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初心不改:茶人何宝强与他的班章大白菜

       

       “工匠也好,大师也罢,我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茶匠,做茶的茶匠。”

  从外贸公司茶叶审评员到普洱班章制茶大师,从无人问津到一饼难求,他是怎么做到的?

  班章

  “红酒论酒庄,普洱讲山头”。班章既是地名也是茶名。

  茶叶圈子提到云南,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勐海,这个地处我国西南边陲的小镇,每年都有数不尽的茶人慕名而去,一待就是几十天。

  勐海的产量在云南各产区来讲其实并排不上前列,但是却有如此的江湖地位,这得益于勐海出产的普洱茶优越的品质,而这其中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寨子,就是“班章”。茶叶江湖有云:“班章为王,易武为后”,班章茶以霸气闻名于世,受到无数普洱茶发烧友的热捧,自有它的道理。

  班章的平均海拔在1700米左右,属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降水充沛,土地肥沃,是茶树生长的天然乐园。

  如今的班章茶在普洱茶界被认为具有“茶王”地位,但是三十年前的班章可不是如此,班章茶曾因其条型粗壮,滋味浓厚显苦过于霸道,茶厂一般不愿意收购,班章村的当地村民常常需要托关系才能将茶送进茶厂。

  也就是在那时,不被世人看好的班章,在他的眼里却成了他一直要找的地方。

  扎根

  “这里特别适合植物的生长,也是我要找的地方”。

  “我就在这里了,我不走了!”

  攸乐、易武、倚傍、革登、莽枝、蛮专(蛮砖)这是开发得最早的普洱茶山,也是最早成名的茶山。而坐落于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上的小山村---班章,却无人问津,直到他的出现。

  最初在广东省外贸公司做茶叶审评员的何宝强,负责的是原料采购环节。1984年,21岁的他被派往福建安溪,拜当地一林姓制茶人为师,从此便开启了他的制茶人生。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林师傅最开始并不教何宝强如何做茶,而是要求他熟悉当地的气候水土、历史典故、人文习俗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何宝强逐渐明白一款茶从生长到生产,不光代表了日月,也是一个茶人对节令气候的理解掌握。

  于是,为了寻求更自然纯粹的茶叶,他跟随林师傅来到了云南,也就是在这里,遇见了勐海,遇见了班章。

  何宝强第一次去到布朗山,就被深深地吸引。古茶树、海拔高、泥层堆积厚、有机的红酸土和黑土,简直是植物生长的天堂。一直在寻求的天然生态林就在脚下,他义无反顾的背井离乡,扎根在班章。他对当地的茶农说:“我就在这里了,我不走了。”

  坚守

  自然种植,手工制茶,保证每一片成品茶都是有生命的茶。

  昆虫也爱喝甜茶。班章的茶叶由于生态好,自然环境优越,茶叶的内含物质非常丰富,也吸引到了很多虫害前来光顾。为了保护这一片自然的生态林,何宝强选择喷洒辣椒面取代农药,将对生态的影响降到最低。

  班章村最开始炒茶用的可能是刚煮完猪食后洗干净的锅,于是何宝强特地在玉溪订制了杀青专用锅,选用柴火灶台。用最传统的制茶工艺,坚持手工制茶,即使已经有了机械化生产。

  “传统的手工茶一天可能需要六七十个人才能生产出一吨,而同样的时间用机械生产,四个人就可以做出两吨茶。”

  何宝强的手是一双充满老茧的手,特别是拇指的接触面更是一层厚厚的茧。杀青铁锅的温度高达200度以上,常年手工炒茶下来,不仅手型变了,连嗓音也被柴火熏成了迷人的“烟嗓”,略带沙哑的声音,诉说的是他对于初心的坚守。

  何宝强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爱自己的家园和每一寸土地,每一山每一水每一棵草,都要保护起来,爱护它然后再做一个有追求的做茶人。”

  机遇

  天然换有机,品质作保障。

  九十年代末至二零零四年,何宝强及其家族租用勐海茶厂车间,通过来料加工的方式,采用班章毛茶制出班章大白菜系列产品,随着时间的沉淀,这一系列产品陈化后滋味越发的渐入佳境,茶香不怕巷子深,渐渐的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同和追捧。

  厚积而薄发,何宝强三十多年在勐海的深耕,让他积累了无可比拟的资源。随着市场化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今大福营销中心在广州应运而生。从第二代班章大白菜到引领高端普洱茶发展,何宝强顺势而为,怀抱匠人之心,做诚意之品牌,机遇固然重要,但命运也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

  使命

  中国人是讲究传承的,薪火相继,精髓相传。

  林师傅带领何宝强了解生态对于制茶的重要性,他自然也将秉承这一理念。他教诲班章的第二代茶人们要爱护家园,爱护自己的每一寸水土,要保护林子。何宝强常常说到他会用他的生命去捍卫这片水土,只有环境越来越好,茶才会越来越好。

  奇妙契合 为茶而生,2020年5月21日,是首个国际茶日,也是茶人何宝强的生日,他在这一天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大事。何宝强在勐海今大福新茶厂里举办了庄重的收徒仪式,五位弟子均为勐海当地的茶农,大弟子阿卡已经跟在他身边学习了12年了,其中还有两位是班章的“茶二代”,他们的父辈与何宝强已熟知二十余年,与他一起打造了第一代班章大白菜。如今,他们的儿女也将与何宝强一起,传承好第二代班章大白菜,并发扬光大。

  跟在他身边五年多的五徒弟四妹说:“第一次见师父感觉他比较严肃,后来慢慢接触,教我们做茶以后,感受到了他对茶的执着,对制茶的严苛。师父教我们从种茶开始,采茶,到炒茶,到精制等等每一个环节都亲力亲为,力求做到完美。”

  四十年前,何宝强看到的是一片自然生态茶园,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茶人匠心。何宝强一直强调让世界喝到地道普洱茶,坚持传统手工制茶,用生命去守护另一方生命,只为将最地道纯粹的普洱茶呈现给大众。今天,市场有了新的变革与挑战,何宝强与他的大白菜也迎来了另一个机遇与发展。

  何宝强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让地道的普洱茶重新走向大众的视野,不止是产品,还有他的初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新茶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