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茶食精美,喝茶才足够惬意

茶食精美,喝茶才足够惬意

    发表于 红茶范
茶食精美,喝茶才足够惬意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茶食”的说法。

喝茶时最宜品尝一些小食,既可佐味,又可使一杯与一杯之间不致冷场。

如果没有茶食茶点,那么显然就无法使喝茶的时光延长到足够让人惬意的程度。

茶食有中、西、日三种风格,路数完全不一样,性质却异曲同工。

茶食的存在,是为了让人们更充分地享受茶的美好,认烘托品茶氛围。

吃茶食永远不会是主要目的,谁在茶社坐下来也不可能先点茶食,然后再随便点壶什么茶来就着吃茶食,而只会是反过来。

茶食的特点是小而香,耐吃,同时吃起来不嫌费事耗时,只要味道好就行。  

普鲁斯特在他整整七本的长篇巨著《追忆逝水年华》里,就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泡了茶的蛋糕如何在他的主人公心田留下悠远的甜美记忆。

这从一个侧面,让我们领略了法国人是怎样在喝茶时吃茶点的。  

西式茶食以糕点为主,讲究自家烘烤。

在英国,能不能做得一手好茶点,事关主妇的荣誉与家庭的幸福,"通往男人的心的直近的路是胃"嘛。

日式茶食更像是精致小菜,量特少,至多一口。

论起来,中国茶食最丰富,从广义上说,几乎什么都可以包括进去。

岭南人在茶楼所谓的"一盅两件",那一盅不必说是茶。

而两件,则可能是两样糕点,也可能是肉食,如蒸凤爪,还会是小吃如肠粉、牛河、烧麦、叉烧包。

据说老一辈画家赵少昂的早茶就是到香港陆羽茶社用这雷打不动的"一盅两件"。江苏讲究烫干丝,也有它独到的地方特色。  

传统正宗的中式茶食,还是以带壳干果为主。

花生瓜子最受欢迎,无处不在。在过去的老茶馆,花生瓜子是必备的茶食。

如今的茶艺馆里,茶食的品种多了,核桃、栗子、松子、香蕉片、菠萝干,应有尽有,还有美国杏仁、开心果与腰果。

单是瓜子,就又分黑瓜子、白瓜子、葵花子等若干种,真能让茶客挑花了眼。

现代人重视保健,而医学研究证明,干果对人体有重要的滋养或预防疾病、辅助治疗作用,如榛子之于孕妇、白果子之于前列腺有不适的男士,就都有很好的效果。

周作人写过北京的茶食,文章结尾说,他在北京住了若干年,一直就没吃到过合口的茶食。这是真的。

因为北京人虽然在北方已是最讲吃喝的了,但和南方人比起来,却实在乏善可陈,不用说与成都、广州比,就是上海、南京都望尘莫及。

这种情况至今没有太大改观。

话虽这么讲,但是北京还是北京,其古都韵味有远超乎口腹之欲之上者。

否则,以知堂老人博学多识而又看重享受,不中意北京的吃食,为何却一直非要待在北京(除了抗战胜利后去南京上海蹲过一段时间的监狱以外)直到终老呢?这说明北京自有北京的魅力。

按照茶艺、茶道的精神来看茶食,会显得它有些高不可攀。其实,正像茶,老百姓天天都要喝,茶食在大众生活中也是相当普及的。

城市家庭的茶几上,除了茶具大多还会摆个瓜果盘,里面盛些瓜子、花生、糖果。

客人来了,端茶倒水之后,照例款待以瓜子、花生。

这样一边喝茶,一边剥着花生,嗑着瓜子,宾主其乐融融,茶食就已不显山不露水地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其实,一杯清茶可以涤去肠胃的污浊、醒脑提神,而几件茶食,既满足了口腹之欲,又使饮茶平添了几分乐趣,从而使清淡与浓香、湿润与干燥有机的结合。

在喝茶的这个活动里,只要搭配合理,两者可以互相促进,便是相得益彰。

红茶范以弘扬茶文化为宗旨,部分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之删除。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