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径山访茶

径山访茶

    发表于 茗边读库
径山访茶

明前,难得的好天气,径山上的茶园已经开始摘采。沿着古道拾阶而上,是密林修竹,摇一地碎影,斑驳可爱。在江南的天气还没有变得闷热之前,阳光都是可堪玩味的。

行走在江浙一带的丘陵,常常能见到茶树满坡,满目苍翠的天然生机与排列整齐的人工痕迹,在茶园里得到了完美的融合,间或有采茶的妇人点缀其中,便是一幅绝妙的图画。如果此刻再有一盏清茶在手,方才是享了双眼的盛宴,又解了口舌的乡愁。闻香已是匆忙,细品更来不及,不经意间,这杯中的甘露已经随喉舌渗入每一寸肺腑,但是它露滋润的何止是我们干涸的唇齿,也有才下舌尖,更是又上心头。

茶圣陆羽隐居的地方总不会差,何况人家还是喝了这里的茶,写出了不朽《茶经》。管它如今几度沧桑,人物俱非,沾点名气也是好的。径山产茶历史悠久,始栽于唐,闻名于宋。翰林学士叶清臣《文集》中说:“钱塘、径山产茶质优异”。清《余杭县志》载:“径山寺僧采谷雨茗,用小缶贮之以馈人,开山祖法钦师曾植茶树数株,采以供佛,逾年蔓延山谷,其味鲜芳特异,即今径山茶是也”;日本僧人南浦昭明禅师曾经在径山寺研究佛学,后来把茶籽带回日本,是当今很多日本茶叶的茶种。

如今的径山寺,茶道已然式微,而流传千年的“径山茶宴”,据说包括了张茶榜、击茶鼓、恭请入堂、上香礼佛、煎汤点茶、行盏分茶、说偈吃茶、谢茶退堂等十多道仪式程序,宾主或师徒之间用“参话头”的形式问答交谈,机锋偈语,慧光灵现,如今大约只能沦为来访团队的表演。好在寺里的斋菜还算可口,有数种新鲜时蔬与豆制食品来搭配米饭,饭钱也是随喜。在寺里住上一晚,可以看径山五峰渐渐在暮色中睡去,玉兰树下的月亮升起了,明朗却不圆满,一如我们大多数的人生,依然也是美的。

万物无言,不会机语,却时时刻刻在和我们交流。就好像径山上的一株小小茶树,谁决定了你生命的甘苦,是山中的云雾,是早春的细雨,还是炉中的火焰,无论是什么,这个滋味已经镌刻进了我们千百年记忆的深处。这种自然馈赠与先人智慧的结晶,融化在似水流年中平添了一种不浓不淡,恰到好处的滋味。如果要做一种植物,我宁愿化身为茶树。成长之时,我是南方的一株嘉木,涅槃以后,我是中国的一种味道。

(本文来源于青简,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我们会第一时间处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