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名人史记 | 千古一人苏东坡到底有多爱茶?

名人史记 | 千古一人苏东坡到底有多爱茶?

    发表于 凤凰茶讯
名人史记 | 千古一人苏东坡到底有多爱茶?

仙山灵草湿行云,洗温香肌粉末匀。

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

要知冰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苏轼《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

“从来佳茗似佳人”。自东坡这句诗一出,古今所有关于茶的比喻,都立刻相形见绌,黯淡无光。这一诗句被誉为是“古往今来咏茶第一名句”。

东坡在做翰林学士时,曾得到太皇太后赏赐的名茶“密云龙”, 这茶为福建特产,仅供皇帝和皇太后专用。他将这种名茶珍藏起来,唯有最得意的门生来到家中,才舍得拿出来要让门生亲眼看他拆封,一同共享。东坡说喝了这茶之后顿觉两腋生风浑身凉爽,仿佛进入仙境。

东坡作《行香子》词专咏此事: 

绮席才终,欢意犹浓。

酒阑时,高兴无穷。

共夸君赐,初拆臣封。

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

斗赢一水,功敌千钟。

觉凉生,两腋清风。

暂留红袖,少却纱笼。

放笙歌散、庭馆静、略从容。 

关于这一点,晁补之的侄子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十九曾有记载:“……时黄、秦、晁、张皆子瞻门下士,号“四学士”,子瞻待之厚,每来必命侍妾朝云取“密云龙”,家人以此知之。一日,又命取“密云龙”,家人谓是“四学士”,窥之,乃明略来谢也。” 

 

廖明略初次登门,便享有黄庭坚、秦观、张耒、晁补之这“苏门四学士”的待遇,连苏轼的家人都感到吃惊。依照“佳茗似佳人”的理论,茶为极品,人亦极品,茶艺更是极品,这样方能穷尽其中妙趣。由此可见,朝云茶艺之精。除了“四学士”和廖明略,米芾也是苏轼的座上常客。元祐四年(1089),苏轼出任杭州太守,途经扬州时,曾召米芾前来相见。苏轼再次拿出“密云龙”,与他共享。 

苏轼视茶为仙境妙地而沉醉于斯,茶充实了东坡的精神生活,寄身心于斯。

他睡前睡起要喝茶:“沐罢巾冠快晚凉,睡馀齿颊带茶香。舣舟北岸何时渡,晞发东轩未肯忙。康济此身殊有道,医治外物本无方。风流二老长还往,顾我归期尚渺茫。”《留别金山宝觉圆通二长老》。

写作之时要喝茶,《赠包安静先生茶二首》:“皓白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

 晚间工作要喝茶:“簿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乞取摩尼照浊水,共看落月金盆倾。”出自《次韵僧潜见赠》)。

苏东坡一生坎坷历尽艰辛,大气豁达,坚持以茶会友。 

如果说人生是一杯茶,看东坡流离颠沛坎坷磨砺的人生,他不执著也不固执,不拘泥也不计较,一切苦难并没有使东坡变得萎靡狭隘,而是越来越澄明豁达。

传承千年, 现代凤凰茶业密云龙,在技艺上传承宋朝贡茶"密云龙"的精湛工艺,推出更高端的武夷岩茶密云龙——其外形条索紧结,色泽绿褐鲜润,冲泡后汤色橙黄明亮,叶片红绿相间,馥郁有兰花香,香高而持久,“岩韵”明显,小壶小杯细品慢饮之,方能真正品尝到传说中武夷茶王,岩茶之颠的韵味。

东坡与茶的趣闻:

熙宁四年(1071年),苏轼任杭州通判。一日他到一寺,方丈不知底细,把他当作一般的客人来招待,简慢说道:“坐。”叫小和尚:“茶。”小和尚端上一碗很一般的茶。方丈和这位来客稍寒暄后,感到这人谈吐不凡,非等闲之辈,便改口道:“请坐。”叫小和尚:“上茶。”小和尚赶忙重新泡上一碗茶。

最后,方丈终于明白来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苏轼,赶紧起座恭请道:“请上座。”转身高叫小和尚:“上好茶”。临别时,方丈捧上文房四宝向苏轼乞字留念。

苏轼爽快地答应了,提笔信手写了一副对联。

上联为:“坐请坐请上座。”

下联为:“茶上茶上好茶。方丈尴尬羞愧。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