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晚明文人与茶:与唐宋有可比性吗?

晚明文人与茶:与唐宋有可比性吗?

    发表于 悦读茶书会
晚明文人与茶:与唐宋有可比性吗?

 

旷达斋 录 原创作者:刘军根

 

 

 

唐陆羽之《茶经》,乃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上一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经历宋元的发展,至明朝,茶文化达到鼎兴。尤其晚明文人,在饮茶中,从内容到形式,都把茶演化成了一种有意识的雅致的艺术形式,折射出晚明文人的内在人格气质

 

 

我一直以为,历经多年发展后,也只有到了明朝,尤其是晚明,茶才真正找到了一个适合自身发展的历史契合点,茶文化才足以凸显自己的风韵魅力与独特美质。

 

茶,有时是一杯饮料,它把文人带回了世俗;有时又是一种风尚,装饰了文人的雅致。茶,亦雅亦俗,雅俗相间,人茶相融,便相得益彰。茶已向世人敞开,它给闻得到香的人以香,给听得到雨的人以雨,给看得见心的人以心。

 

 

茶的气质使晚明文人才盛却不张扬,失意却不失落,它和文人一起迎来晨光,一起送走夕阳,它滋润着文人简单而又平凡的日子,构筑晚明文人那一片世俗的天堂。

 

茶香怡养文人,文人更注情香茶。茶,于是便成了一种最有效的载体,将晚明文人的气质、雅趣、风神传承千载,成就一代风流,千年文化。

 

真可谓“远山钟声幽,意在身外;明月茶香飘,韵在心里”。

 

 

晚明文人一向以闲适著称,这到恰好应和了茶的特性。反过来,从晚明文人的茶事目的观之,也确实体现了晚明文人的闲适特点。一般说来,晚明文人的茶事活动主要有以下几点:

 

1、以茶交友

 

晚明张岱曾云: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由此看来,晚明文人的交友并非盲目的,而是有其择友标准的。在张岱的《闵老子茶》中有这么一则记录:

   

周墨农向余道闵汶水茶不置口。戊寅九月至留都,抵岸,即访闵汶水于桃叶渡。日晡,汶水他出,迟其归,乃婆娑一老。

 

方叙话,遽起曰:杖忘某所。又去。余曰:今日岂可空去?迟之又久,汶水返,更定矣。睨余曰:客尚在耶!客在奚为者?余曰:慕汶老久,今日不畅饮汶老茶,决不去。

 

汶水喜,自起当炉。茶旋煮,速如风雨。导至一室,明窗净儿,荆溪壶、成宣窑磁瓯十余种,皆精绝。灯下视茶色,与磁瓯无别,而香气逼人,余叫绝。

 

余问汶水曰:此茶何产?汶水曰:阆苑茶也。余再啜之,曰:莫绐余!是阆苑制法,而味不似。汶水匿笑曰:客知是何产?余再啜之,曰:何其似罗岕甚也?汶水吐舌曰:奇,奇!

 

余问:水何水?曰:惠泉。余又曰:莫绐余!惠泉走千里,水劳而圭角不动,何也?汶水曰:不复敢隐。其取惠水,必淘井,静夜候新泉至,旋汲之。山石磊磊藉瓮底,舟非风则勿行,放水之生磊。即寻常惠水犹逊一头地,况他水耶!又吐舌曰:奇,奇!

 

言未毕,汶水去。少顷,持一壶满斟余曰:客啜此。余曰:香扑烈,味甚浑厚,此春茶耶?向瀹者的偶是秋采。汶水大笑曰: 予年七十,精赏鉴者,无客比。遂定交。

 

为何最终两人会遂定交,无非是两人都有,有深情真气罢了。而其中有意味的是,他们的一往深情却都是钟情与茶,茶也就成了他们友情建立的媒介与真情涌动的见证。

 

 

2、以茶增雅

 

陈继儒说过:品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七八不是名施茶。在晚明文人眼里,茶代表的是一种清雅生活的基调,只有在精致的茶事过程中,他们才能“得神得趣得味,才能达到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唯美境界。由此陈继儒在《岩幽栖事》里更进一步说明:香令人幽,酒令人远,石令人隽,琴令人寂,茶令人爽,竹令人冷,月令人孤,棋令人闲,杖令人轻,水令人空,雪令人旷,剑令人悲,蒲团令人枯,美人令人怜,僧人令人淡,花令人韵,金石令人古

 

 

茶、酒、琴、棋、竹、月、水、雪、花......举凡日常生活的一切,都被赋与了清雅的意味。尽管是一种简朴的布置,但在人们心目中的含义却早已不是那么简单,它已经成为一种意境,一种文化。有时候,是一种享受,让你心情更加舒畅,交流更为流利;有时候是一种思考,在遐想中回到自我,返回人的纯真本质,在茶水与心情共鸣的瞬间抬起双眼,让清新的空气吹过,你会真实感受到茶的永久魅力。

 

 

徐渭也曾在《煎茶七类》中说:

 

茶宜精舍,宜云林,宜瓷瓶,宜竹灶,宜幽人雅士,宜衲子仙朋,宜永昼清谈,宜寒宵兀坐,宜松月下,宜花鸟间,宜清流白石,宜绿薛苍苔,宜素手汲泉,宜红妆扫雪,宜船头吹火,宜竹里飘烟

 

如此搭配布置,也只有晚明文人有此种情趣和雅致。茶增添了晚明文人生活的雅致与闲适,让他们拥有一种从容的心境去调节生命中的种种失意。

 

 

3以茶见性

 

饮茶只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个细小的片段而已。然而,往往又是这些细节最能体现出中国文人的真性情和中国文化的精髓。

 

 

古人有云:热肠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酒类侠,茶类隐。酒因道广,茶亦德素在《泉品》中,张岱就有过这样的描述:

 

万历甲戌,季冬朔日盛时,泰仲交踏雪过余尚白斋中,偶有佳茗,遂取雪煎饮,又汲凤皇瓦官二泉饮之。仲交喜甚,因历举城内外泉之可烹者。余怂恿之曰:何不纪而传之?

 

仲交遂取鸡鸣山泉、国学泉、城隍庙泉、府学玉兔泉、凤皇泉、骁骑卫仓泉、冶城忠孝泉、祈泽寺龙泉、摄山白乳泉、品外泉、珍珠泉、牛首山龙王泉、虎跑泉、太初泉、雨花台甘露泉、高座寺茶泉、净明寺玉华泉、崇化寺梅花水、方山八卦泉、静海寺狮子泉、上庄宫氏泉、德恩寺义井、方山葛仙翁丹井、衡阳寺龙女泉,共二十四处,皆序而赞之,名曰金陵泉品

 

余近日又访出谢公墩铁库井、铁塔寺仓百丈泉、铁作坊金沙井、武学井、石头城下水、清凉寺对山莲花井、凤台门外焦婆井、留守左卫仓井、即鹿苑寺井也,皆携茗一一试过,惜不得仲交赞之耳。

 

 

,因泉而在寒冷的雪天取雪煎饮纪而传之,甚至携茗一一试过。如此性情,舍晚明文人而又其谁?此种深情领略,与其说是在品茶,还不如说是在解人。晚明文人就是以其天真、执着、可爱之真性情,折服了一代又一代的后来人。

 

这就是晚明文人的茶韵,普通的生活,不普通的意境:平凡中显示出脱俗,淡雅中不乏激情,它让我们更加清醒,也让我们更加从容。对于我们而言,这种意境,就是陶醉,就是最美。

 

这种风情,与唐宋相比,您觉得如何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小编:暖阳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