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清雅苏州与茶不得不聊的缘分

清雅苏州与茶不得不聊的缘分

    发表于 苏茶网
清雅苏州与茶不得不聊的缘分

苏州与茶的缘分有多深?


苏州人爱喝茶,苏州也种茶,苏州还产名茶,苏州的茶馆更是遍布大街小巷,由茶点衍生出的苏州小吃不胜枚举……


01.

陆羽虎丘著书


苏州茶文化起源于汉,发展于东晋、南北朝,兴盛于唐宋,至明清则在全国独领风骚。


苏州与茶圣陆羽也有一段渊源。据明代学者文肇祉的《虎丘山志》记载,唐朝茶圣陆羽晚年曾在苏州虎丘山闭门著书,对《茶经》进行最后增补。可以说苏州见证了中国茶文化发展过程中的历史性时刻。



唐之后,宋、明、清三代,由苏州人所著的茶书也极为丰富。如宋代叶涛臣著《述煮茶泉品》、明代顾元庆著《茶谱》、张谦德著《茶经》、清代陈鉴著《虎丘茶经刻注》等等。


02. 

苏州茶


说到苏州的茶,洞庭山碧螺春是最佳代言人。


洞庭山碧螺春产于苏州洞庭山,因其清香持久,被本地人冠上“吓煞人香”的称号。清朝康熙皇帝南巡时,品尝后倍加赞赏,觉得“吓煞人香“这名字不雅,又见其汤色碧绿、卷曲如螺,亲自取名为”碧螺春“,并将其列为贡茶。



其实苏州茶除了碧螺春外,苏州花茶在历史上也非常有名。


苏州花茶的历史最早可追溯于清朝,繁荣于民国和解放初年。光品种就有茉莉花茶、白兰花茶、玳玳花茶、珠兰花茶。其中茉莉花茶最出名。


苏州茉莉花茶最大的特点是用盆栽法种植,培植的茉莉花香气格外浓郁。当时用安徽茶做茶坯,苏州茉莉花茶窨制的技法被称为“徽坯苏窨”,曾风靡一时。



03. 

苏州茶馆


作为碧螺春茶的产区、江南经济的中心,苏州有着独具特色的饮茶文化。其中茶馆,是苏州茶文化的核心。


苏州茶馆历史悠久,清人沈朝初《忆江南》里写:“苏州好,茶社最清幽。阳羡时壶烹绿雪,松江眉饼炙鸡油。花草满街头”。


近代作家陆文夫这样描述苏州人对茶馆的情结:“苏州人上茶馆喝茶是颇有名的,即所谓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洗澡)。每至曙色朦动,鸡叫头遍时候,那些茶瘾很深的老茶客就睡不着了,爬起来洗把脸,昏昏糊糊地进茶馆店,一杯浓茶下肚,才算是真正醒过来,才开始他一天的生涯”。



曾经的茶馆是苏州市民生活中重要的公共空间,不仅仅具有消闲功能,还具有信息交换和商讨社区事务的社交属性。


苏州茶馆中沿袭着一种叫作“吃讲茶”的规矩,即在茶馆中调解民间矛盾,矛盾双方由亲戚陪同,在茶馆中当众陈述理由供茶客分辨是非,理输的人付茶钱。


苏州的茶馆遍布城内,大街小巷、园林深处,高档的、平民的应有尽有。


园林里品茶,也只有在苏州有这样的享受。留园里的冠云楼、艺圃里的延广阁、网师园里的露华馆、狮子林里的暗香疏影楼,都是茶室。伴着悠悠茶香,感受园林文化,实在是美。


茶馆里听评弹也是苏州茶馆的一大特色。呷一口茶,听一场书,吴侬软语,琴弦铮铮,如珠落玉盘,这是江南人的风雅,也是苏州人的慢生活。


04. 

苏式茶点


喝茶时搭配茶点、茶食的习惯在中国古来有之,中国茶点那么多,但苏式茶点绝对占得一席之地。


在旧时苏州茶馆中有专卖茶食的流动小贩,将各式茶食装在敞口蒲包中,穿行于茶桌之间兜售。烧饼摊的蟹壳黄出炉时,摊主会遣学徒来茶馆,茶客可以现买也可以定制。



茶馆门口也来往各式小吃担子:如生煎馒头、油条和麻团,也有糖粥、小馄饨一类。


苏州人善治细点,苏式糕点也称为四季茶食,有“春饼、夏糕、秋酥、冬糖”的时令规律。


春天有酒酿饼,夏天有薄荷糕、绿豆糕、小方糕,秋天有如意酥、菊花酥、巧酥、酥皮月饼,冬天有芝麻酥糖。还有不分时节的梅花糕、海棠糕、定胜糕、桂花糕、猪油年糕……



一壶鲜雅清醇的碧螺春,佐以精致细腻、颜色鲜艳的茶点,这大概就是苏州人骨子里的优雅生活美学。


二千五百多年的吴门烟水,孕育了苏州特有的茶文化,并且延续至今。清雅江南离不开一缕茶香,茶也为苏州文化更增一份色彩。



“倘若说龙井的香,剑气锋芒,是春寒料峭的凛冽之感,那碧螺春的香,则温婉娇媚,是盈杯满盏的花馥之味。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