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缸中茶香正浓—云端蜜芽

作为七八十年代的记忆的“搪瓷缸”,最近一次引爆网络,始于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办公室中的一只白色搪瓷茶缸。工作和生活中的任正非不太喜欢喝咖啡,即使在华为A1的茶水间里,有着意大利进口的现磨咖啡,也很少见到任总去那里喝咖啡,他更多地喜欢喝茶,主要以红茶和普洱茶为主,想必这样一大缸茶,喝起来一定很畅快。任正非曾透露,这只搪瓷茶缸是母亲留给他的,提起母亲,任正非有太多回忆和遗憾,所以一只看似普通的搪瓷缸,恰恰饱含着任正非“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情思。

其实对于搪瓷缸,每一代人都有着不同的记忆,从我记事起,爷爷的手边就一直有一只搪瓷缸,茶缸白底、红花、无盖,搪瓷缸表面还印着两个对称的“喜”字。那个年代颜色较少,红、白是最常见的颜色。小时候,爷爷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烧一壶水,再抓一把不知名的茶叶放进搪瓷缸里倒入热腾腾的水便开始了一天恬淡的饮茶时光。有时候我不肯跟着爷爷享受这无聊的品茶时光,一溜烟去和小伙伴们玩了,从外边疯跑回来时,那只属于爷爷的搪瓷茶缸永远会留着温凉的茶水,我咕嘟咕嘟将半缸茶差一饮而尽,然后打一个带着茶香的满足的水嗝。

图片来源花瓣网

长大后,身边很少有这种搪瓷茶缸出现,陪伴爷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这一次带着自己喜欢的云端蜜芽普洱茶去看望爷爷,想让爷爷也尝尝云南普洱无量山系的大叶种古树茶。回到家,爷爷对于我这件礼物十分喜欢,想要马上尝尝这云端蜜芽的滋味,我本想找一套像样的茶具,可是爷爷又拿出了熟悉的搪瓷茶缸。随着岁月的流逝,搪瓷缸内壁有了的茶垢,虽然爷爷每隔一段时间就将茶缸洗刷一次,但是内壁依然留下了斑驳的茶斑,或许那才是老物件该有的样貌。最后还是顺从了爷爷的意思,用上了这只老物件。

爷爷将热腾特的水倒入了搪瓷缸中,没一会儿,一股浓郁的蜜香就弥漫了整个屋子,爷爷拿出两个白碗,一人一碗,我调笑道:“这也太不讲究了,哪有用缸子泡古树茶的,还用大白碗喝茶的。”爷爷回道:“喝茶喝茶,茶最重要,这样喝更香。”一句话把我逗笑了,这句话至今都铭记在我的脑海中。

图片描述  

我记得自从喜欢爱上喝茶后,常被茶友们说:“你啊,不懂茶,你这喝茶的方式不对”,类似这样的话听过不少。时至今日,茶圈不知何时也出现了鄙视链,各种喝茶之人都有自己拥趸的茶类,只喝古茶树的鄙视喝小产区的,喝小产区的又鄙视喝搭配茶的,习惯喝搭配茶的又鄙视古树茶单调。甚至是在泡茶用具上,使用紫砂壶泡茶的,嫌弃银壶的俗气;使用银壶泡茶的,嫌弃盖碗不够档次;用盖碗泡茶的,嫌弃玻璃壶太不讲究;至于爷爷这种搪瓷缸大白碗喝茶的更是会被嫌弃外行了。

“这茶着香气就不错,喝着还有一股蜜香回甘。”爷爷一句话把我拉回现实,他老人家早已经半碗茶下肚了,我也紧着喝了一口,今日的茶确实格外蜜香,这股蜜香是我之前自己从未感受到的。临走之前,我还交代爷爷,这云端蜜芽也可以冷泡,夏天要是热了正好泡点,爷爷惊讶道:“这茶还可以冷水泡啊,这能泡开吗?”我笑道:“等我走了,你和你的老朋友一起泡着试试啊。”后来爷爷还还给我电话说,尝试了一次冷泡,大家都夸很好喝。

后来,我不止一次在烟火气浓厚的城市角落,看到大爷们自在开心的用碗喝茶,喝茶之于他们,真正的变成了一种享受,滋润心灵。正如云端蜜芽“好好喝茶”的深意,喝茶不在形式和器具,而是需要用心去品,去感受,好好喝茶作为一种生活态度,只要喝茶人拥有,就会感受到茶中的蜜香。

图片描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新茶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