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人生如蚁而美如茶

人生如蚁而美如茶

    发表于 茶师在线
人生如蚁而美如茶

每天一文,陪伴你开心喝茶!

 

 

 

 

 

 

 

 

 

 

 

寄蜉蝣于天地,

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

羡长江之无穷。

 

——《前赤壁赋》

 

 

秋天的金黄与浅棕开始涂抹上树冠,仿佛一夜间,就已树树皆秋色。树下的蚂蚁忙忙碌碌,不知可曾注意到树木的换装与缤纷,觅食和繁衍似乎是它们的全部。

 

 

世间人呢,是否亦如蚂蚁般忙碌,亦无暇去观察这季节更迭的美丽。多少生存的艰辛占据了诗意的空间与想象?

 

是谁说,人可以如蝼蚁般平凡活着,内心却可以像神灵般光芒万丈。“生如蚁,美如神”是美学家与诗人的畅想。

 

于你我,能做到的是如茶般的清亮与宁静。

 

 

茶谦逊公允,生在高山云雾间,从不在意饮茶人的高低贵贱。反倒是山间的农人、樵夫更得亲近,远在庙堂的王孙贵胄怕是要迢迢千里相传递。

 

于自然间得一份灵气,钟子期当仁不让,斗笠蓑衣,扁担板斧,山野丛林间的一名樵夫,能闻雅乐直言“巍巍乎若高山,洋洋乎若江河。”,从而成为大音乐家俞伯牙唯一的知音。

 

子期虽逝,伯牙断琴相忆,成就“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千古佳话。

 

子期如茶,其美在樵夫知山水的朴实真挚,在不慕权贵的清白自持。

 

 

茶无怨怼,自受煎熬,唯留清香与人,茶饱经一道道工序的磋磨,成全了饮茶人的神清气爽、荡气回肠。

 

于人世困苦中开出一朵花,瞎子阿炳可歌可叹。阿炳一生颠沛流离,作为道士的私生子,生母在其四岁时便自杀以抗争世俗歧视,阿炳自幼入道观学艺,却又因误入歧途,双目失明。却也正因如此,才有了那个街头卖艺的瞎子阿炳,有了惊艳世人的《二泉映月》。

 

阿炳如茶,其美是将一生苦厄化为妙音佳曲,是报我以伤害,还之以琼琚。

 

 

这世间又有多少平凡人,连名字都不曾留下,却将美定格成永恒留给了世人。那些穿越千年古朴美丽的器物,那些神奇充满魅力的文字,那些遗址上残存的断壁颓垣,不是那些如茶般清明澄澈的人给予世界最好的礼物?

 

茶从不曾想成就自己的声名,它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美在哪里,它们只是如此笃定地尽着茶的本分,那清香与韵致在人间口口相传。

 

 

人生如蚁而美如茶,纵然要像蝼蚁一样生存,仍要心怀一盏茶的清明与宁静,在滚滚红尘中保有心灵净土,在车马喧鸣里秉持一份神明的清静。

一生须臾,于此刻便是永恒。

 

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