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业资讯】天弘创始人李朝仲:实践派茶人的苦与甜

“微笑吧,你在哪?这世上有时连生死都是小事。”——李朝仲


从苦中走来

大眼睛,国字脸,与任何人见面都能聊得开怀大笑。若是初与他相见,你会感觉那双深奥的双眸,映照出世态万千,仿佛能把世事看穿。


图为天弘茶业董事长李朝仲


70年代生于云南宣威的李朝仲,属于从苦中走出来的山里汉子。如今大多数人眼里的他,是实践派茶人,天弘董事长,云南省优秀青年企业家。


在童年记忆里,滇东北的大山留给这里人们的潜意识,除了荒凉,还有沉重。那里资源贫乏,气候严酷,四周除了山还是山,这里不管是人还是其他万物,一来到这个世上,就有深深的生存危机感。


像所有的农家子弟一样,李朝仲无法在校园呆得太久,年少就离家打工,早早被生存卷入社会这所大学。也因为此,他日后庆幸自己没有学院派的理论束缚,一切从实践经验得来,实用且准确。在20岁以前,他已尝尽同龄人难以想象的酸甜苦辣,对人性与社会的深刻认识有着无数的阅历与经验。


历经幽暗,却总乐观。


在苦里回甘

90年代中期,刚满20岁的李朝仲,历尽磨难不忘己志,凭着睡在地板上都不忘记要出人头地的坚定意志,与茶结缘,开始了茶叶生意。并在大理古城盘下一间小店,开始了漫漫的创业历程。


天弘大理古城店


那几年,他的第一桶金,用来买了一辆箱式小微型车,到处推销茶叶,这辆面包车后来的里程显示有20多万公里。


几年之后,他们盘下位于大理古城复兴路更大的店,这个店成为天弘茶业品牌的创始地。随着国内外游客对大理的旅游热情,人们对普洱茶的好奇转变为巨大需求,这个店为天弘茶业积累了原始资本。

天弘的天字LOGO


2004年,李朝仲创立了天弘品牌,初意为“顶天立地 弘普之道”。


随着普洱茶第一波行情的疯狂,在2007年初,他的银行账户上最高时有数千万元的现金。这些钱,随后又被收制成数百吨普洱茶。


天弘经典产品“百年老班章”


他当时盘算着——我一定要在2008年资产过亿!然而,市场永远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符合理想。


风烟过后,一片狼籍。非理性繁荣没能持续,普洱茶市场因过度炒作,原料价格虚高,在2007年后的几年一落千丈。2008年时的他几乎破产!他不得不东拼西凑卖掉别墅,以延续产品的开发,从头再来。这一年,很多茶商都一样:惨!


茶如人生,甘苦与共。百转千回,方知其味。


坚守实践派

神农尝百草,方解药中味。经历风雨更显神奇,从普洱茶第一波行情的受伤,到如今8年过去。


昆明天弘公司总部位于康乐茶文化城


天弘茶业也迅速成长,目前国内已拥有过百家渠道商,这一切都源于对品质的痴迷执着——“我们更相信体验!”在很多人看来,普洱茶很复杂,衡量它的标准太多:年份、山头、品牌、树龄、仓储……李朝仲看来,普洱茶很简单“好喝才是王道!”


天弘高端产品之“和天下”(曼松)


因此,天弘茶业的每一款茶,都代表了一种口感类型。想喝什么好茶,大家也可以勐海找他。如果有一天,你在勐海遇到一个国字脸的帅哥,深夜了还一直在试茶、试茶,嘴巴喝得乌黑了还在试茶,他有可能就是李朝仲。

天弘茶厂位于核心原产地勐海曼列,面积万余平米


天弘茶业的每一款生茶都精心选料,具有独特的产区山头风格特征。每一款熟茶,都是李朝仲亲自蹲守指挥渥堆发酵,测水分,测温度,再到每一款熟茶的原料配比。“熟茶,底子好是基础,发酵工艺和用水是关键,这些都需要多年实践经验的用心积累。”


天弘熟茶之“论道”饼面


李朝仲说,天弘的熟茶原料,60%以上都用乔木及古树料,“可能很多人不相信,然而我们事实就是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几年消费者的品鉴能力有了很大提高,即使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天弘熟茶依然畅销。


在原产地,人们都叫他,天总。且专门开了一档栏目叫“天总说茶”,大家玩笑:天!总说茶!其实,他还可以说很多,只要你赖着他,就会听到他许许多多温暖的故事。

来源:普洱商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新茶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