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蒙顶山:茶圣陆羽与蒙顶山茶 上

蒙顶山:茶圣陆羽与蒙顶山茶 上

    发表于 亚太茶业
蒙顶山:茶圣陆羽与蒙顶山茶  上

       茶是中国的骄傲、民族的自尊、自信和自豪。在中国和世界茶业的史册上,有一个永远绽放着光芒的杰出伟人,那就是被后世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的世界上第一部茶书—《茶经》的作者陆羽。自唐以来,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普通百姓,凡好茶者无不知晓陆羽之名。

  《茶经》是中国乃至世界茶叶生产、茶文化历史的一座里程碑,也是世界上第一部茶道文献,开中国茶书先河,以后的百余种茶书皆源于此。这部茶文化专着对当时全国名茶几乎都有记载,但对中国历史上贡茶时间最长的蒙顶山茶,却没有提及,只提到了雅州,却一笔带过,以致明代诗人、政治家黎阳王(王越)在其诗作《蒙山白云岩茶诗》中写到 :“若教陆羽持公论,应是人间第一茶”,对陆羽撰写《茶经》时未对茶史悠久的蒙顶山茶着墨,没有将其评为世上最好的茶而打抱不平,深感遗憾。个中缘由,今徐徐道来。

  一、陆羽的生平

  陆羽(733年-804年),字“鸿渐”,一名“疾”,字“季疵”,号“竟陵子” “桑苎翁”“东冈子”,又号“茶山御史”。陆羽生于复州竟陵(今湖北天门),生活于玄、肃、代、德四朝的中唐这样一个国家由盛到衰的大转折时期。

  陆羽一生富有传奇色彩。他原是个被遗弃的孤儿,自幼无父母抚养,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年)一天清晨,唐代名僧、竟陵龙盖寺住持智积禅师在西湖之滨散步,忽然听到一阵雁叫,转身望去看见不远处有一群大雁围在一起,便匆匆赶去,只见一个弃儿卷缩在大雁羽翼下,瑟瑟发抖,就口念一声“阿弥陀佛”,快步把他抱回寺庙。随后,为其起名,以《易》占卦辞,“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于是将他定姓为“陆”,取名为“羽”,用“鸿渐”为字。陆羽在智积禅师的抚育下,学文识字,习诵佛经。智积法师不但擅长品茗,而且能煮得一手好茶,对茶事也颇有研究。陆羽常年伴随左右,煮茶奉茶,又与茶结缘,儿童时期就接触到了茶艺,这为他今后专事茶艺研究打下了基础。由于陆羽自幼志不在佛,而有志于儒学研究,故在其十二岁时离开寺院。此后曾在一个戏班子学戏,因生性诙谐,曾一度为伶工。陆羽在演出之余钻研剧本,竟做起了编剧。后来,还编写了三卷幽默作品《谑谈》。唐天宝五年(746年),竟陵太守李齐物在一次聚饮中,看了陆羽出众的表演,十分欣赏其才华和抱负,当即赠以诗书,并修书推荐他到隐居于火门山的邹夫子那里学习。读书之余,陆羽经常去采摘生茶,为邹夫子煮茶烹茗,并受业七年,学问日精。天宝十一年(752年),陆羽辞别邹夫子下山,开始遍访天下名茶、遍品天下名水。同年,结识了原礼部郎中,时被贬为竟陵司马的崔国辅,成为“忘年之交”。崔国辅为唐代着名诗人,与李白、杜甫交往甚深。也就是说,陆羽在此时已间接地走进了唐诗顶峰期的诗人圈。陆羽与崔国辅交游三载,常谈论诗文、品茶评水,终使学问与日俱增,为后来的茶学研究留下深厚积淀。天宝十三年(754年),陆羽离开竟陵,专心致志踏上考察茶事之路,先后跋山涉水到达鄂西、川东、川南、豫南、鄂东、赣北、皖南、皖北、苏南等地,品泉鉴水,搜集大量茶事资料。天宝十五年(756年),由于“安史之乱”,关中难民蜂拥南下,陆羽也随之过江,继续采集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各地的茶叶资料。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陆羽来到升州(今江苏南京),寄居栖霞寺,钻研茶事。次年,旅居丹阳。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陆羽从栖霞山麓来到苕溪(今浙江吴兴),隐居杼山妙喜寺,潜心从事茶的研究和着述。时与高僧皎然同住,结成忘年之交。同时结识了灵澈、李冶、孟郊、张志和、刘长卿等名僧高士。此间,他一面交游,一面着述,对以往收集的茶叶历史和生产资料进行汇集和研究。同年底,完成《茶经》初稿。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大历九年(774年),湖州刺史颜真卿修订《韵海镜源》,陆羽参与其事,乘机从古籍中搜集历代茶事,补充《七之事》一章,至此真正完成《茶经》的全部创作任务。我们今天见到的《茶经》,便是774年的修订本。五年后,经增补修订的《茶经》于建中元年(780年)刻印成书,正式问世。

  当时,陆羽以他的人品和丰富的茶学知识名震朝野,唐代宗曾诏拜其为太子文学,又徙太常寺太祝,但都未就职。陆羽一生鄙夷权贵,不重财富,酷爱自然,坚持正义。刘长卿曾诗赞陆羽:“处处逃名姓,无名亦是闲。”陆羽在《六羡歌》中也自吟:“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二、陆羽的主要成就

  (一)统一了“茶”字

  唐代以前,还没有出现“茶”字。《诗经》中,称茶为“荼”,《尔雅》中称茶为“槚”,《晏子春秋》中称茶为“茗”,《凡将篇》中称茶为“荈”。陆羽《茶经》问世之后,“茶”字得以统一和流传。

  (二)茶学和茶文化上的贡献

  陆羽是中国茶学的创立者,他详细收集历代茶叶史料、记述亲身调查和实践的经验,对唐代及唐代以前的茶叶历史、产地、茶的功效、栽培、采制、煎煮、饮用的知识技术都作了阐述,使茶叶生产从此有了比较完整的科学依据,对茶叶生产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陆羽还是“精行俭德”的茶道精髓思想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他提出了茶道之九难(一采造、二鉴别、三器具、四用火、五选水、六炙烤、七碾末、八烹煮、九饮法)和精行俭德、洁均敬雅的茶德礼仪精神。总之,《茶经》搜集整理了唐代以前包括茶艺、茶道、茶事在内的一系列文化思想,搭设了茶文化的基本构架,勾划了茶文化的总体轮廓,其形成标志着中国茶文化体系的正式形成。陆羽一生不遗余力地致力于茶文化研究,把饮茶文化这一件形而下的生活品类推进到了非常考究、雅致、专业化的程度。他的朋友、唐代诗人耿讳诗赞陆羽是“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宋代诗人梅尧臣咏赞:“自从陆羽生人间,人间相学事春茶,当时采摘未甚盛,或有高士烧竹煮泉为世夸”;宋代陈师道在《茶经序》中评论:“夫茶之着书,自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羽诚有功于茶者也。”

  (三)文学、史学等方面的贡献

  陆羽生前和高僧名士为友,在文坛上是活跃和有地位的。他工于诗词,善于书法,在《全唐诗》、《全唐文》和《唐才子传》等许多文化典籍中,都收有其作品和《传记》;一生博学多才,着书颇多,如《南北人物志》、《吴兴记》、《虎丘山记》、《灵隐天竺二寺记》、《武林山记》等。 他的一生,学问不囿一业,涉猎广泛,博学多能,所有活动和爱好,表明他不仅是一位茶文化专家,同时还在诗学、音韵学、书法艺术、史学、方志、地理学诸方面都有建树。所以,他同时还是一位才学逸群的文学家、史学家和地理学家。不过,他在诗文和史地方面的着作与成就,如同古人所说,“他书皆不传,盖为《茶经》所掩”,几乎全部被他在茶学和茶业上的突出贡献淹没了。

  三、《茶经》及“八之出”部分的主要内容

  《茶经》分上、中、下三卷,共十章,论述了茶的本源、制茶器具、茶的采制、煮茶方法、历代茶事、茶叶产地等等,内容丰富、详实;文字虽不多,但全面、准确、深刻地概括了有关茶的一切知识。其中,“一之源”考证茶的起源及性状;“二之具”记载采制茶工具;“三之造”记述茶叶种类和采制方法;“四之器”记载煮茶、饮茶的器皿;“五之煮”记载烹茶法及水质品位;“六之饮”记载饮茶风俗和品茶法;“七之事”汇辑有关茶叶的掌故及药效;“八之出”列举茶叶产地及所产茶叶的优劣;“九之略”指茶器的使用可因条件而异,不必拘泥;“十之图”指将采茶、加工、饮茶的全过程绘在绢素上,悬于茶室,使得品茶时可以亲眼领略茶经之始终。

  其中,第八章“八之出”部分的原文和注中,主要记述唐代茶叶产地和品质,评论各地所产茶之优劣,将唐代全国茶叶生产区域划分成八大茶区产茶地区的八个道、四十三个州郡、四十四个县,每个茶区出产的茶叶按品质分上、中、下、又下四级。

  书中提到的茶叶名称,大致分为三个大类:第一是类是他亲自到过的地方,如浙西远、淮南道的某些州?,特别是浙西浙东的部分叙述得很细致,具体到了产茶的寺院;第二是从图经、方志等其他资料收集而来的,如剑南、浙东、淮南道的某些州;第三类是他喝到了那个地方的好茶,但没去的,如实注明,即所谓“往往得之,其味极佳”的茶区“未详” 的地方。

  这部分内容为:“山南以峡州上,襄州、荆州次,衡州下,金州、梁州又下。淮南以光州上,义阳郡、舒州次,寿州下,蕲州、黄州又下。浙西以湖州上,常州次,宣州、杭州、睦州、歙州下,润州、苏州又下。剑南以彭州上,绵州、蜀州次,邛州次,雅州、泸州下,眉州、汉州又下。浙东以越州上,明州、婺州次,台州下。黔中生恩州、播州、费州、夷州,江南生鄂州、袁州、吉州,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其恩、播、费、夷、鄂、袁、吉、福、建、泉、韶、象十一州未详。往往得之,其味极佳。”

  其中,对剑南道的原文和注释为:“以彭州上(原注:生九陇县马鞍山至德寺、堋口,与襄州同),绵州、蜀州次(原注:绵州龙安县生松岭关,与荆州同,其西昌、昌明、神泉县西山者,并佳;有过松岭者,不堪采。蜀州青城县生八丈人山,与绵州同。青城县有散茶、末茶),邛州次,雅州、泸州下(原注:雅州百丈山、名山,泸州泸川者,与金州同也),眉州、汉州又下(原注:眉州丹棱县生铁山者,汉州绵竹县生竹山者,与润州同)。”

  从中可以看出,陆羽对当时的全国好茶的排名是这样的:第一梯队:峡州(远安、宜都、夷陵)、光州(光山县黄头港)、湖州(长城县顾渚山谷)、彭州(九陇县马鞍山至德寺、堋口)、越州(余姚县瀑布泉岭);

  第二梯队:襄州(南漳县山谷)、荆州(江陵县山谷)、义阳(钟山)、舒州(太湖县潜山)、湖州(山桑、儒师二坞、白茅山悬脚岭)、常州(义兴县君山悬脚岭北峰、圈岭善权寺、石亭山)、绵州(龙安县松岭关、西昌、昌明、神泉县西山)、蜀州(青城县丈人山)、明州(鄮县榆荚村)、婺州(东阳县东白山)、邛州;

  第三梯队:衡州(衡山、茶陵二县山谷)、寿州(盛唐县霍山)、宣州(宣城县雅山、太平县上睦、临睦)、杭州(临安、于潜二县天目山、钱塘生天竺、灵隐二寺),睦州(桐庐县山谷)、歙州(婺源山谷)、雅州(百丈山、名山)、泸州(泸川)、台州(始丰县赤城);第四梯队:金州(西城、安康二县山谷)、梁州(褒城、金牛二县山谷)、蕲州(黄梅县山谷)、黄州(麻城县山谷)、润州(江宁县傲山)、苏州(长洲县洞庭山)、眉州(丹棱县铁山)、汉州(绵竹县竹山)。

  “八之出”部分记述了8个分布在剑南道北部的产茶区,分别位于彭州、绵州、眉州、邛州、雅州、泸州、其中蜀州和汉州,彭、蜀、邛三州均在成都平原西部的近山地带,雅州、眉州和汉州则分布在成都平原的周边。陆羽的记述,说明当时四川茶叶生产发展得很快,表现出他对蜀茶有一定的了解。这里面没有提到蒙顶山茶,只提到雅州,但评价不高,指出百丈山、名山产茶,但品质次之。

  作者简介

  陈开义,男,46岁,现任四川省雅安市茶办副主任、雅安市名山区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主任(先后担任过名山县文体局局长、名山区文联主席)。先后在《中华茶文化》、《茶博览》、《茶周刊》、《中国茶叶市场》、《中国茶业》、《走遍中国》、《星星诗刊》、《四川日报》、《四川农村日报》、《四川人大权力报》、《四川政协报》、《调查与决策》、《四川三农》、《农村建设》、《四川茶叶》、《四川省情》、《四川文学》、《四川旅游》、《四川文艺》、《县域经济》、《茶缘》、《四川水利报》、《深圳特区报》、《天天快报》和今日头条、北京茶叶网、亚太茶业网、凤凰网四川、中华名茶网、茗边、手机搜狐网、手机新浪网、新茶网、茶旅世界等50余家媒体发表各类文章400多篇(件)。参与主编名山抗震救灾专着《撼魂》,参与编辑《茶祖故里行》、《吴之英评传》、《丰碑》等着述,作品曾多次入选《蒙山雅韵》、《蒙山春来早》、《撼魂》、《茶祖故里行》、《品味》、《蒙顶山》、《二郎山》等专辑,着有个人文集《杯中岁月》。先后有10多篇作品在省市各级征文比赛中获奖,先后参与主编《蒙顶山茶文化读本》、《蒙顶山丛谭》》等茶文化书籍,主编名山区文艺刊物《蒙顶山》和《雅安日报。今日名山》蒙顶文苑文艺副刊和编辑《蒙顶山茶》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