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饮茶摩洛哥

饮茶摩洛哥

    发表于 普洱杂志
饮茶摩洛哥

 

在摩洛哥,茶为国饮,一点也不夸张,集市上和大街小巷里随处可见摩洛哥人托着茶盘茶壶串门子,从早到晚都会见到有人在喝茶,销量远胜咖啡和碳酸饮料。如中国一样,见面约会,不管新朋老友,总是先喝几杯茶再说事。或贫或富,或俗或雅,饭后总是一杯茶。体面人家一定备有精致茶具,宾客至,让座伺茶,蔚然成风。宴会后的伺茶更是彬彬有礼,糖和薄荷叶当着客人面放入银茶壶,浸泡些许时间,第一杯先由冲泡者品试,确认茶、糖和薄荷搭配是否得当,随后将茶逐一斟入透明玻璃茶杯。个别酒店还会来个小表演,像四川人一样,茶壶高高举起,茶水飞流直下。

 

摩洛哥流行薄荷绿茶。水烧开但避滚沸,入茶,煎毕倒入茶杯,加几片薄荷,一两块糖,再溶泡些许时间。摩洛哥人喜欢用透明玻璃杯,同我们中国人一样,他们不光通过滋味和香气,还察颜观色,通过汤色来判断茶叶新旧。他们认为,茶汤碧绿清亮,说明茶新味爽。

 

摩洛哥人喜欢煮茶,不管在华丽的王宫或在荒漠大地,非煮勿饮,折射出中国早期饮茶方式。摩洛哥茶壶形制以中国明代茶壶风格为主线,略显西班牙和葡萄牙工艺特点,有浓郁的阿拉伯文化色彩,看不出有英国高沿短嘴茶壶的影响。

 

在异域,不生长茶树却最有中国茶叶文化感觉的地方是摩洛哥。我一直纳闷:是谁?是什么力量点燃了烹煎这壶好茶的熊熊大火?

 

我首先想到葡萄牙人,尽管我不相信会存在这种文化渊源。1498年,让·伽马打通了亚洲航线。14世纪时,葡萄牙人改进了阿拉伯人的三角帆索具,能够更直接逆风航行,减掉100至200名划手及其口粮和装备,增加了载货容积,货载量达到七、八百吨。

 

照片呈现给我们的是一幅融入中国茶叶的文化活动气场(1910年摄于摩洛哥)

 

16世纪上半叶,葡萄牙商人到达澳门,开始向西方贩运丝绸、瓷器和茶叶。葡萄牙城堡、据点和商站遍布东非、南非和西非海岸线。为与东方贸易配套,葡萄牙在摩洛哥的马萨(MASSA)、萨菲(SAFI)和杰迪代(EL JADIDA)三地设有商贸中心。战略要地直布罗陀海峡附近的丹吉尔却只有城堡等军事设施。我沿葡萄牙南海岸线从阿亚蒙特到萨格里拉走了一圈,在拉古什找到了伽马的雕像、奴隶拍卖市场和几个形制经非洲海岸线一路延伸到亚洲的城堡。

 

天热口渴,向路边水吧要杯茶水,店家告只有咖啡、啤酒和冷饮。真不可思议,最早向非洲和欧洲试销茶叶的葡萄牙人并不热衷喝茶。1910年,葡萄牙进口茶叶299吨。在上世纪整整一百年时间里,葡萄牙每年茶叶进口消费量在200吨上下波动,人均年消费量只有几十克。时至今日,人均也没超过80克。自己不喝,如何感染别人喝?市场需求从哪里来?葡萄牙人接触和经营茶叶后一百多年时间里,红茶还没有问世。一般来说,在这段时间里发展出来的市场,今天会成为较为稳定的绿茶市场。葡萄牙国小人稀,殖民方式是设点连线搞贸易,弄个城堡要塞把自己同当地人隔离开来。这种殖民生活方式,别说自己不喝茶,即便喝,传播也有限。在葡萄牙殖民贸易辐射区域里,茶叶销售除摩洛哥一枝独秀外,其他地方业绩平平,说明葡萄牙在红茶问世前错失了近一个半世纪的绿茶市场扩展机会。

 

现时流行的说法是英国人给摩洛哥带来了茶叶。在专业茶人和史学家眼里,这只是一些褒奖英国人嗜茶和不遗余力推销茶叶的词语。大凡英国人自己开发和建立的茶叶市场,只红不绿,而摩洛哥不管各列强如何折腾,却只绿不红。1662年,刚走出西班牙阴影又受到荷兰和土耳其威胁的葡萄牙极力巴结海上新霸英国,将摩洛哥位于直布罗陀战略要地的丹吉尔、印度孟买和一箱红茶列入凯瑟琳公主与英王查理二世的嫁妆清单。葡萄牙送军事基地不送生意,所有的贸易中心,葡萄牙自己保留下来了,其中的杰迪代,一直坚守到1769年。喝红茶的英国人来了,摩洛哥军队奋战二十多年,终于将英国军队从丹吉尔赶走,避免了摩洛哥沦陷为红茶区的命运。

 

一些老照片,记录了摩洛哥人沿街叫卖茶水。背水的器物,有牛皮囊、陶罐,据说还有瓷罐玻璃罐。(1891年摄)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英美几乎垄断了中国茶叶贸易。上海1843年开埠,至1851年间,共有19家洋行从事茶叶贸易,其中英资洋行15家,美资洋行4家。19世纪下半叶,上海成为绿茶出口主要口岸,英国每年订购四千吨左右绿茶发往摩洛哥。英国人想明白了,既然改变不了摩洛哥的颜色,只好顺水推舟,卖绿茶赚钱。1904年英法签订协议,法国承诺不干涉英国在埃及的行动,英国则承认摩洛哥纳入法国势力范围。英国让位后,绿茶订购量逐年减少。当年数量下了一半,只剩2,106吨。1911年又降到1,100吨。以后年份多则几百吨,少则一、二十吨。

 

拿南非举个例。葡萄牙早就在好望角设置要塞商站,生意已经做了一百多年。1652年海上新霸荷兰无视葡萄牙沿海城堡的存在,开始入侵南非。中国人在此前后发明了红茶生产工艺,世界上首次出现红茶。在对待茶叶的态度上,荷兰人不像英国人那样痴情,却也不像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那样冷漠。荷裔布尔人自己多少喝点茶并影响当地土著。19世纪初英国开始入侵南非,一百多年后赢得“英布战争”,于拍摄上面那张照片的1910年成立南非联邦。英国人身体力行,自己喝,又驱动坚船利炮推销,成功营建了大片非洲红茶市场。解析南非茶叶市场,有助对比,了解葡萄牙在东非和南非并未建立稳定的绿茶消费市场。葡萄牙人首建亚洲贸易渠道,在摩洛哥设有类似澳门一样的要塞商站,为摩洛哥茶叶文化发展提供了物质条件,但绝不是点燃这把火的那只手。摩洛哥与众不同,一定另有成因。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