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茶叶世界观 | 两面“茶叶江山”构成一个中国人

茶叶世界观 | 两面“茶叶江山”构成一个中国人

    发表于 茶业复兴
茶叶世界观 | 两面“茶叶江山”构成一个中国人

 

2018年10月16日,弘益大学堂与昆明璞玉书店共同举办《茶叶江山》签售茶会,此次茶会的主题为“秋日识茶——周重林和李乐骏的《茶叶江山》”。

本次茶会由弘益大学堂策划执行,茶会中邀请了《茶叶江山》的两位作者弘益大学堂校长李乐骏先生和茶业复兴创始人周重林先生做演讲分享,并且邀请了弘益大学堂提供茶道美学展演,让参会的各界爱茶人士于茶、花、香的视觉盛宴中感受中国茶的悠久历史和文化魅力。

    活动流程及现场    

▼以下内容为弘益茶道美学编辑部实录

▲签到台

 

签到完毕后,弘益大学堂主持人穆星洁老师宣读此次签售茶会的主题,邀请嘉宾上台就坐,宣布茶会正式开始,随后是弘益大学堂精心准备的茶道美学展演。

 

▲茶道美学展演

 

音乐里是雀跃的鸟鸣,潺潺的流水,目光中是那焚香的女子,缥缈如射姑仙子,冥思小憩,绝尘辽远;然后是持篮插花的少女,人面与花相映红,翩若惊鸿于花间穿梭;曼妙的茶师轻轻投茶、注水,婉若游龙。茶香悠然,香意祥和,花影婆娑,将尘世的喧嚣冲泡成手中的一碗茶,人人沉浸于这如梦如幻的展演中。

 

▲器物展示席

 

    弘益大学堂校长李乐骏先生讲座    

弘益大学堂校长

云南弘益职业培训学校校长

华茶青年会主席

人社部茶艺师国家职业标准审定专家

云南省茶叶流通协会副会长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

云南省青联委员

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读书分享会,看到那么多读者,甚至有坐飞机赶来的读者,我非常的感动,谢谢大家。这是我和我的好朋友周重林先生共同创作的一本书,名字叫作《茶叶江山》。今天时间可能非常有限,我就想跟大家谈一谈,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我们为什么要用“茶叶江山”来命名这本茶的书籍。

 

优人神鼓

 

我想这其中谈到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我们人一生要面对两个“江山”,这两个江山成就了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思维,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

 

1988年,台湾一位著名的舞蹈家,也是一个剧作家,刘若瑀女士,她创立了一个舞剧团,叫作优人神鼓。很多人问她,说刘老师,你应该是做传统文化的吧?今天我也常面对这个问题,大家说你们是年轻人,你们正在做古老的传统文化。但是我想我们究竟是做什么的,今天我看到了这句话,我觉得我和刘老师心里面想的是一样的,她说:我们并不是在寻找传统文化,我们是在寻找自己的本来面目。坦白来说《茶叶江山》这本书,就是从这样的一个意寓出发。中国人为什么今天还在饮茶,因为在茶当中有我们每个中国人自己的本来面目。

 

中国明代的地图

 

全盛时期清代的地图

 

我们来看这样一张地图,这是中国明代的地图,我们看到它还非常的广博,甚至包括今天东北的大部分。当然这是明代全盛时的地图,到了明代中期,女真人崛起,我们发现明代的版图被大幅度缩小。我们这个民族的版图在明代是经过一次大幅度的缩水。

 

我们再看全盛时期清代的地图,大概在乾隆年间,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浩瀚的版图,它有多大呢?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应该发现这里面包含了西北、东北大量的版图,和前面这幅地图相比西藏新疆全在版图当中,为什么?这里面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历史变迁使我们这个国家的地图前所未有的被保留了下来。包括到民国时期到今天,我们保留的领土,很大程度上依据的是这样的一幅地图。

 

▲讲座现场

▲长城

 

我们在书中谈到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今天所饮用的茶叶,尤其是在云南这样一片土地上,生长的大叶种普洱茶。1620年,普洱茶这个词还没有被汉族的典籍所记载,仅出现了“普茶”一个词;到1729年,出现了一个著名的政策叫“改土归流”;到1799年,我们第一次把普洱茶记录到清代中期,出现了重要的一个语句,叫“普洱茶名震天下”, 阮福在《普洱茶记》中记载“普洱茶名震天下,味最酽。”普洱茶开始在明清之际,开始最大规模的融入到中原的历史当中。

 

由此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包括到今天,在坐的有多少茶友去过西双版纳,走过古茶山?我们应该有意的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历史现象。在明代政府时期,我们一方面在修建石头的长城,但是我们开始懂得在西南开始修筑一个绿色的长城,用这个绿色的长城同样的保卫我们国家的江山。我们知道中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只有一个朝代没有大规模修筑长城,就是清朝。因为清代就是从长城那边过来的人,所以我们的版图前所未有的扩大。

 

鄂尔泰

茶马古道地图

 

同时,从清代开始,我们建立重要的制度,用西南所产的茶叶交换西北所产的马匹,数百年的饮用传统使西北的民族离不开茶叶,于是我们看到一条绿色的长城在清代发展成为极盛,使我们这个国家的江山和版图开始出现重要的牢固关系。这个人叫鄂尔泰。最近大家都在看《延禧攻略》,他就是高贵妃的后台,高贵妃就是靠这样一个重臣获得皇帝的宠幸。历史上真有其人。他最大的贡献就是治理了云贵,使西南真正融入了中央政权,他靠的是什么样的策略呢?很重要的就是通过“改土归流”使云南最重要的茶叶物资,大叶种的普洱茶开始向全中国的内地和西北边疆地区进行销售,透过茶的这个物资,我们这个版图这个江山融为一体。

 

周老师是我们中国研究茶马古道的专家,我相信他看到这张图非常的熟悉。我们整个茶马古道贸易网络,有出国的,有到北京的,这是一张局部图,仅是指我们的茶马古道在西藏西北地区的局部交易网络。我们发现这个网络是多么的重要。多少年来透过这样的一条道路,我们不仅输送茶叶,我们更输送了一种伟大的民族认同。使西藏人、蒙古人也知道,他喝的茶叶来自这个共同国家的另外一些边疆地区,云南、四川、湖南。它透过一片叶子,建立了一种重要的民族认同,五百年来历经不怠,所以茶叶江山很重要的一层意义在此。

 

▲各地早餐习惯

 

当然今天,我还想和我们所有的读者朋友们探讨另外一个意义上的江山。刚刚我们所讲到的是版图上的江山,我称之为“物质的江山”。我们还有一个江山,是“精神的江山”。物质江山是我们画得出来的江山,叫作外在的江山,但是中国人还能称其为中国人。应该还有一个江山,这个精神江山我们称之为内心的江山。那么茶和我们内心的江山有什么联系呢?我有这样的一句话,我们的早餐和宵夜,茶酒饮品都凝聚了我们的乡愁。现在比较晚,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些图片勾起了我们的味蕾,南来北往,我们中国人被不同的地域文化所定义的根本是我们选择的早餐,我们选择的饮品。

 

这些所有的饮品和食物凝聚了我们的乡愁,塑造了我们的味觉记忆,甚至在一种心理结构方面奠基了我们的心灵,决定了我们的潜意识。一个人在做出很多决定的时候,是来源于我们的潜意识,而潜意识很重要的来源于我们的生活。我向大家推荐一个词汇,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我们吃进身体里面的物质。在德语里,“食物”一词的字面意思就是生命的媒介,就是一切有生命能量物质才值得被人类使用。所以我们今天所吃的物品,所喝的饮品是不是遵循了这样的一个原则?我们透过吃,透过饮,来构建一种生命的连接,来构建我们心灵的结构。

 

▲云南茶山

 

看一些随手在云南茶山拍摄的图片,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场景。我号召我们云南人,来到云南生活旅游、工作的人,我们只要有空就到茶山走一走,你会发现生命的真相,这些所有的树都是透过生命的连接,透过最自然阳光的光合作用来成长,来奉献给我们的一片叶子。我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那么痴迷地饮用普洱茶,尤其是这些来自深山老林高山云密之中的大叶种古树普洱茶。当我看到,食物的本质是生命的媒介的时候,它体现了我们今天所饮用的这样一杯茶,它是实实在在生命的媒介,只有生命可以认知生命,只有生命可以感动生命。

 

 

最后我花五分钟的时间,向大家介绍我工作的地方。我们和璞玉书店的创始单位阳光心霖公社一样是一所学校,璞玉书店的创始单位是专门做少儿英语教育的,应该是我们西南最成功的少儿英语学校学校。我们是做茶的教育,弘益大学堂的诞生就是基于我刚刚所讲述的所有美好理念。弘益大学堂2014年创办于云南昆明,弘益茶道美学是我们创办的一份微刊,到今天有35万的读者在关注。我们和重林创建的茶业复兴是一样的,是一个完全原创的刊物,有120位撰稿人在为我们撰写内容。我们有一些视频团队,在做一些和生活美学有关的视频,看这样的一些视频与文章都是免费的,我们希望透过这样一些美好事物去让所有人感受到。

 

 

2014年我们创办了一间学校,这间学校是今天唯一的省级重点茶花香的职业培训学校,到今天我们结业的学员已经有5000多人,在座的会有一些弘益的学员。我们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选择我们的师资,到今天在全球范围之内,最好讲授茶、花、香领域的老师几乎都在弘益大学堂登台上课,这些老师加起来超过了150位。云南是世界茶源,我刚刚放给大家的图片,全部都来自这片土地,来自澜沧江周边。但是长久以来,我们输出物质并不讲出精神,我们把所有的物质用最简单的方式售卖到中国乃至全球其他任何地方,五百年来从未改变,这片土地上诞生了一次次的物质奇迹,但是从来与精神无关。希望在这一代的我们向更遥远的一代致敬时,在物质丰饶的地方,一样要有精神的力量。所以在世界茶源我们说一定要有一所顶尖的茶学校,我希望来立足云南,立足美好生活。

 

 

花教育也是这样,云南不仅是世界茶源,我们更是亚洲花都。在距我们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每天诞生着中国交易市场上80%的玫瑰。没有昆明的斗南,中国人都没有办法谈恋爱了。但是我们长居于云南,输出了玫瑰花,却没有输出花艺教育体系,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中国人今天要有自己的花艺教育体系,所以弘益大学堂的花学院正在致力于做这方面的尝试。

 

云南是得天独厚做生活美学最佳的教育空间。弘益只做三个教育:茶、花、香。做茶是世界茶源,做花我们是亚洲花都,做香我们是植物王国。中国和香中所用香料品种的70%在我们这片土地上生长,但是过去三十年来,我们只做最基础的贸易,出售最廉价的基础香料油,这并不是不好,因为全球所有的香企业,我们知道的Dior、雅诗兰黛等等全部都在昆明设立了办事处,他们只用在销售额中扣除可以忽略不计的采购成本,来采购最廉价的香料物。但是被他们组成的香水,组成所有的香料配方与我们这片土地上所有的文化无关。

 

 

我们希望从今天开始,希望从四年前开始,我们是不是能透过云南的芳香物质,能恢复我们中国人古老的传统。刚刚我们看到博山炉中焚出的香烟,这本是我们这个国家一直以来的文化传统。自明代开始,乃至在唐宋,我们所有家庭的一天,是从我们点燃一炉香开始的,但是这个传统在今天已经不多见了。

 

所以今天我非常期待,现场的读者们,能和我们一道,不仅是复兴传统文化,更是透过“两个江山”的构建去找到我们的本来面目。我相信大家可以和我们一道通过一杯茶重新寻找我们的内心。透过一片茶,我们的茶叶江山得以成立。

 

   茶业复兴周重林先生讲座    

 

锥子周文化机构总编辑

自媒体《茶业复兴》出品人

当下茶文化卓越的研究者与传播者

 

▲“天地”茶饼及包装

 

对于传统我们可写的东西并不多,但是可以做得很精细,今天我的这个主题叫做茶心、茶汤、茶人。这本书很多人看过,这本书封面上画作里的人物,与我和李乐骏先生今天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很有意思。而这本书的内容也与刚刚李乐骏先生放得很美的云南茶山的照片有关,在撰写这边书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这样的云南茶山之间穿越,如同书本封面上的这两个古人一样在群山之间瞭望江山,更有趣的是这幅画的作者是一个法国人,我们可以看到书本封面上的这个版权签名是法语。我们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在普洱市,遇到了这幅画的两个作者,她们俩在普罗旺斯做了一款茶叫做“天地”,她们的产品包装便是这本书的封面,她们对中国茶的理解如同水墨画一般,是意象美,是古人仙气飘飘在群山峻岭之间穿梭 。

 

▲销法沱第一张海报

 

法国人接触到茶,最先看到的是销法沱第一张海报,他们理解的中国就是有茶,有茶就是有信仰,所以销法沱的海报是一张佛陀,和中国人所说的禅茶一味、佛茶一味如出一辙。茶是在中国的寺院里兴起的,所以对他们来说佛陀就是最好的口号。销法沱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茶叶,现在下关茶厂生产的沱茶在茶叶市面上或者茶叶店都是很常见。

 

把销法沱真正做得大的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做甘普尔,甘普尔是二战的时候的一个伞兵,就中越边境线附近作伞兵,那时候是丛林作战,有很多的毒虫、蚂蝗、野外有毒的昆虫等等,那时候作战是十分艰难的事情,这时候他们发现中国的军人使用一种东西来调养身体,而这种东西就是茶叶、茶膏还有沱茶。后来他们的军队得到了中国军队的支持给了他们一些茶,甘普尔当时分到的是一个沱茶,据他自己回忆他将沱茶放在军衣的左上方口袋,也就是心脏的位置,跳伞的很多人死了,而他没有死,他觉得是沱茶保佑了他,附着了他的心脏,而刚好沱茶又是这样的形状,这是很有意思的。

 

▲甘普尔

 

▲荣西禅师著述《吃茶记》

 

甘普尔是一名法国人,更早的时候法国人之所以要引进中国的茶叶则是因为一个传说,传说中国人的茶是可以治疗心脏病,中国人的这种病很少,主要原因是茶能养心,日本荣西禅师写过一本书叫做《吃茶记》,这本书里面用的就是中国的原理从饮食结构告诉大家吃茶养生,在日本的饮食结构中缺少一种苦,这种苦只有茶叶中能提供。

 

荣西禅师将茶带到日本之后治好了一个将军的病,就让茶在日本生根,路易十四将茶引入法国时就说茶可养心,他不是我们今天说的茶可以养闲心,而是真的可以养护心脏。在茶叶江山这本书中我们有讲到在我国的西藏、新疆乃至更远的边陲地区都将茶叶视为很珍贵的东西,《茶叶江山》这本书都在围绕着这些故事来展开。

 

▲甲乙寺主持和周先生

 

▲牧民家修缮很多次的茶器

 

关于茶汤的故事则要从青海湖边的甲乙寺开始说起,当时我将一个沱茶送给甲乙寺的主持,他开心得不得了,又带我们去了塔尔寺。后来我们去了青海的一个牧民家,看到他们喝茶的器物觉得十分震撼,他们对瓷器的珍惜表现在瓷器本身,有许多不断修复的痕迹,在藏民的眼中茶即代表着文化。我们在《茶叶江山》这本书中提到一个故事,一个藏民家中挂有一幅字画“之子于归”,现在许多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出自诗经,意思是家中有女儿已经出嫁。

 

在云南老曼峨这个地方依旧保持着结婚需要茶礼的习俗,而在大部分地区早已没有了这种在习俗,这种习俗传承着茶的文化,《茶叶江山》这本书反复讲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从塔尔寺、湟源、玉树林芝、拉萨、扎什伦布寺、松赞林寺、雨崩等等地方人与人相遇的故事,茶与人相遇的故事。如同李乐骏先生说的一样,茶叶守住的不仅仅是外在的江山,还守住了我们内心的江山,味道这种东西是最难改变的,我们现在说故乡,我们回到家以后发现其实是有很大变化的,城市不断改变、建筑的不断重建,但是滋味是不会变的。

 

 

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茶人的责任是什么,现在从事茶行业的人越来越年轻,这是很了不起的,在十几年前也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我们于茶中逐步逐步的找回连接,或者找回法国人眼里中国人应该有的样子,法国人眼里的中国一直是仙气飘飘穿梭于这天地之间的样子,就像这本书封面上的古人。

 

   签名及合影    

▲文章由弘益茶道美学编辑部根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嘉宾审校,解释权归嘉宾所有

责任编辑:离苏

END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