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网 / 知识 / 疫情下的“陈皮热”——卖不完的老陈皮打不了的假?

疫情下的“陈皮热”——卖不完的老陈皮打不了的假?

    发表于
疫情下的“陈皮热”——卖不完的老陈皮打不了的假?

  “由于陈皮进了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市面上掀起了陈皮热,到处都在卖名不副实的老陈皮,我们担心这将会像当年的铁观音茶一样把市场做滥了!”日前,多位茶叶界、陈皮界的业内人士纷纷向媒体反映,希望对当下市场上陈皮造假的现象进行打击。

  近日,记者来到广州芳村茶叶市场,看到虽然前来买茶的人不多,但门店中挂陈皮招牌的明显多起来了,与陈皮相关的柑普茶、小青柑也成了店主力推的卖品。几乎每家陈皮店都有十几二十年的陈皮,价格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都说是从新会进的真货。

  在江门市新会区的陈皮村,各家门店里也都在卖陈皮及其衍生品,一些店家把各年份的陈皮分别装在不同的罐子里,标价也各不相同,从几百到几千元都有。  

  陈皮最近挺热销

  “大家都喜欢年份久的陈皮,但哪有那么多的老陈皮?”广州茶文化促进会会长黄波告诉记者,3月31日,《江门市新会陈皮保护条例》获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而除了打击产地造假的地理标志保护外,年份造假也需要打击。在行业标准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只能依靠行业自律以及对消费者的教育。

  卖不完的老陈皮

  新会陈皮行业协会会长岑伟斌介绍,陈皮以产自咸淡水交汇的地方为最好,新会就具有这样的优势。以新会茶枝柑为加工原料,采用三瓣式开皮等特定加工工艺,并在自然环境下陈化三年以上的,才能被称为正宗的新会陈皮。年份越久的陈皮药用价值越高,于是就有人以加速陈茶化的方式来制造“老陈皮”,美其名曰“湿皮”。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其实10年前的新会陈皮,囿于种植面积,产量本来就不高,“市面上商家手中握有5年以上的新会陈皮都不多”,经过产业升级频繁交易,15年、20年的新会陈皮存量很有限,大部分还是从握有最多真正老皮的东莞商家手中回购。“虽然存储陈化条件的参差使得老皮存在价格差异,但也绝不会是现在这样做旧‘湿皮’的低廉价格!”

  “30年的老陈皮竟然只卖300多元,市场上的小青柑茶成品卖得比新会的小青柑鲜果价都低,这怎么可能?”新会柑乐坊茶厂的谢总十分无奈。新会尚麟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谭总也认为,现在是劣币驱逐良币,老实人吃亏。

  新会陈皮行业协会秘书长李锦欢介绍,打假有一个过程,淘宝上曾经有超过10万家网店卖新会陈皮、小青柑,经协会交涉要求商家提供源产地证明后还有5万家左右,耗费了太多精力,难以立竿见影。

  新会三通茶业公司负责人李伟才痛心地说:“必须正视陈皮业这些年出现的一个双假双低的怪现象,即产地造假(外地皮冒充新会皮)和年份造假,价格低和质量低。”他介绍,新会在1984年前后开始大量种植茶枝柑,但1993年前后出现严重的黄龙病,很多果树给砍掉了,1994年至2000年是历史低潮,最少时果园面积只有700亩左右,到2009年也只有7000亩。按当时的平均产量3000斤一亩来看,100斤果只能做5斤皮,也只有500吨左右的陈皮产量,而在2015年前,新会柑近四成都给东莞人买走了,如果现在一家公司就号称一年能卖500吨的10年陈皮可能吗?  

  左为自然陈化陈皮 右为工艺陈皮

  一位长期研究陈皮产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市面上确实存在着两种陈皮:自然陈化新会陈皮和工艺陈皮。工艺陈皮,就是市民上俗称的“湿皮”,即做假皮、甚至有毒陈皮。工艺陈皮一般都是用外地柑,有用化学药物的、用高湿蒸的,主要是让柑皮迅速转黑、转黄,3—6个月出仓,再晒干,然后以90—100元不等的价格,按照颜色深浅来分为五年、十年、十五年陈皮,批发给各小商家、药厂,或销售到外地。由于这些制假有兑水、淋皮、堆叠、加热、翻堆、杀虫、搬出、挑拣等环节,每个环节都由不同的人完成,所以很难取证。另外,还存在着产区区别难、年份区别难、政府执法难的问题:因为没有可量化的科学检测标准,商家说是新会的,你不能说不是新会的;商家说是五年的,你无法说不是五年的。

  没有标准之痛

  新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新会区近年来也在努力维护陈皮行业健康发展。一方面积极开展打假工作,大力实施专项检查,另一方面则开展异地监管,积极受理、依法处置异地行政部门移交案件线索,努力堵截假冒伪劣产品流入异地市场。但是,陈皮行业发展仍然面临难题。

  “对真的没有鉴定标准,对假的也无法制裁,这是目前新会陈皮面临的一大难题。”岑伟斌会长介绍,就像茶叶一样,陈皮也是一个高度依赖经验与感官的一个传统产品,只能靠颜色、口味、形状、陈化度等来区分。李锦欢秘书长也认为,目前对新老陈皮的鉴定还是靠闻看摸吃,由于各个商家的生产方式、储存方式不一样,很难制定一个科学的鉴定标准,协会先后与多家大学、科研机构合作也没有做出来。目前只能先建立起新会陈皮的溯源体系,做到对新出产的产品都可以追溯到源头,严格地理保护标志的发放。

  长期从事陈皮衍生品生产的崔珀诚认为,在没有科学的行业标准情况下,可以先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或培养一批职业鉴定师,建立起一个评审队伍。

  新会陈皮村的吴国荣村长告诉记者,没有标准产业就没有未来。在暂时还没陈皮的检验标准和陈化标准时,应该先建立起了企业标准:即种植标准、加工标准、收储标准、定价标准和交易标准。

  记者注意到,目前新会陈皮界关注的一件有关真假陈皮的官司正在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在此前的一审中,新会新宝堂陈皮有限公司就起诉公众号“啖茶论道”的作者梁某及微信平台的腾迅公司名誉侵权,因为梁某在文章中直指新宝堂陈皮造假,法院认为梁某未对原告存在年份、产地造假的陈皮提供科学的检验意见,其判断基础缺乏科学依据,判决梁某应赔礼道歉并赔偿。而正是因为缺乏科学的鉴定标准,迄今为止,新会陈皮行业协会也没有对一家企业进行过处罚。  

  《自然陈化的新会陈皮和工艺陈皮的区别》

  【记者】项仙君 杨兴乐

  【拍摄剪辑】项仙君 李文思

  编辑 麦小华

  校对 黄买冰

  本文来自广东头条资讯平台南方PLUS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新茶网(www.xincha.com)版权所有