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苏州虎丘茶消亡史

苏州虎丘茶消亡史

    发表于 苏茶网
苏州虎丘茶消亡史
现今的人提到苏州的名茶,多想到的是闻名遐迩的洞庭碧螺春。但若是放在数百年前的明朝,虎丘茶更胜一筹


01.源起


洪武二十四年(1391),明太祖朱元璋下诏废团茶改散茶,一改唐宋将茶叶蒸压成茶饼和碾茶为末的茶饮习惯,崇尚自然真趣的芽茶,“一瀹(yuè,煮)便啜,遂开千古茗饮之宗。”


可以说,明初茶法革新给苏州茶业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茶道崇新,制茶工艺随之革新,一时间各地名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苏州虎丘山的虎丘茶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脱颖而出


刊于清朝的《虎丘山志》对虎丘茶做了这样的描述:“虎丘茶,出金粟房。叶微带黑,不甚苍翠,点之色如白玉,而作豌豆香,宋人呼为白云花。”



虎丘茶的确有着与众不同的奇特品质,其汤色如玉露,韵清气醇,香若兰蕙,有的说像“豆花香”,也有人说像即将开放的“橙花”香。


金粟房是虎丘山上十八房寺院之一,在竹亭房北,罗汉堂前。这里除了树林、竹丛,三分之一不到是茶树。三三两两的茶树长在如此山林之下,安静而舒展。



如果虎丘茶还有什么特异性的话,恐怕就在于这样的生长环境吧,就如同最好的碧螺春一定是种在山顶杨梅枇杷树下的。


02.黄金时代


虎丘茶历史不长,名气却很大。


王世贞《试虎丘茶》称赞道:“虎丘晚出谷雨候,百草斗品皆为轻。”说每当谷雨期间虎丘茶一面市,其它茶叶就黯然失色了。


虎丘茶还被明朝文人屠隆誉为“天下第一”,王士性则把天池茶也拉在一起,说:“虎丘、天池茶,今为海内第一。” (天池茶,产于苏州天池山,亦为旧时苏州名茶之一)



虎丘茶何以会被评价得这么高?应该不是这几个人对家乡茶的自吹自擂。要知道屠隆、王士性两人可都来自出产龙井的浙江,他们能对虎丘茶,赞不绝口,一定是出自真心地喜爱。


事实上,虎丘茶之所以能征服那么多文人墨客,更大程度上在于其制茶工艺的独特。虎丘茶无论是采摘、焙制甚至存储,都有一定的规范标准,且要求分毫不差。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虎丘茶采制法开创了我国绿茶焙制的一个流派,时人称之为“虎丘法”。 



“虎丘法”曾流传各地。明人《茶录》载,嘉靖(1522—1565)中有个叫大方的比丘僧在虎丘寺进修了很长期间,学得了虎丘茶采造法,后来他到歙县松萝山(位今安徽休宁县北)结庐为庵时,开始以“虎丘法”制茶,一时远近闻名,人们称为松萝茶。


当时也有僧人曾用“虎丘法”制松江佘山茶,结果与松萝茶一模一样。总之,以“虎丘法”制茶,总能出好茶。



03.消亡


于是有人疑问了,这么有名的“天下最”、“茶中王”,后来怎么就销声匿迹了呢?


俗语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一片赞美声中的虎丘茶成了“唐僧肉”,惹来官府及巨富争相巧取豪夺,茶芽还长在树上,就争夺开了,也就此埋下虎丘茶后来遭毁的祸根。   《虎丘山志》记载道:“明时有司以此申馈大吏,诣山采制。胥皂骚扰,守僧不堪,剃除殆尽。”


明代天启四年(1624年),当时的虎丘茶园归虎丘寺和尚管理。有位京城的官员巡临苏州,他早闻虎丘茶大名,遂利用职务之便,让虎丘寺和尚献茶。



由于竭尽一山所产,“虎丘茶”也不满数十斤,十分稀少。再加上苏州本地有权势者向寺僧索茶者不止一人,导致寺僧就无茶可献了。


这位嗜茶的官员死活不信,就派人把住持和尚带到衙门,强行索茶。住持实情相告后,此官就命手下将其暴打一顿。住持被抬回寺院,全寺僧众无不悲愤!之后,众和尚一气之下将所有茶树连根拔起。


毕竟是天下第一的“茶中王”,大约寺僧也不忍令这天下茶中绝品失传,据《虎丘山志》记载:“后复植如故,有司计偿其植(值),采馈同前例。睢州汤公斌开府三吴,严禁属员馈送,寺僧亦疲于艺植,茶遂萎。”


也就是说,寺僧后来又再种过,然而依旧老样子,还是被官府搞得疲于奔命,直到汤斌巡抚三吴,严禁馈送,才算是免除了劫难。


虽然如此,因为寺僧身心疲惫,疏于种植,茶树也终于萎顿。一代茶中绝品真的就此成为了“绝品”。



直至1982年,苏州当地园林管理处才在虎丘茶故地上,重辟茶园,并从太湖洞庭东、西山等地引进优良茶种,扩展为现今约15亩的虎丘新茶园。然而,虽说虎丘现在有茶了,但所产的茶却已经默默无闻。
“石碾轻飞瑟瑟尘,乳香烹出建溪春,世间绝品人难识,闲对茶经忆古人。——林逋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132?1569253897
阿华(路人乙) 大约 23 小时前

该去的去了,该来的就会来的

132?1569253897
阿华(路人乙) 大约 24 小时前

谢谢分享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