸿雪洞找到白茶树,采摘焙烘,用白茶以治麻疹。这种“焙烘”的制法,与上古先民制草药一脉相承。明代田艺衡《煮茶小品》对白茶制作工艺有一段精彩的描述:“茶者以火作为次,生晒者为上,亦更近自然,且断烟火气耳……。”可见茶叶以晒干是最为上乘的制作工艺手法之一,且由来已久,它可保留着茶芽天然纯真的风味,体现远古茶艺的风采。还有福鼎白茶现代制作技术向科学、自然、优质发展,白毫银针取肥壮单芽为主要原料,白牡丹取一芽一叶或二叶,贡眉(寿眉)取一芽二、三叶为主要原料。主要程序以自然萎凋和复式萎凋两种形式为主,并进行了拣剔、烘焙等工序,体现了技艺高超的制作技术。如果不能熟练掌握,大大失去实用价值。

四、福鼎白茶制作技艺价值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尤其突出它的科学价值,这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元素。我们从白茶制作的流程可以看出它的科学特征十分鲜明。它的重要价值可从几方面把握:首先,白茶制作技艺沿习上古自然晾青茶叶“萎凋”工序,某种程度上发现并继承了中华医学的传统文化,沿袭了古代白茶文化,并在新时代发扬光大。白茶是人国特有的茶类,自古以来就有许多关于白茶具有清凉解毒、治疗麻疹的记载,如清代名人周亮工《闽小记》载:“白毫银针,产太姥山鸿雪洞,其性寒,功同犀角,是治麻疹之圣药。”因此它是养生保健的重要良方,一直以来深受茶人所喜爱。随着科技的发展,西方医学界研究再次验证了白茶具有解毒、防癌、抗癌的良好辅助作用。白茶是我国传统的外销茶类中,被广泛地认为是最为和谐的饮料、最具保健功效的茶叶之一。这也说明,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所具有的实用价值,为其科学性提供了依据,否则,没有用途的文化遗产就不成为遗产。作为我国传统六大类茶之一的福鼎白茶,最具有独特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成为福鼎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福鼎人民秉承山水灵秀和高超的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培育和造就了独具地方特色和韵味的茶人茶树茶文化、茶园茶业茶之乡,有力地推动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它的文化艺术魅力还在于,白茶制作技艺集悠久历史文化、生态文化、女性文化、时尚文化、健康文化于一体,具有丰富的美学内涵。它符合人们普遍存在的“回归自然、崇尚绿色”的时尚心理,加工法成天然,适合人们的需求。福建白茶特有的清香,并拥有时尚的女性茶艺表演,给人以美的享受。


五、寻求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保护

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在保护和传承中发展,还要依靠保护的软环境建设,更要依靠硬环境的不断补充。近年来,我们加强保护的措施落实。因它是茶文明中最自然的原始的制茶工艺,同时也拥有较强的技术创新,其工艺程序也取决于当地的自然因素和人文因素,具有典型性,加强做好福鼎白茶制作工艺其技术的保密性工作是必要的,有利于维护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独立性。为保护福鼎白茶制作工艺,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确认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重要价值,并在历年的中国白茶文化节中予以展示,福鼎白茶制作技艺于2008年8月由福鼎市人民政府公布列入第一批福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形成重要的文化品牌。同时组织专门人员深入白茶原产地,进一步展开调查,收集原始过程性资料,使之得到较好的静态保护。召开中国白茶高峰会谈,根据专家建议,制订可行性保护方案。对福鼎白茶制作技艺加强研究,加大对制作技艺的研究力度,促进白茶进一步发展,使白茶制作技术革新水平不断提高,以生产出高质量的白茶产品。采取积极措施,引导茶企业和茶农,进一步加强对白茶传统制作技艺的传承与研究。大力建设白茶种植基地,创设优良环境,为白茶制作技艺的研制提供更好的条件。设立档案管理,建立档案管理体系,从技术创新、安全措施和提供场所等方面加强保护。要多渠道提高传承人的文化知识,保护现有的传承人。通过企业策划宣传,建立网页,电视传媒等予以传播。成立茶业协会,加强研究,深入探讨,撰写白茶制作的理论文章,不断健全发展福鼎白茶制作技艺的理论体系。


传承百年千两茶 一代宗师铸传奇 ——追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李华堂


4月27日中午12点30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李华堂于安化小淹仙逝,享年89岁。

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李华堂

1928年出生于湖南省安化县小淹镇;

1951年,进入江南茶场分厂;

1953年,新中国首批千两茶投产,任白沙溪生产组组长,执掌小杠;

1983年,领军恢复千两茶生产,中断了26年的千两茶制作技艺得以传承;

1997年,国家正式恢复千两茶生产,69岁的他再次出山;

2008年,李华堂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名单;

2010年,率儿子、女婿加入肖鸿茶业。


六十多年来,李华堂经历了千两茶两次停产三次恢复的曲折过程,靠着执着和顽强,在这个领域他坚持走到了终点,成为行业的领军人物。他用最传统的方法和拼配技术,以精湛的技艺及大家风范,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华堂风格”。

李华堂在 1953年亲手压制的千两茶现存仅有三支,是世界上现存最早期的千两茶,其中一支被台湾著名茶人曾至贤收纳,另外两支分别在东莞和广州的神秘茶人手中收藏,目前市值高达数百万。

斯人已逝,茶艺犹存。历史不会忘记李华堂为千两茶的传承所作的杰出贡献,愿华堂老人一路走好!

李华堂——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之旅。但是,当一个人的人生之旅足以影响到一个行业的变迁时,人生的力量和价值,就烙上了时代的特殊印记。毫无疑问,李华堂就是这样一位人物。

千两茶属黑茶类紧压茶,是安化黑茶中最主要的品种之一,其工艺发源、传承于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境内,有190多年历史。茶农在百两茶的基础上,独创出千两花卷茶。千两茶为中国主要的边销茶,马背两边各两根进行运输。高约160cm,直径约20cm,净重约古秤1000两,故名千两茶,是世界上体积最大、质量最大的茶叶品种。

千两茶被誉为“世界茶王”,其命运曲折跌宕,数度中断生产又得以恢复。新中国成立至今,千两茶的发展历经了三个重要历史阶段:1953-1957年、1983年以及1997至今。由于千两茶只能采用全手工制作,整整72道工序,加工技能强,难度大,消耗体力,工效低,生产后还需49天日晒夜露的陈化方可出厂,效益难以保证,国家在1958年停止了千两茶的生产,用机器生产的花砖茶取代了千两茶的生产。到了1983年,整整中断了25年后,才再度恢复生产。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李华堂见证并亲身参与了千两茶近60多年的发展。这位唯一一位经历了三个重要历史节点的千两茶制作人,技艺精湛、一生艰辛却生性淡泊宁静,以其执着而坚强的毅力,使安化千两茶的制作得以传承。


(李华堂老人在世时,向后辈们讲述千两茶的传奇故事)


(珍贵老照片述说着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岁月:李华堂指导徒弟做茶)


(老照片:李华堂在自己制作的千两茶上签上名字)


(老照片:李华堂师徒在灌茶)


(老照片:李华堂在指导徒弟做茶)


(老照片:李华堂与儿子李显全(右)、李鹤其(左)合影)


(老照片:年过七旬的李华堂老人依然亲自上阵压制千两茶)


(老照片:李华堂在指导女婿(中)做茶)


(老照片:一根根千两茶凝聚着李华堂老人毕生的心血)


天赋异禀,练就了一身千两茶制作技艺


1928年,李华堂出生于湖南省安化县小淹镇。“华堂”两字,正气凛然,一个颇具时代特色的名字,反映了父辈对子女的殷切期望。

安化是一个人口大县,山多地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这里,李华堂度过了动荡的幼年、少年、青年时代。战争给他们带来的是贫困交加的生活,他很体谅父母,养活全家成了他人生最初的质朴追求。

1951年,二十岁出头的李华堂已长成一米八的个头,身体结实,相貌堂堂,浑身充满朝气的小伙子。一天,邻居问他有没有兴趣去江南茶场工作,可以的话第二天就带他去面试。年轻的李华堂觉得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工作虽辛苦,但收入稳定,决定试试。

江南茶厂总厂设在江南,分厂在小淹白沙溪口(即现在的白沙溪茶厂),茶厂招工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面试者必须挑300多斤重的铅板围着车间走3圈,合格者才录取,否则就被淘汰。当邻居把他推荐给茶厂领导时,看到他身材高大、膀大腰圆,当场就破例免试录取了他。

“千两”茶,即花卷茶,清朝道光年间(1820年前),安化酉州制作第一支花卷茶(即百两茶)。相传,而后的同治年间,晋商与边江刘氏踩茶师合作探索,改百两花卷茶为千两茶。后来在安化,只有边江村的刘姓家族掌握“千两茶”制作技术。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给人们带来了建设国家的空前热情,全国上下各行各业都纷纷毫无保留地把绝技无私贡献给国家,千两茶制作完全打破了“传子(媳)不传女(婿)”的传统习俗,加上黑茶主要供给边疆不允许私人做茶销售,1952年,在上级的指示下,白沙溪茶厂推广“千两茶”技术,以造福社会,刘家后人进厂带徒传艺,无私奉献。使得这一加工技艺为白沙溪工人掌握。

李华堂作为茶厂重点培养对象被安排学习千两茶技艺,当时指导李华堂的师傅中有从边江村出道的刘连保。在授艺的过程中,刘连保发现李华堂非常有天赋,不仅体力过人,而且头脑灵活,悟性高,常常能举一反三。因此他经常为李华堂“开小灶”, 把千两茶制作技艺悉数传授给他。

热爱学习的李华堂还虚心地向其他师傅请教,兼收并蓄、融会贯通,吸收各家技术之长,从而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事实证明,他的天赋和勤奋让他脱颖而出。

1953年,白沙溪茶厂开始千两茶生产,一共组建两个千两茶生产组。生产组对组长的挑选要求严格,组长首先要能执掌小杠。小杠是制作千两茶一项技术要求最高的活,一支茶的工艺好坏,小杠起关键作用。与踩大杠的众人完全不同,小杠类似于开车掌方向盘的人,其他人都只是配合,在组里处于绝对核心位置。

由于执掌小杠的技术难度大,还要求身体条件好,体力充沛,所以掌握运用好的人很少。那批工人中有两个人特别突出,一个是李华堂,另一个叫蓝天宝。当时每天完工后,白沙溪茶厂都要进行质量评比,然后在厂广播。李华堂、蓝天宝制作的千两茶无论做工还是效率都非常出众,几乎每天都能得到茶厂的表扬。李华堂和蓝天宝当之无愧地成了建国后白沙溪千两茶生产组的最元老的两位组长。

当时每组组长都要在制作完成的千两茶上签上名字,以示对产品质量负责。在1953年至1957年间,由白沙溪茶厂出品的千两茶都签有为首制作者的名字。因此1953年签有“华堂”字样的几支千两茶才得以留存至今,成为极品中的极品。

2009年台湾著名茶人曾至贤跨越海峡两岸携带一支李华堂1953年制作的千两茶来大陆寻找李华堂,感人的故事风靡了整个茶界。当时李华堂老人看到自己当年亲笔签名“华堂”字样的千两茶时,百感交集,潸然泪下。对华堂老人而言,那不是一支普通的千两茶,它承载的是李华堂的毕生追求,沉淀的是他们那一代留在千两茶的青春岁月。

千两茶的全部制作工序均由手工完成,加工技能强、难度大、消耗体力、工效低。1958年后,湖南省白沙溪茶厂以机械生产花砖茶取代了千两茶。市场上以花砖茶替代了千两茶,千两茶因此停产。在千两茶停产后,蓝天宝及其他一些千两茶制作人员觉得无技可施离开了茶厂,李华堂被调去做花砖茶。


再度出山,奠定了李华堂“黑茶国宝”地位


1979年,李华堂从白沙溪茶厂退休,大儿子李显全顶替他入茶厂工作。

1983年,惟恐花卷茶加工生产技术失传,湖南省白沙溪茶厂找到李华堂,请他领军带领一批青年职工参与制作千两茶。这次生产,对于已经中断了25年的千两茶制作意义重大。李华堂再度出山,带领白沙溪茶厂职工经历了一次技术练兵。从初夏至深秋,历时四个余月,制作出了300余支千两茶,终使千两茶制作技艺得以传承。

千两茶压制恢复成功后,因其在千两茶制作技艺上的地位,有人想请李华堂去做茶,但白沙溪茶厂不允许,要他回厂里做技术指导,哪怕不工作也要在厂里呆着,否则扣发退休金。白沙溪厂的规定虽然有点“野蛮”,但李华堂特别理解,无论如何,自己是白沙溪培养的,对白沙溪有着特殊情感,他愉快地接受了厂里的规定。

此后千两茶的制作又中断了14年。

1997年,白沙溪茶厂再次恢复千两茶生产。此时白沙溪做花卷茶的总共只有两个组,分别制做千两茶及百两茶。其中千两茶组由李华堂和二儿子李鹤其执小杠,百两茶组由杨爱东、杨为民父子担纲。李鹤其深得父亲真传,在同时代的千两茶制作能手当中出类拔萃,成了白沙溪茶厂制作千两茶的核心骨干。因为千两茶需求量不大的关系,没有进行大规模生产,从1997年到2005年间,白沙溪千两茶制作始终只有李华堂、李鹤其这一个班组,包括女婿在内,李华堂把整个家族都贡献给了千两茶事业。而随着日后市场的推广,白沙溪的生产千两茶的班组逐渐增加直至今日规模。


艰难岁月,锻炼了他坚强的意志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见万种人、干一件事。这是人们对那些在各行各业始终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成功者的由衷赞叹!

千两茶跌宕起伏的命运也让制作它的人一生坎坷,承受着体力和精神上的双重煎熬。能够坚持一辈子从事千两茶制作的人寥寥无几。

千两茶的两次停产给这个行业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人才的流失,更给千两茶技术人员留下难以忘怀的精神抉择。对于李华堂,毫无疑问,在这个领域,没有舞台施展他的技艺、实现他的价值,带给他的痛苦是无法言喻的。

千两茶的制作工序全部采用人工操作,一般每年只有七、八、九三个月能生产,操作工艺繁杂,劳动强度大,技术要求高,为了避免下午气温太高,茶叶品质受影响,他们每天凌晨4点钟就开始上班,赤膊上阵,挥汗如雨工作至少十个小时,很多人承受不了繁重的体力劳动而放弃,更多的年轻人根本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

李华堂经历了千两茶两次停产三次恢复的过程,无论家庭压力多大,始终坚守着千两茶的制作,生活的路虽然艰辛、坎坷、心酸、甚至是痛苦,但他硬是靠他的执着、顽强,在千两茶领域坚持走到了终点。

因为李华堂的坚持,成就了他在千两茶制作技艺上的崇高成就,独尊“黑茶国宝”的美誉;因为李华堂的坚持,千两茶的技艺得以传承。入行六十多年来,一生都从事千两茶制作的李华堂,成为这个行业里唯一领军人物,他用最传统的方法、最精湛的技艺,达到行业的巅峰,让神秘的千两茶散发独特的魅力。

2008年李华堂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两茶制作技艺传承人名单,永存史册。


天地人和,秉承传统制茶之道


对于千两茶品质,李华堂做了大量的探究,坚持传统工艺的同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华堂风格”。

李华堂千两茶的科学性在于,合理的原料等级及山头拼配。茶梗在茶叶产品后期的湿度均衡、松紧调节、氧化发酵、微生物的呼吸交流等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李华堂花卷茶中的茶梗含量、茶梗分布做得非常的合理优秀。

李华堂有他独树一帜的制茶理论,他认为:中国茶人在历史上一直是依据“天时、地利、人和”这样一个平衡人与自然和谐、共融关系的“道”来制茶的,汲取天地之精华方能造就旷世珍品,所以采摘鲜叶的时间,叶片的成熟度都要看天气;茶树的生长要看地理环境和土壤;加工工序则需要人来全手工制作,比如黑茶发酵中的渥堆工艺,渥堆的湿度和温度完全是茶人用手去感知,用自身经验来判断的。在此基础上,采摘合适的鲜叶,用传统的工艺加工而成的黑毛茶及特殊的拼配技术奠定了千两茶特殊的品质:茶松紧拿捏得恰好、汤色呈琥珀色,茶汤明净油润,入口圆润,醇和、茶气十足,显示出李华堂家族的巅峰技艺,大家风范。

李华堂千两茶用极致的品质征服了市场,继 2010 年指定为“亚运会指定接待用茶”后,2011 年的“李华堂”花卷茶又获得了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茶王”奖及唯一指定接待用茶;李华堂千两茶多次获得国际茶叶博览会最高荣誉及“茶王”奖,包括 2011 年首届新疆茶文化博览会、2011 年广州春季国际茶叶博览会、2012 年广州春季国际茶叶博览会等;央视、南方卫视、中国网、《参考消息》、《中国茶商》等众多著名媒体还为李华堂拍摄与制作了专题片和专题报道;2012 年,李华堂千两茶还获得了世界茶叶委员会首席执行官佩雷斯及欧盟茶叶主席芭芭拉的高度评价。2013年被选为第十二届全运会指定接待用茶。

人生伴随着足迹,足迹定格于历史。

一个偶然机缘步入千两茶大门,一份坚持执着成就了一代宗师。追忆李华堂的人生足迹,探寻他博大胸怀、坚韧品质与精湛技艺的源头,借以诠释人生的真谛,再次感受传奇的魅力。

60多年所走过的千两茶制作沧桑历程,李华堂犹如一本厚重的历史书,也许不能算完美,但堪称经典,记载着千两茶的风风雨雨。

60多年千两情,60多年的艰辛路,今日的千两茶雄风重振,走上了发展的坦途,但历史不会忘记李华堂为千两茶的传承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